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地带 ? 散文随笔】“ 小 满 ” 忆 事 /杨安黎(云南)

“ 小 满 ” 忆 事
文/杨安黎(云南)
在我的老家,小满是农事最忙的节令,所以,这里流传着许多地方性谚语,如:“小满小满,沟满河满。”其实,这句话是很早以前从中原一带传来的,原话是:“小满小满,江满河满。”只因这里都是高山,只有沟谷溪流,没有可以称之为江的大河,所以被老一辈改了。说法不同,道理都差不多,就是指到了小满天,雨季已经来临,山沟里溪水见涨,草木开始茂盛,山坡上那些靠天吃饭的“雷响田”已经喝足了“山饱水”,可以进行栽插耕种。因此又有了“小满栽秧,秋谷满仓。”、“小满不满,秋收无粮。”、“小满不下雨,犁耙高挂起。”等等说法。记忆拉回上一个世纪, 如果你在小满天来雪山,农户家里基本见不到人。田园里却是另一番景象,犁田的大哥歪着脑袋,唱着牛都能听懂的“牛山歌”,脖子上的青筋挣得老粗,脆得“摘得起”的歌声传得老远。牛能从歌声的高低顿挫中知道,该直走还是回头。耙田的小伙嘴里叼着烟斗,为自己在飞速向前的耙上站得稳如泰山而洋洋自得,一不小心掉进木耙中间,便会引起栽秧的大姑娘小媳妇带着嘲弄戏谑的尖叫:“夹耙了,夹耙了!”爱面子的小伙迅速稳住拉耙的牛,从耙缝里满身泥水地站起,不顾小腿部位传来的疼痛,裂开嘴勉强地笑着,反正也没人能透过敷得厚厚的泥巴面膜,看清他的脸有没有羞红。好不容易等到收工,男男女女意犹未尽,于是在田边找一块干燥一些的空地,生一堆篝火,拿出白天吃剩的饭菜,就着自酿的醇香的包谷酒,冲着荤素不一的壳子,肆无忌惮的笑声此起彼伏。直到月亮升得老高,村尾田头传来孩子或老人的呼喊,大家才陆续走散。被吓得躲了一天的青蛙和知了,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试探性地鸣叫了几声,确保没有人后,才大胆地把刚刚寂静下来的田野,变成它们狂欢的舞场。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异意可联系删除。
总编:张同辉
作者简介
杨安黎,云南临沧人,喜欢诗歌,散文,音乐,篮球。行路不过百里,读书不破一卷。
《作家地带》
温馨提示
我们需要的稿件:
一、所投稿件需是本人原创,尚未在其他平台发表。因稿件著作权引发的纠纷,由作者自行负担。
二、大力倡导正能量作品。稿件内容不得含有违法或其他有碍社会和谐、国家安定的内容。不得侵犯他人名誉权、隐私权等合法权益,否则引发的法律责任由投稿人承担。
三、为提高稿件发布效果,平台编辑可能在忠于原创的基础上,对文章进行适当修改,如果您不同意修改,请在投稿邮件中注明。
四、鼓励文学创新,扶持文学新人。
五、体裁以诗歌、散文(含随笔、杂文、书评等)、短篇小说等作品为主。
六、投稿请附百字左右作者简介。
七、投稿前,请务必添加总编微信zhenqingrushi1966,不然无法发放稿费红包。
稿费发放办法及时间安排:
作品发稿一周(七日)之内所得赏金,50%为作者稿费,50%作为平台维护费(累计赞赏在二十元及以下不结算)。作品发表一周后,以红包形式发放稿费。
微信:zhenqingrushi1966
邮箱:[email protected]
《作家地带》编辑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