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毅|喝酒与品茶《大文坊》南通作家三重奏(总163期)

《大文坊》南通作家三重奏(总163期)
目 录

张剑彬:秋思(二首)
刘伯毅:喝酒与品茶(随笔)
姜 荣:和意大利古罗马斗兽场对视(诗歌)
林 仑:终南山(小说)

酒和茶都是有灵魂的水,但两者性格截然相反,一个像豪爽、讲义气的汉子,一个如文静、温和的书生。
酒以水为形,以火为性,它是五谷之精英、瓜果之精髓,望之柔和但接触后刚猛,和茶比起来,酒难以下肚,也许非“喝”不能写尽饮酒者的神态和性情。看曹操月夜江边醉眼朦胧,横槊赋诗,“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看好汉武松一口气连喝18碗酒,横拖着哨棒,一步步上得景阳岗来;看鲁智深五台山醉打山门前,顷刻间把卖酒人挑的两大桶酒喝掉了一大半;看陈毅元帅“文革”身处逆境失去自由时,初闻林彪乘飞机摔死,百感交集,大呼一声:“拿白干来!”;都觉得痛快至极,酣畅淋漓,由于酒的作用,人物形神兼备,光彩照人。朋友相聚,叙旧谈心,若没有这令人兴奋的酒,肯定少了几分热烈的气氛。
和酒不同,茶为内功,无喧嚣之形,无激扬之态。一盏浅注,茶叶在杯中徐徐展开,茶水慢慢变绿,一缕缕热气冉冉上升,喝一口,苦中带涩,涩中有甘,生津、通气、舒心、解乏。茶是要慢慢品的,酒越喝越兴奋,而茶越品越清醒。优质的泉水,上等的茶叶,平和的心态,往往将身边的灯红酒绿、车马喧哗赶走,超凡脱俗之气隐隐袭来。茶是优雅的、温情的、清芬的,“诗写梅花月,茶煎谷雨春”,“亭中新煮茗,壁上旧题诗”,品茶和中国的文人士大夫自古以来就有一种天然的渊源,不仅是他们相互交谈切磋作诗的主要方式,也是他们平时享受生活、修身养性的乐趣之一。
现在的情形是洋酒和各类饮料风行,洋酒度数不高,与一个“喝”字搭配,少了几分猛烈、豪迈的意味。同时,若真大“喝”起来,价格昂贵,一瓶酒近千元,工薪族也不敢贪杯。而饮料就更谈不上“品”了,“啪”的一声打开易拉罐,或“吱”地一下拧开瓶盖,只能咕咚咕咚地灌下去,有时灌急了,还需要喘口气,再咕咚咕咚往里灌,全无品茶的那份宁静、优雅,只剩下干巴巴的解渴的功能了。
若问喝酒和品茶谁优谁劣?则很难回答。酒属感性,茶富于知性;酒是诗,茶近乎哲学。我们可以从李白的诗中闻到酒香,也可从庄子的文中品出茶味。如果说,酒如北京故宫,茶则像苏州园林;酒是《英雄交响曲》,茶如《春江花月夜》;酒像红闷猪蹄,茶似清笋蒸虾。酒与茶都能让人一杯在手,其乐融融、兴趣盎然。

刘伯毅,江苏省作协会员,南通市作协理事,通州区作协主席,南通市首批226高层次人才。作品散见《人民日报》《新华日报》《扬子晚报》《新民晚报》等报刊,先后被《读者俱乐部》《中国剪报》等转载,出版散文专集《掀起一片涟漪》《走过四季》和《梦想路上》,多次获国家、省、市文学奖。

雨娘,原名杨洁,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華诵读会会员、中国傩戏学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戏曲声乐研究会会员;江苏省导演学会会员、南通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通州区文联驻会副主席。
新疆名酒展示
亚麻籽,健康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