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专栏(178) | 崔加荣:山歌剧《姚夫人》剧本

文 / 崔加荣 &图源 / 堆糖
剧情简介:
姚氏女姚妹自幼丧母,与体弱多病的父亲相依为命,为照顾父亲,推脱媒人保媒,年至十七岁未嫁。大灾年姚妹带父亲去乞讨,遇到地痞无赖调戏,又以金钱利诱,逼迫姚妹就范。姚妹不为金钱所动,奋起抗争,终因寡不敌众,跳崖自杀,保住了自己的贞洁。尸首顺江水流到磻砣湾,显灵让渔夫打鱼成功,渔夫感恩埋葬。后遇灾害多次显灵护佑百姓,百姓立庙供奉。后又托梦明朝御史车邦佑,协助嘉靖皇上平反,被皇上敕封为“夫人”。
时间:西汉末年、明朝嘉靖年间
地点:广东惠州境内
人物:
姚妹——女,十七岁,浓眉大眼,乌黑辫子,勤快少言
姚父——男,四十多岁,体弱多病
媒婆——女,五十多岁,脸上有痣,能说会道
阿胜——男,十八岁,姚妹的心上人
公子——高财主家公子
刘才——男,三十多岁,身体瘦高,油腔滑调。高财主家家丁
田化德——磻砣湾渔民
郎中——七十岁,白胡须,老郎中。
村民阿光、阿花及其他村民
皇上——嘉靖皇帝
车邦佑——车村人,明朝御史

第一幕 尽孝
(旁白 ) 在西汉末年,磻砣湾一带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有一名叫姚妹的女子,自幼丧母,与体弱多病的父亲相依为命。姚妹长得眉清目秀,美丽大方,为了照顾父亲,年至十七岁尚未出嫁。
[一个上午,阳光照耀着农家院子,院子里搭起木架子,上面晒着竹匾,传来鸡叫声。姚妹端着竹盖到木架旁晒龙眼。
姚妹(唱)好山好水好阳光,八哥廊前把歌唱。
只有飞燕庭前飞,不见阿哥心上郎。
[姚父坐在屋门口,抽着烟袋,不时咳嗽。听见姚妹唱歌,劝姚妹。
姚父 阿妹!你唱的什么啊?羞不羞!
姚妹 (转过头) 爹,我随口唱呢
[姚父咳嗽两声,摇头。
姚父(唱)阿妹命苦没了娘,照顾老父在病床。
洗衣做饭不停手,又割禾来又插秧。
邻居谁人不夸她,村里哪个说她差。
好人没有好运气,为父误她谈婚嫁。
老父体弱多病恙,无力持家度时光。
可怜阿妹心中苦,年方十七守闺房。
画外音(唱) 姚妹漂亮又勤劳,心底善良脾气好。
家里家外是能手,照顾父亲尽孝道。
[姚父摇头,叹气。
姚父 哎!可怜的孩子!
[大门外,媒婆三姨表情神秘,拍了拍口袋。
媒婆 (说唱)高家派我来保媒,银两我装到口袋里。
看我三寸不烂舌,管教她答应无异议。
[媒婆敲门,姚妹开门,先是一愣,随即又微笑。
姚妹 三姨来了?快进来。
媒婆 阿妹啊!越长越漂亮!
姚妹 爹,三姨来了。
媒婆 哎呀,大兄弟呀!你看这院子整整齐齐,大户人家里请了一帮家丁婆子
打扫着,也不过如此。
(唱)兄弟你是勤快人,家里整齐尘不染。
虽然不是大户人,能与员外有一攀。
姚父 哪里干净,农村人家不都是这样!我这病身子,什么也做不了,都是阿妹收拾的。
媒婆 啊哟哟!我一进门就看得出咱家阿妹勤快、爱干净,嫁到谁家都受欢迎,这么好的姑娘,说什么也要嫁一个大户人家。
姚父 是是是,全靠嫂子操心。
媒婆 大兄弟,好事儿来啦!高财主的公子看上咱家阿妹了,要我来提亲。
(唱)大兄弟哟你放心,你我两家不生分。
我视阿妹如亲生,阿妹婚事连我心。
高家本是大财主,打着灯笼找不出。
她若嫁进高家院,今后有你享清福。
姚父 哎!高家是好地方,可是这……
媒婆 大兄弟,这什么呀?
