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泽萝拉隐退(你看到泷泽萝拉了吗?)

泷泽萝拉隐退 PHOTOGRAPHED BY 大食本刊记者|张明萌 发自广州 编辑|翁倩 点击下方标题可阅读 苍井空 我究竟会过怎样的一生 泷泽萝拉找不到手机了,头扭来扭去地搜寻,…

泷泽萝拉隐退

PHOTOGRAPHED BY 大食
本刊记者|张明萌 发自广州
编辑|翁倩

点击下方标题可阅读
苍井空 我究竟会过怎样的一生

泷泽萝拉找不到手机了,头扭来扭去地搜寻,沙发上、裤兜里、包包中,都没有。最后她侧脸问经纪人,声音软糯,微微皱着眉,这是她为数不多没笑的时候。但一句日语“你好”抛过去,马上微笑以对——她表现出的职业性让我想到了苍井空,采访她的时候我们互相鞠躬问好,似乎在比谁埋得更低,好像这样才足够礼貌。
多亏苍老师打开中国市场,日本的AV女优们紧随其后,纷纷来中国参加商业活动。她们曾批量出现在大型公司的年会上,制造过不少噱头。小泽玛丽亚6月刚来中国的酒吧表演了一圈,波多野结衣跟着就去台湾上了杂志封面,今天轮到泷泽萝拉,代言一款名为“春趣”的成人社交App。她的名字和略有暗示性的产品名拼在一起,马上有了化学效应。

萝拉在广州

在性文化节现场,写有“我是泷泽萝拉,今天下午,我在a38等你”的广告牌吸引了大批男性的目光。离两点半开场还有半个多小时,展台已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主持人为了炒热气氛,一次次让观众欢呼,男人们爆发出一阵阵低沉但长久的嘶吼,塞满了宅男的欲望,旁边的成人用品店人满为患,却无人购买。售货员大声吼着“别坐我们的展台”,然而话一出口就淹没在此起彼伏的欢呼中。

几百双眼睛紧盯着展台,最外层的人目之所及是各色手机,不同位置的视角围成一个迷你的直播现场。展位在展馆的拐角处,人群已将过道塞得水泄不通。最外层的人甚至不知道人群为何在这里聚集,“怎么了?”“泷泽萝拉。”“谁是泷泽萝拉?”“日本前段时间最火的AV女优!”剩下的声音变成了相互询问:“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
泷泽萝拉出场的时候,第一排的人险些跌倒。保安、宅男、吼叫、汗水味道,自AV女优登陆中国以来,这几乎成为了现场标配。哪怕她们过气了,哪怕她们改行了,在AV影像尚未成为中国合法公开发行的内容前,这群妹子依然代表着禁忌放肆的青春。哪有拿不上台面的说法,分明就是来朝圣。

萝拉嘴上挂着笑,大长腿纤细粉嫩,凑近了还能看到上面的青色血管。吹弹可破的皮肤是老天爷赏饭吃,足够短的热裤是给现场的福利。她拿过话筒,软绵绵的声音似乎没能从扩音器里传出来,然而这又有什么重要呢,能现场听见哪怕她啊呜几声,已足够刺激在场者的肾上腺素了。她出场不到半小时便匆匆离去,现场观众作鸟兽散,火热的现场一下安静起来。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中国,北京、广州,代言、拍微电影,她做着不少在日本很难接触的事情。中文暂时也没打算学,面对需要在中国出席的活动,她大部分时候处于“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反正微笑总不会错”的状态。和前辈苍井空那句“我要成名”相比,她更随性,好像一切都是随随便便不知怎么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没有想过要多出名,也不觉得我有出名的力量。能走多远走多远吧。”

“知名度比较高的达人”

作为欧日混血儿,泷泽萝拉拥有足够优秀的身体条件,1米72,皮肤白皙,毛孔细致,站在沙发旁拍照,腿比沙发还高。按理讲,这样的女孩有足够的天资参加日本的偶像团体选举,再一举成为当红炸子鸡。可她没想那么多,连自己怎么红起来的都不太清楚。发了些照片上网,事务所找上门来,就这么出道了。外界对于她“国宝级美女”的赞誉,她毫无知觉。别人说她美,她回答,“这是社交性的夸奖吧。”只肯承认自己毛孔很细,腿“还算比较长”。

未来太长太远,计划太多太复杂,有空的时候她更愿意吐槽:东京什么吃的都有,但空气不好啊。她也像小女孩一样对陌生的土地保持着绵绵不绝的好奇心:“中国好大啊,去一个活动竟然要5小时,都可以走完日本一半的土地了吧。”“广州好暖,上次来的时候也是这么暖,东京已经变冷了。南方就是好啊……”“北京的话,印象最深的还是烤鸭呢,还有空气果然和东京一样不好。”比起“这么好的女孩怎么会选择下海”之类的疑问,她更关心为什么东京这个硕大又先进的城市,脏得连天上的星星都看不见。
萝拉算是来中国最年轻的AV女优,但她面对的困境并不比前辈们少。遇到偏见怎么办?来中国是捞金吗?为什么代言成人用品?……并不友善的问题抛过去,她的微笑像能把一切化解掉,回答也是软软糯糯的,像极了江浙一带连吵架都显得娇羞的方言。“人与人之间本来就不一样啊,不理解我的人本来就不理解我吧,太在意也没用啊。我本来就不是喜欢做秀的人,我就是我。别人喜欢我是为什么,无所谓啊。有人喜欢我的话,管他喜欢我什么呢,不管为什么我都很开心。如果说对别人的看法完全无所谓好像显得我很不好,但是,我自己觉得好不就可以了嘛?”
经纪人觉得,是血统带给她乐天的性格。萝拉所在的公司还代理了不少AV女优在中国的活动,经纪人解释道:“无非是中国有市场需求。日本AV女优是合法的,是一份职业,中国不是。中国人通过自己的方式知道了她们,她们有粉丝。一些品牌商看中这一点,他们发现中国对日本AV女优认知度高,而且她们所代表的职业在中国是没有的。由于文化差异,我们不能以AV女优的名号来,只能说是‘知名度比较高的达人’。对她们来说,在中国可以涉足很多日本没法做的事儿,走秀、当模特儿、当嘉宾、拍微电影、cosplay,所以她们也很愿意来。”
让萝拉按照日本传统用一个字总结自己的2015,她用了“游”,“就是想尝试更多的可能吧,具体就是,吃更多好吃的。”
采访结束,泷泽萝拉如约出现在一场心理讲座的现场。根据安排,她将于8点30分出现在现场直播中,在此之前,她和团队窝在办公室和主办方聊天。她回酒店找到了手机。接受了3家媒体的采访后,她困了,经纪人和主办方说着听不懂的中文,她蜷着腿,微微闭上眼,精致的脸庞如同手工捏制的玩偶,此起彼伏的胸脯凭着呼吸就能让周围的人心跳加速。
主持人大喊,我们有请泷泽萝拉小姐登场。她换上微笑,大步向前,迎接下一波欢呼。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感谢翻译芦帅、黄嘉伟、余娱馨、廖洁提供采访帮助)

泷泽萝拉隐退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