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峰山风景名胜区(五彩神雁 妙峰山绝——雁翅镇风景区掠影)

妙峰山风景名胜区
?    点击“神州杂志”关注我们

五彩神雁 妙峰山绝

——雁翅镇风景区掠影

本刊记者 胡慧娟

说起雁翅镇之旅,用“歪打正着”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恰逢父母需要去雁翅镇办事,我们一行人便跟随导航一同出发了。透过天窗看到飞机飞过车水马龙的城市,多想把所有蓝天都装进口袋,偷偷珍藏。
北京逐步踏入冬季,一路走来,车窗外原本翠绿多汁的树枝也变得枯黄,乳白色的雾气带着淡淡的朦胧,点点细碎的阳光穿越树叶的间隙在明净的窗上跳跃。窗外,一片落叶在悄然飘落,那悠然的曲线,蓦然划亮了我的目光。按捺不住悸动的心,我们驶入幽深的林间小径。一路上掠过很多风景,导航提示距离终点还有几十公里,我便在这景色中沉沉的睡去。

满山尽带“黄金甲”

穿越一段高速之后,道路并没有那么好走,我在颠簸中苏醒过来,已经看不到盘旋的公路,透过车窗,只有望不到头的连绵山峰、让人望眼欲穿的落叶、蔚蓝的天空和扑面而来清爽的凉风。音箱里播放着悠扬的蓝调,我把手小心翼翼地伸出车窗外,感受那一刻的恬静。
很快,我们已经抵达北京市门头沟区,它位于北京城区正西偏南,属太行山余脉,地势险要,“东望都邑,西走塞上而通大漠”,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多山,是门头沟区的一个显著自然特点。山区占去了98.5%。在众多的山峰里,有全市最高峰的灵山,有风景秀丽的百花山,还有盛产玫瑰的妙峰山等。
峻岭险峰被盘山公路所环绕,棕红色和金灿灿的枫叶成群结队地悬挂在陡峭的山崖边上。一路向北,层峦叠嶂,覆盖着厚厚的野草,苍劲翠绿的杨树,高傲地挺立在野草中,山风扑来,松涛声阵阵,拍打着心扉。舒畅开怀,尽情吸吮着风里甜甜的空气,宛如痛饮了一杯浓浓的葡萄酒,甜甜的醉,如花仙子飘忽其中。凸起高耸的山坡,松树、芭蕉树、刺槐树、白杨、银杏,各显自己独有的姿色,簇拥在山坡上,厚厚的野草为底色,美不胜收,山坡五颜六色,秋色把山坡染美了,宛如画了新装的少妇,体态丰盈而优美。山坡一簇簇的旱芦苇,它头上的穗子,毛绒绒的,灰里透着白,借着风,一个方向摆,给人一种苍凉的凄美,风中的黛玉之美,凄美揪心。
继续向前一个小时,导航提示我们已经抵达妙峰山景区。大伙便一道下去欣赏这座门头沟人民引以自豪的山峰。迎面扑来的秋高气爽,似乎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在南京生活几年的我,似乎还未感到秋天的到来,冬天就早已袭上心头。早已听说,北京的秋天是一年四季中最美的。当我站在妙峰山脚下的那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秋色的美。抬眼望去,只看见重重叠叠的远山次第向天边延伸过去,近处清晰可辨,远方渐渐模糊起来,消失在遥远的天边。山与山之间,是一层浓而厚的云雾,只见山头,不见山脚。那一座座青山,连绵不断,一座挨着一座,不断地向远处延伸,气势磅礴。这山虽比不上华山的深邃惊险,没有黄山的雄奇秀美,没有泰山的帝皇之气,但她以自己的憨厚稳重独树一帜,尽显北京大气的风格。妙峰山最高峰海拔1200多米。群山相拥,错落有致;群峰叠翠,景色清秀,古木、名木众多,层峦叠嶂,把整个妙峰山装扮成一座天然的黄色宝库。
当微风拂过我的脸颊,汉武帝刘彻的《秋风辞》“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划过我的脑海。妙峰山上有植物600余种,各种奇花异卉四季常开,山桃花、野丁香、山茉莉、杜鹃花、麦秆菊、千亩玫瑰花此开彼落,形成了“四面有山皆如画,一年无日不看花”的特有景致。不仅山高花香,妙峰山更加浓聚名山之奇景,汇聚人间福地之精华,境内名胜古迹众多。来这边游玩的人都会在山脚下买一炷香,带着对佛的虔诚,带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望,带着心底那份美好的祝福,去惠济祠、观音殿、玉皇顶祭拜仙灵。可谓“山为佛生景,佛为山增色”,二者相得益彰。

泉水尽显“清透灵”