姚父 妹子呀——
(唱) 高家公子有妻室,如今又来把媒举。
姚妹还是女儿身,高家做妾太委屈。
媒婆 瘦死骆驼比马肥,饿死凤凰不如鸡。
只要高家对她好,妻妾日子都如意。
[姚妹面露羞涩,试图阻止媒婆。
姚妹 三姨!我爹身体不好,我还不想这么早。
[姚父面露犹豫,随后开口说]
姚父 是啊是啊,阿妹还不想嫁人。
媒婆 哎哟,你看我们阿妹多孝顺。可是你已经十七了,再不嫁人不但耽误自己一辈子,也让你爹被人笑话。高家我去看过,你嫁过去只有享福,不会受罪,高家再找郎中把你爹的病看好,你这才叫孝顺!
[姚妹退到墙边站着。
姚父 哎!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媒婆 大兄弟啊,你可不能再犹豫了,凭人家高财主那家业,有多少人都在等着呢,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姚父 哎!阿妹呀!
(唱)阿妹为我操碎心,年过十七已成人。
女大当嫁不能等,错过时机误终身。
虽到高家做偏房,丫鬟仆人侍身旁。
家财万贯牛马多,荣华富贵把福享。
[姚妹看了姚父一眼,生气。
姚妹 爹——,我不同意。
姚父 你不要孩子气,爹爹虽然身体差,自己勉强还能照顾自己。你的终身大事不能再耽误了。
(唱)阿妹休要太气愤,女大不嫁笑话人。
爹爹不能耽误你,早日说媒早成亲。
姚妹(唱)孩儿不是把气生,离你而去太无情。
养育之恩不能忘,侍奉爹爹要善终。
高家喜新又厌旧,见到美女就伸手。
这次孩儿做了妾,日后一定受苦愁。
[姚父坐在椅子上咳嗽一声,猛抽两口烟。媒婆表情夸张地劝姚妹。
媒婆 阿妹呀,你可别耍小孩子脾气,三姨特意为你保媒,不会让你受苦的。
姚父 (磕了磕烟袋锅,提高声音) 阿妹!你不要管我,我自有办法。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要错过。
姚妹(唱) 三姨请你回家转,这门亲事实难全。
荣华富贵我不要,只愿陪爹在床前。
三姨请回吧,谢谢三姨为我操心。
[姚妹出屋门。
姚妹(唱)年到十七烦恼多,家里经常来媒婆。
不是阿妹我不嫁,心里早有阿胜哥。
哥爱姚妹妹爱哥,日夜思念受折磨。
不知何日得团聚,结为夫妻过生活。
唉!
姚父 (起身,用烟袋指着门外) 你……唉!
媒婆 唉!这孩子太不听话了,我先回去了,你要好好劝劝她,不然只怕那高家不会善罢甘休。
(落幕)
第二幕 相会
[傍晚,村后的山坡上,阿胜站在大树下,焦急地等待姚妹。
阿胜 对好了暗号要见面,这怎么还没来!真是急死人了!
(唱)今日收工回家门,忽闻门外有声音,
阿妹相约传暗号,大树底下把她寻。
[阿胜四处张望。阿妹从远处跑过来。张开双臂扑上去。
姚妹 阿胜哥——
阿胜 阿妹!你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吗?
姚妹 阿胜哥——
(唱)阿胜哥哥休要问,阿妹家里要逼婚。
阿胜 啊!是哪个逼你?
