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李耕昌 走

总第292期
【散文】
1走
作者 李耕昌

起风了,天阴欲雨,一直以来相对虚高的如三四月份的气温,被拍打回转原形,又在八九天气,又在这乍暖还寒的早春里归位落座了!看来这春天里的分手并非云淡风轻,看来无论什么时节的分手,它一样不被老天看好。
在周二拿走协议书,开过鉴定会之后,压轴戏留给了周三这一天。
早起我按照昨日嘱咐于,八点进入厂去相关部门办离厂手序。由于我一人是新区人员,同一批的那些人都是老区人员,我决定先走,我决定今天尽快把手序办完。我先在老区跑了财务处、安环处、武保处、招标办、公司工会文化中心几个部门。
九点多钟我从老区向新区出发,准备将劳务市场办公室通知交于自己所在单位,另外将本车间批复带回,交换劳务市场办公室有关人员。
我十点多到新区本车间办手序,十一点多从工区折返,搭乘126路公交到市区,到宝龙广场换乘22路公交回凤泉区。到凤泉已经十二点多了,我决一鼓作气把此件事情办完。在街上匆匆对付一口小马炒米和一碗鸡蛋汤的午饭,下午一点半左右我去到劳务市场办公室交办完手序,我就回家休息了。
想着那些祝福我的人,想着那些挽留我的人,我的企业在职生涯已然结束了。这一走,走的也并不轻省。二点回到小区,我给下一个工作的主管人员发了微信,决定三月一日去报到,对方已经同意了。走出走进,也许到了六十岁真正退休那一天,才能真正走的脱,谁知道呢!
2 走

作者 李耕昌
起风了,天阴欲雨,一直以来相对虚高的如三四月份的气温,被拍打回转原形,又在八九天气,又在这乍暖还寒的早春里归位落座了!看来这春天里的分手并非云淡风轻,看来无论什么时节的分手,它一样不被老天看好。
在周二拿走协议书,开过鉴定会之后,压轴戏留给了周三这一天。
早起我按照昨日嘱咐于,八点进入厂去相关部门办离厂手序。由于我一人是新区人员,同一批的那些人都是老区人员,我决定先走,我决定今天尽快把手序办完。我先在老区跑了财务处、安环处、武保处、招标办、公司工会文化中心几个部门。
九点多钟我从老区向新区出发,准备将劳务市场办公室通知交于自己所在单位,另外将本车间批复带回,交换劳务市场办公室有关人员。
我十点多到新区本车间办手序,十一点多从工区折返,搭乘126路公交到市区,到宝龙广场换乘22路公交回凤泉区。到凤泉已经十二点多了,我决一鼓作气把此件事情办完。在街上匆匆对付一口小马炒米和一碗鸡蛋汤的午饭,下午一点半左右我去到劳务市场办公室交办完手序,我就回家休息了。
想着那些祝福我的人,想着那些挽留我的人,我的企业在职生涯已然结束了。这一走,走的也并不轻省。二点回到小区,我给下一个工作的主管人员发了微信,决定三月一日去报到,对方已经同意了。走出走进,也许到了六十岁真正退休那一天,才能真正走的脱,谁知道呢!窗外冷冷的早春中雨已然落了,多像那终于尘埃落定的人的心事呀!
图音视频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者简历:河南新乡华和堂李耕昌,笔名缤纷,工人,业余为文。《华州文艺》专栏作家。愿与同道中人文心雕龙,繁荣文艺百花园。
投稿说明
信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13474185189
本平台优先首发原创作品。若遇特殊情况,经主编同意,也可转发别的平台上的重要作品。因平台来稿较多。所以,请作者发稿时,及时校对作品中的文字,并将音频、文本、作者简介及照片打包发送。作者所发作品文责自负。若有侵权和对号入座的纠纷,请及时联系本平台予以删除。谢谢支持!
爱生活 爱文艺
感谢关注《华州文艺》公众平台
我们在这里等您
文字编辑 欣怡
后台编辑 烟雨江南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