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柏拉图式爱情(什么是“柏拉图式爱情”?)

说到“柏拉图式爱情”,你会怎样理解呢?
现代人眼中,“柏拉图式爱情”指向一种超越时空、拒绝肉体的精神恋爱,这种爱情的对象是纯粹的“灵魂伴侣”。人们称颂这种“高尚”之爱,并赋予了这个概念以种种超凡脱俗的美好憧憬。
大概像那首经典的诗中所写的: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叶芝《当你老了》)
在以爱情为主题的柏拉图对话集《会饮篇》和《斐德若篇》中,柏拉图借苏格拉底之口发表了许多关于爱情的见解,它们集中体现了柏拉图的爱情观。不过,在这些篇目中,柏拉图的爱情观念要比我们现在所理解的“柏拉图式爱情”拥有着更加丰富的哲学内涵。
NO.1
爱情=哲学
《会饮篇》中,参与阿伽通宴会的人被要求作一篇歌颂爱神的文章。苏格拉底的颂词给了爱神一个极有意思的出生:爱神是丰富神和贫乏神结合的孩子,所以她一面像她的母亲贫乏神一样丑陋、贫困、一无所有,一面又有着父亲丰富神的特质:勇敢、百折不挠地追求美的和善的东西。爱神其实不能算是一个神,因为神是完美无缺的,而她却贫乏得很;她是一个介乎人与神之间的大精灵,是人与神中间的传语者和翻译者。
说到这里,我们很容易想到一个著名的故事:苏格拉底被神预言为全希腊最有智慧的人,而他本人却说,这正是因为他一无所知。这不正像极了这个爱神的说法吗?如同苏格拉底一样,爱神在本质上就是一个一无所知却始终追寻着智慧的哲学家。
所以爱情的本质无疑即是哲学。在阿伽通发表完颂词后,苏格拉底紧跟着问了他许多问题,推出结论:爱情是一种欲望,是一种想把所有好的事物永远归于自己的愿望,其对象是这个人还没有得到的东西,即善的智慧,它予人以快乐。爱情并不仅指向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不仅指“钟情者”和“爱人”,广义地来说,凡是对于善的事物的希冀,凡是对于快乐的向往,都是爱,强大而普遍的爱。而如此孜孜以求的事业,不是别的,正是哲学,因为哲学即“爱智慧”之学。
NO.2
美之于爱的作用
在柏拉图这里,爱与美是密不可分的,讨论爱情,总会涉及到对美的探讨。在阿伽通的颂词中,爱即是美与善,苏格拉底则直接否定掉了这个看法,因为爱情既然是追求自己所没有的事物的欲望,美与善就还不是爱本身所具有的。苏格拉底认为爱情的对象是善,美则是爱情产生的动力和方式。
1
美帮助人进入爱的迷狂,通过灵魂回忆到达理念世界。
要说清楚迷狂状态是什么,先得知道柏拉图的灵魂观。柏拉图将灵魂比作一对飞马和一个御车人。两匹马一匹顺服,象征意志,一匹顽劣,象征欲望,御车人象征理智。(这是柏拉图关于灵魂的基本看法,《理想国》中,他将灵魂的这几种不同特质扩展到城邦中,对应着城邦居民的等级层次,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如同灵魂中几种性质的相互关系一样)
御车人驾驭着两匹马在天外之境飞行,这天外之境中存在的正是绝对的真实体,这就是柏拉图的理念世界。理念世界只有凭借理智方可到达,所以这时就要看御车人的本事了。好的御车人在周游中能够全然看见真实体,如其本然地看见正义、美德和真知;御车人本事不够的,便会受到劣马的牵引,时升时降,只得瞧见本体的局部;还有的对于上界真是有心无力,只得困于下界熙攘中,与真知无缘。灵魂天然长着羽翼,完美的灵魂会一直向上飞升,到达天外的神境,成就不朽;若是中途失了羽翼,还未见着全部真理便坠入凡尘,套上肉体的躯壳,便成为可朽者——人。所以人天然是在前世窥见过上界的,他此生的境遇便是取决于前世探见了多少真理。
人如何才能再次见得这些真理,从而在下一世的轮回中恢复灵魂的羽翼,复返天外之境呢?这就要靠爱的迷狂中的灵魂回忆。
美是触发爱的迷狂的契机。一个人看见美的形体,便会对它虔敬如神,当他凝视美的爱人,那美发散出美的放射体——滋润干枯的情波,使那久经闭塞的羽翼重新复活。新生的羽翼急于高飞远举,如同新生的鸟儿,昂首向高处凝望,将下界的一切置之度外,这就是迷狂状态。正是在这种迷狂中,尘世的美成为触发回忆本体之美的契机。
2
爱的目的在于凭借美孕育生殖,生殖出不朽。
爱情是一种把好的东西归于自己所有、并且永远归于自己所有的欲望,所以追求不朽必然是爱情的目的。如何达到不朽呢?靠生殖,以后一代接替前一代,新的代替旧的。生殖需要选择美的对象,所以美是孕育生殖的土壤。肉体的生殖就是通过肉体的结合生育子女,得到名字的久传和后世无穷的福气;还有一种生殖是心灵的生殖,他们长于生长思想智慧和其他心灵的美好品质。诗人以及各行技艺的发明者就是这一类,他们凭借心灵的子女得到不朽的英名。