姚妹 (唱)高家公子看中我,委托三姨做媒人。
阿胜 (唱)阿妹可曾应下亲?高家可是富贵身。
姚妹 (唱)阿妹心里只有哥,誓死不愿嫁他人。
阿胜哥,这已经是第三个说媒的了,爹爹怕他连累我,也催我嫁人,怎么办?
阿胜 我明天就叫我娘去提亲!
姚妹 可是,我爹怎么办?
阿胜 一起到我家去,我来养。
姚妹(唱) 上次已经传过言,爹爹不肯离家园。
爹爹无儿只有我,指望招婿道门前。
阿胜(唱) 我娘生我一人单,要我守在她身边。
姚妹(唱) 高家娶我做小妾,阿哥难道不心煎?
阿胜 两家父母难顾全,阿妹进退都两难。
阿妹 不能与你白头老,阿妹誓死守孤单。
[阿胜难过万分,搂紧姚妹。姚妹仰头看阿胜。
姚妹 阿胜哥!
阿胜 阿妹!
姚妹 阿胜哥!我是你的人。我谁都不嫁。你……你要了我吧!
[抱紧姚妹,姚妹浑身颤抖。阿胜喘粗气,试图解姚妹的衣服。突然,姚妹挣脱。
姚妹 不!阿胜哥!还是不要了,我要等你明媒正娶那一天。
(唱) 阿妹想哥心不甘,想和哥哥共缠绵。
无奈又怕被人骂,想留清白在人间。
青山不老永不变,阿哥阿妹爱永远。
哥哥真心喜欢我,等你娶我到堂前。
[说完,阿妹痛苦地走开。
阿胜 阿妹——,等我想办法,我会娶你的!
第三幕 跳崖
(旁白 ) 这一年磻砣湾一带遇到水灾,大水退后粮食颗粒无收,老百姓饿死无数,人们只好离开家乡,四处乞讨。姚妹带着体弱的父亲,顺着东江一路乞讨,走到高家集的一个大院门前。
姚妹 (唱)乞讨路上无人迹,烈日炎炎无处避。
多年不遇大灾难,良田难收颗粒米。
可怜爹爹多病体,粒米未进生命危。
喜见村庄大户人,讨口米汤保生息。
[姚妹上前敲门,高家公子和家丁刘才出来。
刘才 哎!公子,你看这小女子长得多水灵。
[高公子一愣,发现正是姚妹。
公子 哎哟!这不是姚家的姚妹吗?
刘才 啊!公子你认识啊?
公子 认识!何止认识!
(唱) 姚妹本是姚家女,三里五村美人坯。
我本托人去保媒,姚妹誓死不同意。
你不是不同意婚事吗?你不是有本事吗?怎么到我府上来讨饭?
刘才 嘿嘿!这真是送上门的好事儿啊!
[姚妹见是高家公子,拉着父亲转身欲走,被高家公子叫住。
公子 慢着——
(唱)娘子娘子休要忙,府上粮食堆满仓。
只要依了本公子,管你吃好又喝香。
[姚妹转过头看一眼,羞涩地低下头快走,刘才快步上前伸手拦住。
姚妹绕开,继续逃走。刘才赶上去阻拦。
刘才 哎哎哎!小娘子别走啊!我们公子一直惦记着你呢。
[姚父大怒,颤抖着推开刘才。
姚父 你们不要放肆,快放过我的女儿。
姚妹 放手!不要仗势欺人!
(唱) 叫声奴才快放手,姚妹不会贪财物。
你们不愿发善心,俺去他乡求生路。
刘才 你这老东西,快滚开!
公子 哟呵!还挺厉害嘛!刘才,把她送给你了。
[姚妹挣脱刘才,拉着爹爹往村头跑。刘才在后面紧追,跑出村头,来到一个断崖前。姚妹看看断崖,又绝望地回头看看刘才。
刘才 跑啊!怎么不跑了?
