陆游的诗句(陆游这首名诗是不是用错了一个字)

陆游的诗句

这个周六,吃过晚饭,读高一的大女儿莞莞教刚上幼儿园的小女儿茁茁读诗。读的是宋代陆游的一首名诗,编入初中语文课本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二首中的一首: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陆游的这首诗我从小就很喜欢的,情感激昂,精神饱满,爱国壮志和“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精神,跃然纸上,和他的许多爱国诗篇一样,大气磅礴,风格悲壮,令人每一次读来都感动不已。但多少年来,我一直觉得,陆游的这首名诗中,有一个字是错了的。莞莞问我,哪一个字用错了?我说,这首诗第一句用了“僵卧”一词,第三句用了“卧听”一词,作者重复使用了一个字:“卧”。格律诗中,重复使用文字也是有的,但都是修辞意义上的文字重复,非修辞性文字重复,是十分少见的。尤其是唐宋那些大家,他们连“推敲”都要推敲一番,哪里会轻易重复使用一个字?在我的理解中,格律诗中修辞意义上的文字重复,有四种情况。一种是使用叠词进行反复,渲染情感,诸如: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唐·崔颢《黄鹤楼》);又如: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宋·李清照《声声慢》)。一种是句式结构型重复,在句中形成相似格式,达到节奏感和韵律感接近排比对仗的写法,诸如:“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唐·元稹《离思》);又如: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唐·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一种是内容的需要,达到上下文呼应的效果,诸如: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唐·李商隐《夜雨寄北》);又如: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唐·崔护《题都城南庄》)。还有一种以顶针修辞格出现的文字重复,这是一种比较特殊的表达,就是将两字用于同句之内,同字相连,表面上看似叠字,实际上不是作为修辞格的叠字,构成一种回环相扣的表达效果。这在格律诗中虽不多见,但同样存在,诸如: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唐·李白《蜀道难》);又如: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唐·元稹《行宫》)。这几种情况下,重复用字结构明显,一看就是作者刻意安排,是营造意境的修辞手法,达到一种特别的效果,在诗词中也不显得突兀,读起来也很流畅。这样的重复用字,是没有问题的。不是修辞性的文字重复,在格律诗中,常常是被视为有毛病的,因为格律诗有文字“避同”之说,即避免同字重复,这属于一般性常识。因此古人都会尽量避免使用,以免让自己显得辞拙又智穷。古人在这方面,是非常慎重的。陆游这首诗中,使用两个“卧”字,这样硬拗重复的文字,不用说在陆游的诗词里,甚至在整个唐宋诗词中,也是不多见的。因此,我一直觉得,这首诗里,那两个“卧”字,有一个是错了的。当然,我不相信是陆游写错了的,作为宋代大诗人,陆游写错的可能性很小,他不会犯这样低级错误。我觉得,最有可能是后人在整理时弄错了。如果是后人整理时弄错了,那会是弄错了哪个“卧”字呢?我觉得,在这首诗中,“卧听”一词应该没有问题,因为在诗中,时间是夜里,用“卧听”比较符合逻辑;而且“卧听”一词,在唐宋时期,许多诗人都使用过。诸如:卧听邻娃笑语归(宋·姜夔《忆昨天街预赏时》);又如:卧听南宫清漏长(唐·王昌龄《长信怨》);还有:卧听冬冬衙鼓声(唐·白居易《晚起》)。总之,“卧听”一词,在当时还是较为流行的。所以我觉得,最有可能弄错的,是第一句里“僵卧”里的那个“卧”字。众所周知,这首诗是绍熙三年(1192)十一月陆游退居家乡山阴时所作,时年他68岁。其时他虽一身病痛,但并不是卧床不起,因此说他白天黑夜“僵卧”,是不准确的。莞莞问我,如果是你,你不说“僵卧”,你会用什么字来代替“卧”字呢?我说我可不敢修改陆游的诗,试一试也不敢。
?精华推荐?
 【枞阳记忆】喊 吓
猪娘,心底的那一抹殇
童年记忆:门口大塘乐趣多
 那些年我们爱过的女孩
 与商务印书馆商榷 请修订“一日三秋”的解释
 人生是一场风雨中光头光脚地奔跑
【枞川风雅】我和酒的故事 
【舌尖上的枞阳】大年初一来一碗鸡汤泡炒米
 我那兜尿不湿上考场的朋友老丁
高三那年我们一起爱过的女孩 
  米老头

陆游的诗句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