要达到不朽需要一个步骤,这就是著名的柏拉图的“美的阶梯”。这个人要从幼年开始就喜欢美的形体,最开始是喜欢单个的特殊的形体,第二步就是从单个的美的形体中看出普遍的形体美的形式;进一步,他会更看重心灵美而不是形体美,继而他看到行为和制度中的美,然后是学问知识的美,最后他见到美的源泉——永远的自存自在的不朽的美,这就是美的理念。“一个人如果随着向导,学习爱情的深密教义,顺着正确次序,逐一关照个别美的事物,直到对爱的学问登峰造极了,她就会突然看见一种奇妙无比的美。他以往的一切苦探都是为了这个终极目的。”
NO.3
爱情与情欲
在灵魂马车的比喻中,好马爱好荣誉、节制与谦逊;劣马则象征着放肆的情欲。在遇到爱情的对象时,好马知羞知耻,懂得克制自己;劣马就会不顾驾车人的驱策,撒着欢像那爱人跑去。所以好马代表的是以节制为基础的爱情,劣马代表着肉体的情欲。当良马的节制与驯服占了上风,他们就会过着“有纪律而且有哲学意味的生活”,他们在世的时候就会终生协和快乐,死后举翼升天。
不过柏拉图并没有完全否定情欲,他固然支持纪律和节制,但他也说,如果那劣马趁御车人不戒备,选择了凡人快乐的方式,他们虽不如前一种那样深挚,但毕竟交换过誓言,到了该长羽翼的时候,也会长出羽翼的。
另外一点,现在我们说的“柏拉图式恋爱”多是男女之间的爱情,正因为如此才会格外强调在这个概念里性的缺失和精神关系的突出。但是在古希腊,女性地位是比较低的,和古代中国一样,“女子无才便是德”,女性基本受不了什么教育,主要负责家庭事务。希腊人普遍追求智慧勇敢,这些品质被看做只存在于男性身上。而爱情又是和这些结合在一起的,所以希腊男风盛行,爱情被用来指称男同性恋。苏格拉底,别看他长得奇丑无比,但是因为有智慧,人格魅力巨强,极受男性欢迎。《会饮篇》最后跑进来颂扬苏格拉底的亚尔西巴德就是苏格拉底众位忠实情人中的一个。他对苏格拉底千方百计的追求与苏格拉底只为智慧与美德动心的反差,倒是现代意义上的“柏拉图式爱情”的典型例子。
大概“柏拉图式爱情”在现代的主要含义即是从这里来的。
NO.4
爱与崇拜
总的来看,“柏拉图式的爱情”的本质在于,永远追求自己没有的善,通过迷狂回忆本体世界,重塑回归天外世界的羽翼,通过美的阶梯攀登本体世界。总之,爱情的学问即是哲学,最终目的在于通向最高的不朽——柏拉图所谓的理念。
当然,这种哲学化的阐释似乎让我们觉得柏拉图式的爱情根本不是人间真正能够具有的爱情。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作更加生活化的理解。在我看来,爱情本身是一种崇拜,我从幼时便隐约觉得如此,至今反而更坚定些了。我所说的这种崇拜本质上与柏拉图所说的是一致的,我们心中都有一个理想的神,拥有着我们孜孜以求的美好品质,现实中,我们很容易将其投射到理想的爱人身上。崇拜向来产生于对方拥有而自己缺乏的东西,只有当对方足够优秀,能够引起我们的崇敬,我们才会放下周围世界,沉迷于爱情的迷狂中,并且努力使自己变得完善。在爱情中,我们“一方面尽力模仿那神,一方面督导爱人,使他在行为和风采上都和那神相似。”所以,真正的爱情是让人成长的,这个过程不是轻易的,我们需要面对自己在对方面前一无是处的痛苦,但正是从这里,我们获得了成为更完善的个体的机会。如诗人雪莱所说:
我奉献的不能叫爱情,
它只能算得是崇拜;
连上天对它都肯垂青,
想你该不致见外?
(雪莱:《给》)
爱情中的诸多不如意,原因便是对方没有达到自己的期待,不像自己理想的神那样美好,那样值得崇拜。之前看过一本剖析爱情心理的书,克里斯托弗·孟的《亲密关系——通往灵魂的桥梁》,大概意思是,爱情中的愤怒源于揭开了自己内心深处的还未结痂的伤疤,总之,源于自己不完美。所以我们应当竭力让自己完善,而不是将期望寄于爱人之中。这样看,本质上,爱,还是源于缺乏,对美与善的向往与自身缺乏的落差迫使我们将其投射于爱人身上。如果我们已经足够完善,事实上,爱情也便无关紧要了,它从激情变成了平淡,从努力向上变成了普通的陪伴。
所以,去追寻美好吧,不要停!
链读:
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如何正确谈恋爱?
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