[刘才说完,上前去强暴姚妹。姚父拼死保护女儿,被刘才一脚踢开,头撞在石头上,昏死过去。姚妹扑上去大哭。然后转身怒视刘才。
姚妹(唱)大胆强贼发兽性,光天化日来行凶。
爹爹和你无冤仇,为何要害他性命。
刘才 哼!这就是阻拦我的下场!美人儿,你就乖乖地从了吧。
[刘才抱住姚妹,撕衣服。姚妹挣扎不过,咬刘才胳膊,挣脱,跑。刘才
疼痛地追过去。
刘才 (唱)大胆姚妹小刁民,敢咬刘才高家人。
如此刚烈实难缠,不下狠手难就擒。
[刘才再次靠近姚妹,姚妹退到悬崖边缘。
姚妹 (大哭,唱) 叫声苍天不长眼,捉弄姚妹悬崖边。
我若转身往回走,落入贼手难保全。
我若纵身往下跳,便宜贼人乐逍遥。
不!不!不!
即使老天要我死,也要找他把命讨。
[姚妹抹一把眼泪,弯腰捡起石头,向刘才砸去。刘才躲闪不及,被砸中腿部。遂恼羞成怒,给了姚妹一巴掌,一把撕开了姚妹的上衣,露出贴身的衣服。姚妹拼死挣扎,眼看就要被强暴,姚妹竭尽全力又狠狠在刘才肩膀上咬了一口,刘才疼得松手。姚妹再次挣脱,踉踉跄跄跑向悬崖。
姚妹 你们这些狗强盗!平日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你们不得好死!
(唱)可怜姚妹身单薄,难敌豺狼施强暴。
如今只有跳下去,誓死要把清白保。
可怜情郎阿胜哥,独守人间过生活。
早知如今遇贼人,依身阿哥把要我。
阿妹一死不得见,从今你我隔阴阳。
阴曹地府等着你,来生与你配成双。
爹爹——
阿胜哥——
[姚妹大喊三声,纵身跳下山崖。喊声在山谷回荡,感天动地,瞬间山崖里发出万丈光芒,天空电闪雷鸣,风雨大作。村民听说姚妹跳崖,纷纷冒雨前来寻找尸体,为她哭泣不止。
(落幕)
第四幕 报恩
旁白: 山清水秀的田村坐落在东江边上,勤劳淳朴的人们靠种田打鱼为生,在东江河边生活劳作,繁衍生息。
[微风和煦,阳光明媚,田化德在河边打鱼,每次收起鱼罾都不见鱼,他以手遮天,叹气。
田化德 哎呀呀!下了半天罾,一条鱼也没有。
(唱)风和日丽好天气,一早离家来打鱼。
次次下罾次次空,只剩江水不见鱼。
家里无钱买粮食,妻儿如何来充饥?
无鱼如何换银两,无鱼如何来度日?
唉!搵食艰难啊!
[田化德拎着渔网正要再下罾,忽然看见河里飘过来一具女尸。大惊。
田化德 啊!死人!哎呀呀!哪来的冤魂快快走吧,我还要打鱼。
[田化德再看,尸首不走,遂用竹竿推尸首,尸首转个圈,又飘回来。
田化德 哎呀呀!赶快走吧,不要与我为难,打不到鱼家人就要饿肚皮,求求你了,快快走吧,快快走吧。
[田化德再推尸首,仍然不去。遂扔下竹竿,捶胸顿足。
(唱)问声天上众神仙,哪来冤魂落人间。
不知你是何方人,为何丧命在河湾。
不知为何落了难,不知你有多大冤。
求你不要为难我,我要打鱼换三餐。
[田化德对着河水再拜。突然抬头思考,然后再拜。
田化德(唱) 神奇女子你莫慌,让我和你来商量。
你若显灵保佑我,请让鱼虾进罾网。
你若能够帮到我,高地挖坑把你葬。
要是罾里不见鱼,请你莫再挡罾网。
[田化德拜完,再下罾,打到很多鱼。遂再拜。
哎呀呀!真是神仙啊!打到这么多鱼!
