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荣辰 :最难忘,我的军旅生涯 | 宁古塔作家网

下排中间是我和战友的合影
最难忘,我的军旅生涯
作者 / 吕荣辰

一 、当兵的路
当兵的想法在我心里憋了很时间了。因为我们家人口多,劳动力少,家里很穷,因此,常常被一些人瞧不起。文化大革命中又分为两派群众组织,也因此常被一些人欺负。比如,我十八岁时就长成了一米八0的大个子,在生产干活时和大人干一样的活,可大人一天挣十分工,而只给我五分工。这都是因为派性原因造成的。这件事被在我们村工作的工作队领导知道后,在一次全村社员大会上愤怒提出后,生产队才给我由五分工提高到了九分工。所以,当兵是唯一提高家庭地位和改变我身份的唯一办法。因为当了兵,家庭就属于军人家庭了,再也不会有人敢欺负军人家庭了。特別是在六七年文化大革命中支左的解放军来到了我们村以后,这个想去就更加强烈了。那些年轻的解放军战士一身绿军装穿在身上,个个威武帅气。有一天一个张姓战土还被派到了我家吃饭,饭间他脱下了外衣和帽子,我拿来对他说,我能穿一下试试吗?他说,穿吧,你小伙长得这么高了,也可以当兵了。我听了非常高兴,马上穿上他的军上衣,戴上了他的军帽,他和我家人看了都说好看,好看,真像个当兵的。我心里那美呀,别提有多自豪了。
认识了张姓解放军以后,我就告诉他,以后就别去别人家吃派饭了,就在我家吃算了。他说那可不行,一次两次还行,天天上你家去吃饭,村里的人该说我们支左有偏向了。但从那以后,我就和他熟悉起来了。他也才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估计比我大了四、五岁吧。这个年龄的男青年兴趣、爱好都差不多,所以,我在中午下午看他没事的时候就常去找他玩。自己觉得能和解放军天天在一起,很光荣,很有脸面。六八年秋天,村里成立革委会,兩派红卫兵实现大联合,为此,还要举行浩大的游行、庆祝大会。我们一个自然村有四千多人囗,选派了八名男青年做标兵,当护旗手,我有幸被选中当上了护旗手。游行庆祝那天要求一律穿当时流行的草绿裤子、系武装带,上身穿白衬衣。我哪有这些衣服呢?我就找了和我熟悉的张姓解放军借到了裤子、武装带和白衬衣。游行庆祝那天我穿着从解放军战土那里借来的服装,走在游行队伍的前面,做标兵护旗。用今天的话说,那真是酷毙了、帅呆了。
游行庆祝会以后,我把解放军的上衣、军裤和武装带恋恋不舍地还给了解放军。我想,要是能天天穿着解放军的衣服,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去当兵。
然而,想当兵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从67年开始,68、69、70年连续四年征兵时我都第一个报名,但年年落伍。那时我的个头己经到了一米八0。部队接兵的人见了我也很喜欢,他们说你快报名吧,政审合格了,你们村同意我们就接收你。但那时虽然两派红卫兵实现了大联合,可村里掌权的人却是对立派的人。所以,我年年报名,年年落伍。七0年12月未我高中毕业后,就该回生产劳动了,想想以后天天在地里干农活,永远也改变不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心里很着急。我都21岁了,如果七一年我当不上兵,七二年23岁以后,按规定就超过了参军年龄,今生就彻底没有当兵的希望了。
心里一急,跑到民兵连长家里去找,去说。民兵连长告诉我:“你想当兵?当他妈烧饼吧!”我一听,直想在他家撒泡尿,再来句国骂!但我什么也不敢做,人家掌着权,人在屋檐下,不敢太张狂。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是 七0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午十点高中毕的业。心想,学校毕业以后,当兵无望,从此就该老老实实地下生产队干活了吧?你不下地干活,还能干啥去?
七一年一月一日,在生产队干了五天活,被一个家有世仇(这个仇是太祖那时候分家时因宅基地因引的。他们家想多要我们家一尺宽地面不成而结怨)的人想将我置死,结果没死成,弄成了脑震荡。生产队让我在家休养十天,按工伤算,天天给记十分工。
常言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好像也挺灵验的。因为从这天开始,好事也就一桩接着一桩的来找我了。
不能当兵,心里憋了一口气,回生产队干活又险些被人害死,太他妈可怕了。突然,我想到了在部队当領
导的大表哥,马上和我大姑要了表哥的通信地址,正好在这十天工伤养病期间,给大表哥写了一封信。
我把自已在农村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向表哥作了介绍,自已想当兵的愿望一直被派性压制而不能实现的痛苦和愤怒。十六开的草纸一共写了八篇纸。最后,几乎是流着眼泪,向表哥问道,你能忍心拒绝我想当兵的要求吗?
五十年过去,当时的时间节点我还记得一清二楚。
信写好后马上就给表哥发了出去。在家休养十天后,到了七一年元月十五日该去队里干活了。生产队长告诉我,民兵要训练打靶,你去参加训练吧。去民兵连训练了三天,三发子弹实弹射击,我一下子打出了27环的好成绩,得了个第一名,受到了表扬。然后,又让我参加民兵八天的拉练训练。说是拉练,实际是背上行李,到八十里外的一个地方去参加挖水渠的劳动。八天劳动结束,又被评为了“先进民兵”。奖励了一元八角钱,过了年村里就把这一元八角钱送到了我父母手中,这还是我当兵后家里写信告诉我的。
八天拉练回来,就到了元月26日,七一年元月27日就是春节了。
26日中午刚回到家,还没吃饭,父亲就拿出了一张表我填。说村里要选四个人节后到县里参加八大员(会计员、卫生员、电工员、…)的培训学习。(母亲在我拉练期间找了一个有老亲关系的村领导,好说歹说为我争取了一个名额)让我抓紧填个表后马上送到公社(现在叫乡)去,我马上就把表填好了,借了个自行车就送到了公社。公社秘书见到我说,快点替我送到县里吧,就等你们村了,要不等你们,我早就下班了,明天春节,我也该回家了。我二话没说,骑上车就往县里赶。我表上填的志願是卫生员,一边往县里赶,一边想,毕业后在生产队劳动多辛苦,以后当个卫生员也不错嘛。心里喜嗞嗞的,十里路,不觉累,一会儿就送到了。返回家里,还沒放下自行车,父亲就高兴地叫我说,快来看信吧,你表哥来信了,要你过了年就去找他当兵哩。
天大的喜信,简直要把我砸蒙了,表哥真得同意我当兵了?不是民兵连长说得那样,当烧饼吧?
急不可待地抢过父亲递过来的远方来信,共两页纸。一张是从石家庄到部队如何买票、怎样坐火车、在哪中转签字的说明图,还画着铁路线示意图。我在家长到21岁,从没出过门,最远就是去过十里外的县城。表哥也是怕我没过出门,不知道怎样买票坐火车,真是想的太周到、太祥细了,太暖心了。
第二张是表哥写给我的信,有大半篇纸。信中说,真不忍心拒绝你们当兵的要求了。看了你的信很气愤,当兵又不是当土匪。农村派性那么严重,耽误了多少好青年的当兵愿望呢。现在刚在珍宝岛和苏联打了仗,国际形势这么紧张,在这个时候要求当兵是好事呀,怎么就不让当兵呢?我看真要再和苏联爆发战争,那些掌权人就不一定再去阻拦你去当兵了,恐怕还要追着你去当兵,让你去上战场呢。你不怕打仗,就赶紧来吧。
我想,怕什么?被仇人差点害死了一回了,如果上战场,无论生死还都是英雄呢,那多光荣,总比在家被仇人害死强吧。如果不当兵离开农村,谁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恶运降到我头上呢?
因为要出去当兵,买火车票,家里没钱,我骑着自行车走了三家亲戚家借了60多块钱做路费。(当兵后每个月在寒区有八元钱的津贴费。我一年就往家寄回了72元钱,让父母归还了我借的60元路费钱。)临走之前也就是28月白天,我又赶紧串门和亲属们告别,亲属们也纷纷到我家来看我,家里人来人往,很热闹。外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街坊大娘和奶奶在门口看到我,就跟我说,二秃(我小名),哪里的闺女,俊不俊?别太挑了,你们家条件又不怎么好,差不多就行了吧,赶紧娶过来,还能帮你家挣工分呢。我不敢说实话去当兵的,只能对大娘和奶奶说,对,对,明天就娶,明天就娶。说得大娘和奶奶笑着说,那就好,那就好,多买些喜糖给我们吃啊,我说好、好、好!
说走就走,27日是春节,28日晚上七点由我两个堂哥骑着自行车,轮流驮着我,用了四个多小时把我送到了正定火车站。买上了一点多钟去北京的慢车票,六点多钟天快亮时到了北京站。然后经中转签字后乘上了到哈尔滨的车,在哈尔滨又換乘到博克图的车。由于第一次出门坐火车,也不知道买快车还是慢车票,反正坐了三天三夜终于到达了部队司令部。一打听表哥的名子,这才知道,原来表哥在部队是个大领导一一师副政委!

