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学荣:越南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商务合作唯一联系人微信号:fhytbb

老铁们。
我写了那么多的历史,你们却偏偏爱读我的游记。
真是服了你们。
也拿你们没办法。
好吧。还是游记。
今天写越南。
越南我也去过十几二十回,要写,还是有点东西可写的。
板着脸的入境处警察
香港飞河内。
下了飞机,走进入境大厅,河内机场的入境警察,对人没有笑容,板着一副脸。
这是我对越南的第一印象。
我的经验和观察是:
一个地方的文明程度越高,那个地方的人的笑脸就越灿烂。
反之亦然,一个地方文明的程度越低,那个地方的人的笑脸就越少。
写在河内机场入境处警察脸上的,不单单是冷漠的表情,其实背后蕴含着这个人的综合素养,以及他成长的社会的文明水平。我前半生四十多年的经历,反反复复在验证这个规律。
见微知著。
越南警察普遍没有笑容
从机场到市区的公路
记得第一次去河内,是早在2006年的时候,那一年从河内机场出来,换完越南盾并且坐上出租汽车之后,我发现这个国家从首都机场到河内市区的公路,竟然不是高速公路, 而是一条普通水泥公路,路边还有泥巴地带,相当于中国的县道。
早就听说越南相当于80年代的中国,亲眼所见,发现此言不虚。
越南的公路普遍落后
抄袭中国流行歌曲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越南出租车里播放的越南语流行歌,竟然有相当一部分,是华语流行歌曲,直接改填了越南语的歌词,例如什么《青花瓷》、《无言的结局》、《心太软》等。
拿来主义,是后进国家的典型特征。越南作为后发国家,国内缺乏人才,直接借用邻国的知识产权,成本最低廉。
这里有一首越南抄袭中国的流行歌曲《容易受伤的女人》,大家可以看看:
越南河粉
越南菜最有名的是一种叫做“越南粉”的东西,越南人叫“Pho”,读音类似汉语的“佛”字。
“Pho”,“越南粉”,也叫“越南河粉”,一般认为是19世纪由广东华侨输入越南。
其实,越南河粉和广东河粉,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越南人喜欢往河粉里放进去很多的薄荷叶和豆芽菜,这一点造就了独一无二的越南风味。
事实上,河粉就是米浆蒸出来的粉条,是广东人发明的,源于广州沙河镇,所以一开始叫“沙河粉”,后来把“沙”字省略了,简称“河粉”,那么为什么越南人把这个东西叫“Pho”呢?
这使我联想到,越南语有“定语后置”的语法习惯,例如说“靓仔”的越南语是“仔靓”;再如“美女”的越南语是“女美”。
据此,我猜想这个名字的由来,很可能是这样演化的:
“沙河粉”→“河粉”→越南人定语前置,喊成“粉河”→“粉河”被喊成简化版,就是“Pho”(“佛”字音)。
我的推断是这样。
越南这个国家在方方面面,深受中国影响,尽管越南人出于民族自尊心,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越南河粉
物价比中国贵
越南比中国穷很多,但是,越南的物价却比中国贵。
例如说在街边的小超市,一双拖鞋要人民币20元的,同等质量的拖鞋,在中国只需要10到15元。
(为便利阅读,本文的越南货币全部换算为人民币表述)
再例如说,在中国广州吃一碗河粉要12元,但是在河内,需要15元以上,基本上都比中国贵。
其实说实话,不是越南的物价贵,而是我们中国的物价,太便宜了,不要说越南,其实今天这个地球上,物价比中国便宜的国家和地区,并不多,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中国的工业,太发达了,任何东西,在中国都可以活活给你做成“白菜价”。
是的,物价便宜是中国最大的优点之一,这一点,出国越多的人,体会就越明显。
面值吓人的越南盾
被同性恋盯上
陪一个德国同事,在胡志明市(西贡)市区一家海鲜饭店吃饭。
这家海鲜饭店的服务员小哥,是个娘娘腔,不过这个越南仔会说简单的英语,令人惊讶,我估计可能是因为这家饭店,经常接待外国人,所以老板故意聘请了个能讲简单英语的。
这个娘娘腔的越南小哥,虽然说英语断断续续,句子语法不通顺,但是,他基本上能做到用英语表达他自己的意思。
这小子一开始,我还不太注意他,不过他隔三差五就凑上来,和我搭讪,三番五次和我说话,最后竟然不顾主客之别,坐到了我的身边,我和德国同事觉得,和他聊聊也不错,所以没有拒绝他,不过,这小哥和我说话的内容,听着听着,我很敏锐地感觉到:变味了。
这娘娘腔的小子,竟然提出要和我“交朋友”,说要做我“在越南的朋友”,而且说“只要大家开心就可以”,等等之类,说话的时候,还眉飞色舞,秋波频送,很露骨。这个时候,我开始很清醒地意识到,这小子是个“同志”,并且想勾搭我。
这个越南仔吃了豹子胆,竟然想约我的炮。