(唱)神奇女子真不同,尸首还能显神通。
我已答应把她葬,男人说话不能空。
[田化德把尸骨捞起放到岸上。拿着渔罾回家。带铁锹和木碑回到岸边。见到很多蚂蚁衔来泥土围住女尸,还在地上用泥土摆出一个“姚”字,大惊。
田化德:哎呀呀!这么多蚂蚁衔来泥土把她的尸骨埋,这泥土还摆了个“姚”字。肯定不是一般人。
(唱) 这个女子不简单,蚂蚁衔泥女尸边,
为何泥土成姚字?难道姚氏遇了难!
[田化德遂挖坑,将女尸拖进坑内,掩埋,再拜。
田化德:这位神女呀,我把你埋了,以恩报恩哈。以后我来给你烧香祭拜,请你保佑我天天有鱼,全家平安。我也无钱买石碑,给你立个木头碑吧。
(唱)我的承诺已兑现,埋葬姚氏入土安。
木碑写上姚氏墓,留给后人来纪念。
[田化德回家,途中遇村民阿光、阿花。
阿光: 阿德,看你这一身泥土,去干什么啦?
田化德: 哎呀呀! 我跟你说啊,我今天遇到神仙啦。
(唱)河里漂来一女尸,显灵让我打到鱼。
感恩之际把她葬,立了墓碑叫姚氏。
阿花 难道是姚屋村那个跳崖的贞烈女子?
阿光 真有可能。
田化德 哎呀呀!你说什么?谁跳崖了?
阿花 (唱) 姚屋有个姚妹女,侍奉爹爹未嫁娶。
大灾之年去讨饭,遇贼跳崖壮烈死。
田化德 哎呀呀!那……难道我埋葬的是那个烈女?
阿光阿花同声 哎——可不是嘛!
田化德 那我要赶紧再做一块碑去。
[三人转身下去。
[田化德肩上扛着铁锹,手里拿着木碑,木碑写着:姚烈女坟。
田化德(唱)姚氏本是节烈女,孤陋寡闻我不知。
待我重新把碑换,刻上烈女叫姚氏。
[田化德挖出旧碑,把新碑换上去。
田化德 姚烈女啊!以前不知道是你,你可别见怪,今天给你重新立一块墓碑,让世人都知道你的孝顺和贞烈,也请你保佑我们平安无事,风调雨顺。
[田化德再拜,和阿光阿花离去。
(落幕)
第五幕 立庙
旁白:西汉年间,田村一带发生了一场大瘟疫,田村百姓近半感染疾病,无药可治,病死人数日益增加,眼看村庄有灭绝的危险。
[村庄里,阴风呜咽,阿光坐在地上,抱着奄奄一息的妻子和孩子,嚎啕大哭。
阿光 阿花!阿花!你不能死!
(唱) 自古田村人勤善,自强不息世代传。
多年难遇大瘟疫,路上尸骨堆成山。
阿花嫁我整五年,从来未曾享清闲。
如今你要撒手去,一双儿女落孤单。
阿花 阿光,我……我不行了。你带着孩子走吧,躲得远远的,把……把孩子的病医好。
阿光 阿花!你不能走,孩子不能没有娘。
阿花 阿光啊!……我也想你带我进城,也想你给我做一件大……大红色的衣服,就像村里阿蓉的一样……我穿……着它走在村里,该有多少人羡慕啊!可是……
[阿花说完,头一歪,在阿光怀里死去。阿光抱紧阿花,嚎啕大哭。突然,阿光放下妻子,双膝跪地,仰天呐喊。
阿光 老天啊!快把这该死的瘟疫赶跑吧,村里的人都快死光了呀!
(唱)叫声苍天不长眼,不管大难降人间。
村民如今死无数,惨不忍睹太凄惨。
天天香火不间断,不该袖手来旁观。
百姓求生无活路,再不烧香供神仙。
[病体柔弱的田化德上前欲拉起阿光,劝他节哀。
田化德 阿光啊,人死不能复生,别伤心了,有什么办法呢!
