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的苦难哲学(赞美苦难是一种病,“吃苦”从来都不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荒谬的苦难哲学
撰文〡叶克飞

在生活中,有许多看似很有道理,但实际上经不起推敲,甚至毫无逻辑的俗语,比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其实,吃苦从来都不是“人上人”的必要条件,而许多中国人热衷赞美苦难的行为,也是一种极端化的病态。
说到“吃苦”这个词,在中国家庭教育里出现的频率实在是超高,老一辈最喜欢将之挂在嘴边,但同时也造就了一个大型的反智双标现场。
之所以说是双重标准,是因为老一辈在批评年轻人的时候,就会说“你们这代人吃苦太少,所以比我们差远了”,但当他们提及自己的人生,需要掩饰自己的无能为力时,又会慨叹“我没赶上好时候啊,小时候太苦了,要是有你们现在的条件,我的成就肯定更大”。
这是不是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自相矛盾?但一代代中国父母,总是将这两套自相矛盾的话术交叉使用,批评人时就让人多吃苦,开脱自己时就说自己吃苦太多被耽误了。
如果只是无逻辑的自相矛盾,那也没什么,毕竟生活中没逻辑的话术实在太多。但中国人提及“吃苦”,往往呈现一种极端的病态,形成“赞美苦难”的荒谬哲学。
狄马前几年有一篇文章,名为《荒谬的苦难哲学》。他写道:“中国人喜欢赞美苦难,认为苦难能磨练一个人的意志,从而使一个人变得坚强和伟大”,正因为这种“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思维,所以所谓的成功人士总是要渲染自己一无所有、白手起家的苦难,甚至中小学生的作文也沾染这种习气,以苦难为抒情素材。
但实际上,苦难并不一定制造伟大,相反,正如狄马所写,苦难“毁坏了人的尊严,伤害了人的心灵,扼杀了天才的创造力”。
像“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种说法,有着典型的中国哲学意味,即轻视逻辑,将片面经验当成普遍规律。司马迁写《报任安书》,有极为经典的那段“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但问题是,如果没有苦难,就真的没有《周易》、《春秋》、《离骚》和《国语》了吗?
中国人喜欢说“文章憎命达”,意即没有磨难就没有好文章,但这同样不是普遍规律,世间天才又顺风顺水者绝不少见,比如歌德。
其实,中国人讲吃苦,常将辛苦与苦难混淆。一个人若要在一个领域有所成就,必须要付出巨大努力,比如音乐领域的“一万小时定律”,但这样的辛苦跟社会对个人施加的苦难,完全是两回事。
在中国历史上,人们要面对的苦难不但多,而且复杂。天灾是苦难,人祸也是苦难,能与命运抗争者永远是极少数人,大多数人则选择了屈服与沉沦。远的不说,就说如今的老一辈,当年被历次运动所耽误,又有多少人战胜了命运?极少数人用自己的成功论证苦难的伟大,不但没有逻辑,甚至有些无耻。因为苦难从不伟大,它耗尽了一代人的青春,影响了一代人的一生。真正清醒的人,应该质问为何有这样的苦难,又该如何避免这样的苦难,而不是歌颂苦难伟大。
中国人对苦难的吹捧,多少有些历史因素。毕竟在中国历史上,总有人为了掩饰苦难的根源,诱导人们歌颂苦难,可对于一个现代社会的文明人来说,明白“苦难不伟大也不美好”,应是基本常识。

还等什么
哼,赞声功能还没开通长按左边二维码打赏救济包养一条龙

荒谬的苦难哲学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