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画 || 飞翔的蒲公英

飞翔的蒲公英
作者:张学龙生活的五彩缤纷,晕染着周边的风景。没有温度的生命,一如失去光华的物品。如果心中时常存在激情,一切必将泛起波澜。
冬天将要过去,春天还会远吗?等寒流袭过,万物将会绽开春的容颜,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那天清晨,蒲公英的种子仿佛和我有着天大的缘份。我们不期而遇,两次碰面,相见着欢欢喜喜。
第一次相遇,是在前楼的过道里。她飘飘悠悠,白衣若雪,仿佛一把白色的降落伞,缓缓地降落着,横移着。她好像春天的使者,带着希望的种子,在游动中洒落人间。
她在不经意间,就闯入了我的袖口,粘在那里。她似乎想逃跑,却又逃不掉。她好像感到了温暖,就那样懒洋洋地待着。
我拢着她,走动在跑道上。我们看着柳枝蕴着花苞,看着青松结着小果,看着麻雀在草坪上觅食,看着五星红旗随风翻卷,看着孩童飞来窜去。
人影晃动,我抬起衣袖放飞了她。她洒然而飞,或许,那正是她的梦想。
放学的铃声响了,我和她又一次相遇。我们相遇在回家的小巷中,相遇在光滑的石板路上。
风儿吹动着她翩然起舞,人心随着她升起降落。一会儿,她落在地上徘徊不前,似乎在等待着我。等我靠近她,她又随风而起。一会儿,她挂在枝头,张望着路人,好像在寻找着欢声笑语。等到孩童想去捉她时,她又袅袅娜娜地逃向前方。她洁白的影子,在路面,在空中,上下起伏,舞动着青春,舞动着空灵的艺术。
看着空中漫移的蒲公英,晃晃悠悠地挂在梧桐枝杈上。那白絮黑籽,不由地令我想起远方的朋友。然而,山高路远,疫情阻人,我唯一能做的是,祝愿朋友每天开心!祝愿朋友平安如意!
也许,她觉得石板路不适合播种,所以,她要飞到远方去寻梦,把春天种植。到那时,白絮不再,葱绿映身,花开遍野,五彩缤纷。此情此景,多么浪漫,多么温暖,多么明媚呀!
运动的物体最为美丽,飞翔的蒲公英,在运动中展露着自己的惊艳。而冬天更像一个跑步的人,她看似冷冽刺骨,不近人情。其实这仅仅是季节的静寂,她的内部一切生命都是动态的。花儿含苞,根儿暗长,鸟儿飞翔,虫儿冬眠,风儿吹面,云儿漫舞,雪儿飘洒……
日月轮转,星辰冷寒,大气流动,万物求生。中国人在抗疫,美国人在免“疫”。中国开放了,美国闭关了。地球在自转,太阳在公转,风水轮流转。
生命的种子植入大地,被雨雪浸润着。她的胚芽开始启动,没有人能够阻挡种子的萌发,犹如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作者简介:张学龙,笔名凝望张星空,山西运城新绛县人。看山享受淡然,看水享受自然。以生活为源,以情感为线,以爱意领导,以奔放热烈为法。留不住飘移的时光,就留下平凡的爱吧!
编辑制作:筱蕊
图片来源网络 原创作品转载须授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