[突然,阿光站起来,拉着田化德,急切地问他。
阿光 不是还有姚烈女吗?我们去求她,她一定会救我们的。
田化德 (面露喜色)哎呀呀!对呀!我们去烈女坟头烧香,求她驱散瘟疫,拯救我们田村。
[田化德和阿光及村民带着香烛火纸到姚烈女坟前烧香,祈福。
田化德 哎呀呀!神灵啊,救救我们吧。
(唱)自从烈女入土安,招财降福保平安。
年年为你上香火,年年为你烧纸钱。
如今田村遇难关,家破人亡尸骨寒。
请你救下村民命,给你塑像立庙园。
众村民 (乡亲相继跪地,同声喊)请烈女显灵,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天空突然雷电交加,风雨大作,人们在雨中长跪不起。
郎中 乡亲们,香也烧完了,大家请回吧,回去赶快把病人用过的被子、碗筷、衣服都拿出来,拿到院子里让大雨把瘟疫冲走吧。
[大家互相搀扶、陆续离场。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治好了瘟疫的乡亲们兴高采烈,纷纷互相道贺,并称赞姚烈女的灵验。田化德提议村民们捐钱捐物,为姚烈女立庙。
田化德 哎呀呀,姚烈女神灵应验,救了我们一命,我们可不能失言啊!一定要为她立庙。
(唱) 烈女显灵驱瘟疫,救下田村好子民。
恩重如山不能忘,以恩报恩传后人。
大家踊跃捐钱财,齐心协力修庙台。
供奉烈女还心愿,人间佳话传后代。
村民 (齐声附和)是啊是啊!许下愿一定要兑现。不能忘记神灵的大恩大德。
阿光 大家捐钱,立庙。我先捐。
村民附和:我也捐……
我也捐……
(落幕)
第六幕 敕封
[御史公车邦佑在灯光下阅卷,瞌睡,和衣躺下睡觉。
女声旁白:御史公,御史公,穆家乱党要成精,修地道,通皇宫,皇帝宝座保不成。
[车邦佑醒,左右张望:谁?你是谁?你说什么?
女声旁白,逐渐消失:御史公,御史公,穆家乱党要成精,修地道,通皇宫,皇帝宝座保不成。姚家烈女看得清……
[车邦佑大惊,久久不能入眠,坐起身
车邦佑 (唱) 夜半三更人入定,微臣卧榻睡朦胧。
烈女传信有乱贼,穆家反臣谋皇宫。
烈女自古会显灵,不会空穴来吹风。
皇上有难在旦夕,速报皇上早备兵。
[皇上坐御书房,车邦佑匆忙上奏。
皇上: 御史一大早就行色匆匆,有何事要奏?
车邦佑:(左右查看后,奏本)启禀圣上,臣有大事要奏。
皇上:有何要事,请快讲来,朕还要早朝。
车邦佑:圣上,穆氏家族图谋造反,要谋权篡位。
皇上: 啊!车邦佑,你可知道诬陷忠臣是要治罪的吗?
车邦佑:微臣知道。如有差错,臣愿意领罪。逆臣已经在皇宫地下修了暗道,不日即可通到金銮殿,事不宜迟,望圣上速查。
皇上: 你如何得知穆家要造反?
车邦佑:(唱) 昨夜微臣睡梦中,烈女托梦传险情。
穆氏反贼修地道,要夺圣上御皇宫。
皇上: (后仰,笑)哈哈哈!爱卿真是异想天开,梦能当真?
车邦佑:圣上,姚烈女是微臣家乡的神灵,多次显灵。事关江山社稷,望圣上三思。
皇上: 姚烈女如何显灵,爱卿如实奏来。
车邦佑:(唱)姚氏本为灵验神,世代显灵助乡亲。
江里显灵助渔夫,村里显灵驱病瘟。
皇上: 真有其事?