可惜,我是个直男,对男人不感兴趣,但出于礼貌,我主动转移了话题,毕竟我是外国人,没必要在外国惹上麻烦。
越南小哥聊了一会,也发现我对他没兴趣,他也识趣地走了。
小哥走开之后,同行的德国同事(男)嘲笑我今天“运气不错”、“被同性给看上了”,我一脸哭笑不得。
这件事确实令人费解,本人长得又不帅,竟然也被“同志”看上,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个越南小哥,在过去的日子里,应该成功勾搭过不少的外国“临时男友”了,猜想他早就是个“炮界老江湖”了。
我们广东有句老话:一样米养百样人。
天底下,什么人都有。
越南同性恋散步活动
有趣的越南语
和几个同事,包了一辆旅游巴士,从河内出发,去下龙湾。
下龙湾的越南语叫“Vinh Ha Long”,是“湾下龙”的意思。
前面说过了,越南语相对于汉语而言,有一个很显著的不同, 就是“定语前置”,例如说,管“下龙湾”叫“湾下龙”,管“中国人”叫“ng??i Trung Qu?c”(人中国),管“日本车”叫“xe h?i Nh?t B?n”(车汽日本)。
越南的签证贴纸很有意思,抬头就是一个“C?ng hòa x?h?i ch?ngh?a Vi?t Nam”,这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凭读音就能看出来,就是“共和社会主义越南”,也就是“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意思,读音与汉语相当近似。
越南语和中国的粤语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许多词汇的发音几乎一摸一样,例如“河内”= Ha Noi,“芒街”= Mong Cai;“谅山”= Lang Son; “太原”= Thai Nguyen; “执行”= Chap Hanh;“中国”= Trung Qu?c……总之,用“举之不尽”四个字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越南签证
碉堡:战争的痕迹
从河内到下龙湾,一路上,基本都是普通公路,大概也就是中国的省道、县道这样的路,所以,车子跑不快,一程竟然要4个小时,我在车上大呼“不划算”,游个下龙湾,一来一回,一天8个小时,就耗在车上了,非常不合理。
可见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有多么重要。
那么试问:为什么越南政府不修高速公路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没有钱。
谁不想修高速公路?谁都想。
可是你要知道,修路是很贵的,越南是个穷国,国家穷,政府也穷,修路的事他们只能慢慢来。没有钱,什么都办不了。
不过,从河内到下龙湾的一路上,我在田野间看到了许多废置的碉堡。毫无疑问,这些都是战争的痕迹。
越南农村随处可见这种废弃的碉堡
越南国家历史博物馆
越南的“国家历史博物馆”,位于河内市区,越南语叫做 Bao Tang Lik Su, 其实就是“博堂历史”的意思。
我进去走了一圈,发现内有大量的越南小学生,是各种越南小学组织来参观的。爱国主义教育。
大致看了一轮,从他们国家历史博物馆的展出内容可以看出来,越南人的历史,是以“大越国”为核心而构建起来的,他们认为:越南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刻意淡化了越南在历史上曾经几度属于中国的事实。
这也难怪,越南政府要构建越南人的民族认同感和爱国心,他们也只能这样做。
我左看右看,发现中国在“中法战争”、“抗法援越”、“抗美援越”等一系列历史中对越南施以援手的历史事实,被抹杀得一干二净,在越南这个“国家历史博物馆”里,连渣都看不到。
是的。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
没有谁会对你感恩。
因为他也知道,你帮他,也是有目的的。
越南国家历史博物馆
腐败的出租车司机
有意思的是,我从酒店打车去“博堂历史”的时候,我不需要翻译,直接对越南司机说“Bao Tang Lik Su”,司机就懂了,一脚油门,把我送到了目的地。
司机小哥一路上都在笑,嘴里不断重复“Bao Tang Lik Su”四个字,边说边笑,他的意思是:你这个外国人挺有意思,还把我们越南语这四个字,发音发得这么准。
下车时,我给了司机小费,司机很高兴,他拿出一堆空白收据,大概问我:要写多少钱?他的意思是:我要他写多少钱,他就写多少钱。他大概的意思是说:反正也是报销,如果我想多报销,他可以帮我写夸大一点的数字。
典型的越南人。
不愧是山连山,水连水。
思维模式何等相似。
我不是不爱钱,但是,骗人的钱,我是不赚的,于是我对他说,打表是多少钱,就写多少钱。