一同品过山脉的大气磅礴,将美景尽收眼底之后,我们回到车座继续向目的地进发。碾过柏油马路,真的是山路十八弯,在一次次的急转弯、一次次路过镇子里的村庄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座桥边,它坐落于盘旋公路段的右手边。看到此景,我便嚷嚷着要下车去。
刚下车,扑面而来的是冰冷的寒风和清爽的泉水香味,我裹紧了外套,慢慢地走到桥上。山间的青翠孕育了这眼泉水。它吐纳着天真地秀,流动着生命的意蕴。它穿过山间嶙峋的怪石,抚摸着盘绕的古木,经历过这一切神奇后,它不知不觉地来到山崖。泉水明净碧绿,池底随处涌出亮晶晶的珠泡,一簇簇,一串串,大大小小,错错落落,争先恐后,闪闪发光,真是如泻万斛之珠。泉水的响声,脆脆地,时而长,时而短,时而有,时而无,时而高,时而低,泉水咚咚地响,令我有了无边的遐想。泉雾蒙蒙,烟袅袅,蒸腾飞升。旭日喷薄云际,雾气中隐隐约约出现一条斑斓的影带,就像雨后七色长虹落在泉上……泉雾消云散,整个港湾碧波荡漾,水清见底。朵朵白云像飘荡在湖水里,一群群红鲤,倒像红羽小鸟,在白云中自由飞翔。
静静地望着那清澈见底的泉水,仿佛内心的愁绪都被这泉水冲刷带走,随着溪流的方向越来越远。聆听着泉声,悦耳动听,如痴如醉。泉水昼夜不息地从山缝中淅出,涓丝毫滴,汇成细小的清流,从乱石丛中穿过,从山崖上跌落,曲曲弯弯,流淌在杂草和荆棘丛生的崎岖山岩之间。这俏丽的泉水,让我一时忘却了冬青树的事。阳光透过枝头,洒在水面,微微地摇摆。呆呆地看着这风景,总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把所有的泉水都揉进一个清晨,只好把岁月化成歌,留着在山河。
我站在桥上,身后是大山,脚下是泉水,手边是亲人,眼中是美景,心中是暖意。与大自然浑然为一体,我喜欢那种被寒风包裹着感觉,并不会觉得寒风刺骨,并不会觉得空灵孤寂,而是会享受这种自由的状态,心是满的,不是因为工作生活的烦恼被填满,而是妈妈的烧排骨爸爸的忠言和一同欣赏美景的快乐,充实着自己的内心。既活在当下,又有诗和远方,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暮天寒风悲屑屑,啼鸟绕树泉水噎”。仰望蔚蓝的天空,看山间的鸟盘旋,听啼叫报喜欢。站在一片朦胧的金黄中,轻轻闭上眼睛,聆听秋天的旋律,它是那样婉转动听,不禁使人陶醉其中。慢慢地,眼看天色也快黑了下来,不得不离开这里的清澈而又动人心弦的泉水,可是它带给我心中的那份感动,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上。

人生尽管“不完美”

在长达几个小时的路途后,我们终于抵达雁翅镇,一百多公里的路途,在我们的嬉笑打闹中,欢快地度过了。入住雁翅镇,早已饥肠辘辘的我们,钻进一家乡村菜馆,点了饭菜,老板是个地道的北京土著,一口流利的京腔。我们吃着热乎乎的饭菜,天色已晚,也没有什么人,老板便和我们聊了起来。据他介绍,雁翅镇在很早之前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庄,原来主要以种植农作物为生,后来随着深度开发,依托这里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一步步发展成现在的模样。在他的叙述中,我感受到时代真的在进步,人们的生活在一步步地提高。我更感受到大山里村民朴实热情的心,都在一点点感化着城里快节奏生活的冷漠。
办完事,倍感疲惫的我靠在车窗旁边,回程的路上我痴痴地望着窗外,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内心浮想联翩。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曾看过了很多美景,或许也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或许品尝过夜的可可西里,踏过下雪的北京,累计了许多飞行,用心挑选纪念品,也曾搜集了地图上每一次的风和日丽。可人生这么远这么大,怕我们是再没有与原来的彼此相逢的时候。天空里没有恒星的恒心,只有风雨的无常。无论是险峭的山峰,还是温润的溪流,都是我们旅行中的一部分。假如,不是因为办事,我就没有这一次雁翅镇的经历。我们的人生总是充满着很多的可能性,生命就是这样一场悲喜交集,一日复一日,直到我们终于拥有一个平静释然的微笑,成为一个老人。
雁翅镇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石一人,都印刻在我的心上。感叹命运无常,我们每个都选择着不同的生活方式。我还年轻,还来得及不给人生留下遗憾。我回头看看后排沉睡的父母,也试图去感受他们的人生,皱纹爬上了他们的额头,侵蚀着他们曾经年轻的心。我爸是个喜欢拍照的人,虽然并不专业,但是也认认真真对每一张照片负责,找好自己觉得完美的角度、适合的光线和距离,我妈也露出最美的笑容,认真做好我爸的专属模特。或许在别人看来,这些游客照都是不完美的,而在我的心里,这些都是举世无双的珍宝。我爸总说你要用心,做什么事情都要认真,脚踏实地,也总感叹自己前半生的人生,种种不完美,却竭力呵护这个小小的家。人生尽管不完美,别遗憾,别委屈,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身边有爱的人,足够了。人生或许就是这样,如此美好,又这样短暂,不过一场花开的事。
“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人,并不会突然消失不见,他们只是渐行渐远,就如同桌面上逐渐干涸的水渍。”中学时代的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那时候的我还不清楚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后来经历了很多事,儿时那些说要一辈子在一起嬉戏玩耍的朋友,感情里那些说要共度一生的恋人,给过很多承诺的人,早已物是人非,消失在你的人生里。其实,无论我们看过多少美景,我们带不走,可能只能定格在相机里,更重要的是每当我们再次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或者听见那个地名的时候,是那时候带给你的心情,是那时候的感动,是那时候那些人的陪伴才有了现在的我们,终究会有一些人来到你的生活,教会你一些道理,然后不留痕迹地离开。我们时常感慨生命之脆弱的同时,也一样赞叹生命的强大与丰盛。
这次美丽的意外旅行、广阔无垠的山脉、深秋金黄的落叶、细腻温柔的泉水、豪迈真性情的人民、逐渐衰老的父母,让我真正地感觉到生活是什么,柴米油盐酱醋茶,责任与爱,酸甜苦辣都被生活这个大炖锅熬成了一锅粘稠的粥。快乐也好悲伤也罢,时间刻画着山川的形状,爱过的人刻画着我们,最美的风景记录着最好的我们!

本刊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神州杂志,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妙峰山风景名胜区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