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谡怎么读(有刘备的警告在前,诸葛亮为何还要用马谡,是自负还是无可奈何?)

马谡怎么读
在《三国演义》的故事中,诸葛亮挥泪斩马谡这一段非常有名,后世经常被搬上舞台。
刘备在生前的时候,已经警告过诸葛亮,说这个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从马谡后来作战中的表现上看,他仿佛是赵括那样纸上谈兵的将军。
可惜诸葛亮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就是不肯听刘备的劝告,在一出祁山时让马谡当前锋,结果失了街亭,反过来“挥泪斩马谡”,向刘禅请求连降三级。
诸葛亮为何在任用马谡的问题上,如此固执呢?《三国志》本传里面,裴松之曾作注说,马氏兄弟可能与诸葛亮是结义兄弟关系,或者干脆这两家就有亲戚关系。
马谡的兄长马良,从前和诸葛亮关系很好,后来在夷陵之战中阵亡。于是诸葛亮把对马良的这份感情,转移到了马谡身上。不过也有人认为,诸葛亮信任马谡,完全是为了搞小团体。
一、诸葛亮凭什么信任马谡正如前面所言,马谡的兄长马良,是诸葛亮的好朋友,而这个马良曾经是蜀军重点培养的对象之一。马良意外战死在夷陵的同时,蜀军“荆襄”派的人才匮乏。
诸葛亮假如想要平衡蜀汉内部的势力,扶持“荆襄派”,没有别的人才可以选择。所以诸葛亮因为马良的原因,一直跟这个马谡走得很近。
《三国志·马谡传》中说,诸葛亮对马谡非常器重,不但任以参军之职,“每引见谈论,自昼达夜”。
依诸葛亮之才能,这个人要能和他一谈就是一整天。假如他纯粹是一个纸上谈兵的家伙,诸葛亮应该早就看出来了。
事实上,史学界一直有人认为,诸葛亮汉建兴三年(公元225年)南征之时,是听取了马谡的建议,才“赦孟获以服南方”。这么说来,马谡确实是一位有才能的军事参谋。
至于他言过其实的方面,对于一个参谋来说,当他只负责提出建议,而不亲自领兵时,有将军替他把关,问题并不大。
说穿了,马谡只是一个参谋型的人才,并不是将军型的人才。所以不是马谡不能用,而是要任用得当。
诸葛亮一出祁山,欲取汉中。因为街亭这个地方是咽喉要道,所以打算先派军队驻扎。这时马谡主动上前请缨,并以自己全家人的性命作保,诸葛亮就轻信了他。
但诸葛亮并不是真的神仙,他算不到马谡在具体作战过程中会违背他的军事部署,擅自做主,将部队驻扎在南山的山腰上。结果才被敌人截断了蜀军取水的水源,造成了街亭之失。
这样看起来,马谡失街亭是有一个前提条件的,那就是“违背诸葛亮的军事部署”。
诸葛亮对于安排马谡为前锋一事,本来也很慎重。可是,马谡拎着全家的人的脑壳也要违抗军令,这一点是诸葛亮预料不到的。
二、诸葛亮的“小团体”前面我们谈了诸葛亮为什么会信任马谡,为了提醒大家不要忘记,这里再简要复述一下。
诸葛亮任用马谡,是因为马谡本身确实有才。只是他的才能主要是在军事参谋之才上,而非将才。
对于马谡的才能,诸葛亮本来心中是有数的。他知道可以有条件,有限制地去使用他的才能,然而在具体使用的过程中还是出了漏子,这是他料想不到的。
当然,对于这一点,诸葛亮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他才会向后主刘禅自请连降三级,并说“咎皆在臣任用无方”。
用马谡确实和其兄长马良有关,但是这些都是表层的原因,最深层的原因还是牵涉蜀汉集团内部的派系之争。
蜀汉内部有涿州派、荆襄派、益州派、凉州派,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小团体。他们都是由不同时期加入刘备阵营的那些元老、将军们组成,私底下谁都不服谁。
所以诸葛亮如果想要在蜀汉阵营里面独掌大权,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他就不得巩固自己的势力。在这种情况下,他和荆襄派的马良走得很近。
早在夷陵战役之前,他就在重点培养马良。可惜后来马良战死。并且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当时荆襄派损失的人才还不止马良一位。
诸葛亮出祁山,益州派是主要反对势力,所以他要用人时,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荆襄派中的马谡。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听刘备劝告,非要用马谡的另一个重要理由。
但是当时的情况,也不能怪诸葛亮想要搞小团体。因为夷陵之战过后,蜀汉元气大伤,假如统治集团内部权力分散的话,那么蜀军的军事调度与作战行动必然出现大问题。
诸葛亮一方面要稳定国内纷乱的局势,另一方面,又不想坐视曹魏坐大,因此他必须对外进行军事扩张,而益州派只想保全实力,死守当地,所以他们是反对用兵的。
因此,诸葛亮一上台就不顾一切地排挤掉了同为顾命大臣的益州派李严。意思就是说,诸葛亮是绝对不想让益州派掌握兵权的。这时候我们再来看荆襄派有些什么人呢?
张飞,关羽、马良,黄忠全死了,就只剩下魏延、马谡等人。由于一些复杂的原因,我们都知道诸葛亮对魏延有点看法,所以他不用马谡,好像也没多少选择。
结语通过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诸葛亮用马谡确实不是因为他自负,而是出于无奈。他高估了马谡的能力,轻信了别人的担保。但是不得不说,在这个问题上,诸葛亮依然是有失误的。
马谡没有带兵经验,安排他去打前锋的时候,大概只是提醒他要小心全家人的脑壳,而忘了提醒他,绝对不能违背自己的军纪。结果导致事发之际,马谡不听劝谏,一意孤行。
至于魏延,诸葛亮本来是可以用这个人的。但是魏延这个人太有主见,曾多次提出建议,让他自己领一万兵马“与亮异道会于潼关,如韩信故事”。
如此看起来,倒像是魏延在嫌弃诸葛亮是个累赘。看来这位魏延,平时主意太大,有点不把诸葛亮放在眼底。要是他少提一两次分兵,也许诸葛亮就不用会马谡了。

马谡怎么读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