于是,司机小哥笑着,写下了咪表的金额。
倒不是我不爱钱,而是如果为了贪污这么点钱而丢掉工作,不值得,况且,其实也贪不了多少钱,不如留自己一个清白。
越南出租车
和善的越南青年
前面我说了,越南人穷。是的。但是,有例外。
前面我也说了,越南人不太有礼貌,笑容比较少,是的。但是,也有例外。
凡事无绝对。
我从河内飞胡志明市(西贡),就遇到了这么一位例外。
在飞机上坐下来之后,邻座来了一位皮肤白皙的小青年,20来岁的样子,这小子,上衣,手提包都是LV,路易威登,一看就是个越南富二代。
好吧。你有钱。你牛。
不过,这小子很和善,知道我是中国人,他主动和我攀谈,英语他也能说,尽管不太流利,一路上,他不断找机会和我说话,问我这那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关于中国和香港的风土人情之类的,下飞机之后,他主动带我去坐出租车,并且千叮万嘱地提醒我:从机场到“新世界酒店”,车费是9万盾,如果收多了,你就报警。
我向他道谢,也就分别了。
其实哪个国家都一样,有凶恶的人,也有和善的人。
越南女孩,这个算是精品,不具备代表性
华人血统段先生
有一次,到访胡志明市某写字楼内的一家律师事务所。
接待我的,是一位越南律师,姓段(Doan)。
段律师告诉我,他的奶奶是华人,但他不会讲中文,他说他知道自己有中国血统,并说见到我,感到很亲切。
我这次其实是面试这家律师实务所,目的是寻找长期服务提供商,不过,后来我没有跟这个段律师合作,因为他的英语,实在是不够流利,在工作中,担心很难做到充分沟通。
我们换一个角度可以看出来,作为提供涉外服务的乙方,英语流利是十分重要的,否则的话,甲方不要你,都会悄悄跑掉,连理由都不会诚实告诉你。
市场竞争,都是残酷的。
越南华人庆典
会说中文的越南女工
越南是我的惯常出差目的地,其中有一回,我的出差目的,是“不友善”的。
事情是这样的:当年我服务的公司,OEM代工厂在越南南方一个名叫“新安”的地方,当时发生过许多起“防伪标签”在代工厂里被盗的现象,所以当时法务部派遣我去那家代工厂,我的任务是:考察厂家的防盗措施,并提交整改建议。
接待我的,是工厂老板的儿子,姓刘,台湾人,他曾经在美国待了好多年,说一口十分流利的美语,国语反而不流利了,于是我索性和他讲英语。
刘先生知道我“来者不善”,不敢怠慢我。我要他向我详细讲解一遍,防伪标签进厂之后,他们是怎么管理的,具体一点,一步一步,跟我介绍。
于是,刘先生叫了几个越南女工进来会议室,刘先生跟我说,这几个,就是负责管理防伪标签的女工,她们之中有的会讲中文,有的不会讲中文。刘先生叫了其中一个会讲中文的,是一个名叫“阮氏英”的女孩子,口头跟我讲解了,防伪标签从供应商运入厂里之后,她具体是怎么管理的,如何接收,锁在哪里,谁有钥匙,如何拿出来,用不完的,如何放回去……等等。
我问阮氏英,你的中文是从哪里学的?她说,她家所在的那个地区,有很多的华人,所以她从小就学会了基本的中文。
其实作为法务,我很清楚,偷防伪标签的贼,就在这几个女工之中,只不过,不知道是哪一个,也许全部都有份参与作案,不过盘问一遍下来,个个看起来都很无辜,每个人脸上都写着“不是我”三个字。
饥寒起盗心。
人穷了,就会偷。
哪里都一样。
刘先生在一旁提醒我:最好不要像审犯人一样盘问女工,她们也是人,你如果不尊重她们,她们就会和你对着干。
问完之后,我又仔细考察了工厂的围墙、保安管理等细节,然后就撤了,那时刚好是中午,我看到工厂的几百名女工午睡,就在生产流水线旁边不干净的地面上,铺一张草席,席地而睡,十分艰苦,看着她们,过的实在是苦日子。
国家穷,人民就要吃苦,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这些越南女工实在是惨,我调查了一轮下来,实在不忍拿她们下手,于是决定不追究这些女工,而是从安保措施、流程管理等方面入手,写了一个考察整改报告,以此结案了事。
越南女工
冯学荣过去10年发表过、未发表过的文章汇编为电子文集共24集(每集页数约200、含文约30篇)PDF格式,包括:《冯学荣谈经济常识》、《冯学荣说大千世界》一套五册、《冯学荣精品散文集》一套四册、《世界的真相其实很有趣》、《冯学荣杂文集》一套两册、《冯学荣谈历史》一套五册、《日本为什么侵华》、《不忍面对的真相》、《隐动力》、《冯学荣谈财富、三观与自由》、《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中国历史的侧面Ⅱ》,共24册电子文集,读者优惠价199元。需要珍藏的朋友请扫以下二维码,加小编微信(请注明买书),微信转账给小编,小编会把电子文集发到您微信里(然后您可以把电子文集下载到电脑里)。凡惠购的朋友,冯老湿都有神秘礼物赠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