车邦佑:确有其事。皇上,你听微臣再禀——
(唱) 宋朝名将陈尧佐,磻砣湾上遇贼魔。
烈女显灵指方向,一举捣毁山贼窝。
尧佐回京拜丞相,祭祀烈女高堂上。
一宗一宗皆事实,微臣不敢乱说谎。
皇上: 可是,用兵之事绝非儿戏啊!
[突然飞来一群蜜蜂,在墙上组成“姚”字样。
车邦佑:(大惊,慌忙磕头)圣上,姚烈女已经显灵,请圣上立刻派兵抓捕乱臣。事不宜迟啊!
皇上: (大为吃惊,立刻传令)来人呐!快发兵捉拿反贼。
武将:末将在!
皇上:(唱)今有穆贼要谋反,欲取朕的金銮殿。
命你立刻去派兵,捉拿逆贼保安全。
武将:臣领旨!(率兵捉拿反贼。)
[皇上坐金銮殿,随从太监侍奉左右。武将上殿求见。
武将:臣武齐叩见皇上
皇上:爱卿请起。反贼可否抓到?
武将:启禀皇上,穆家反贼已经捉拿归案。
皇上:好啊!爱卿救驾有功,下去等候领赏。
武将:谢主隆恩!臣告退。
皇上:传圣旨。车御史接旨。
太监:宣车御史上殿接旨!
车御史: (撩袍上殿,跪):微臣车邦佑叩见圣上!
皇上:爱卿免礼!爱卿救驾有功,朕要大加奖赏。
太监: 五城御史车邦佑听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五城御史车邦佑直言进谏、护国保驾有功,特赏金条十根,锦缎十匹。授巡城都御史,加封“崇王”。惠州车村姚烈女神明灵验,保驾有功,追封“夫人”,并责车御史扩修庙宇,以昌其义。钦此!
车御史:(磕头谢恩):谢主隆恩!臣一定兢兢业业,肝脑涂地!
太监: 散朝!
旁白: 明朝嘉靖年间,因托梦于车御史救驾有功,姚烈女被敕封为“夫人”,重修“姚夫人”庙,于次年正月初六竣工开光。自此,“姚夫人”庙以全新面貌和更加宏伟的规模展现在人们面前,守护着车村及周围村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全剧终)

往期链接
周日专栏(177) | 崔加荣:上岸
周日专栏(176) | 崔加荣:春风千里渡乡关
“中原红木杯” 第二届浣花文学奖征文启事
作者简介
崔加荣,男,1973年出生于河南省沈丘县,现居惠州。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协会员,园洲诗词协会常务副会长,在《中国文艺家》《神州》《星星》《星火》《青年作家》《唐山文学》等刊物发表作品上百篇,著有小说集《又见槐花开》《梅家湾》和诗集《花开四季》《在路上》《流年》等。
香落尘外书斋——香落尘外平台团队
总编:湛蓝
名誉总编:赵丽丽
总编助理:无兮 特邀顾问:乔延凤 桑恒昌
顾问:刘向东蒋新民李思德王智林张建华李国仁杨秀武 骥亮
策划部:
总策划:崔加荣 策划:柳依依 暖在北方 胡迎春 尾子
主编:烟花 编辑:莲之爱 朱爱华 陈风华
美编:无兮 ETA 张婷儿
编辑部:
总监:徐和生 主编:清欢 朱晓燕
编辑:风碎倒影 连云雷
播音部:
主播:魏小裴自在花开 眉如远山 西西
投稿须知:[email protected],作品必须原创首发,请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平台赞赏费用即为稿费,其中70%归作者所有(赞赏低于十元和一周后的稿费不发放,维持平台基本运营)。香落尘外为数家纸刊选稿基地,优秀作品强力推介!
联系平台、领稿费请加微信号:lanerzou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平台
欢迎关注香落尘外
这是一个精致的生活平台
欢迎关注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