二、在 连 队
七一年二月三日上午十点多钟,我记得清清楚楚,表哥终于接见我们了。由于是刚下火车,一身农村土孩子的打扮,站在师副政委一一我表哥面前(我们一共来了三人,另两人都是我的姑舅表弟)。我们三人都穿着一身过去在农村穿的那种对襟老棉祆棉裤,他们两个头上戴着单帽。而我家穷,连单帽都没有,从家里出发时怕在东北冷,头上就戴了一条羊肚白毛巾。因为冷,腰上还绑根绳子,把棉祆勒得紧些防风。这个打扮现在回想起来,用东此话说,要多坷碜有多坷碜,丢老人了。
表哥终于问话了,你们为什么要当兵?我们回答说,为了实现五保卫的任务:保卫毛主席,保卫林副主席,保卫党中央,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保卫红色江山永不变色!这是当时
流行的革命口号。表哥点点头又说,知道我们部队为什么在这里驻防吗?这地方又冷又艰苦,到这里来,就是要准备打仗的,是来防备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侵略的。你们要当兵就要做好打仗的准备,做好吃苦的准备,甚至要做好牺牲的准备。怕打仗,怕吃苦,现在就可以返回老家去,我给你们拿路费,怎么样?现在后悔还来的及。等穿上军装了再后悔那就晚了,那就叫逃兵了。我们三人齐声答道:不害怕,不后悔!坚决要当兵!
表哥看我们态度坚决,分咐他的警卫员小張把我们安排在师招待里先住下,吃饭,让我们先睡一觉,休息一下,缓缓精神。
接下来几天,警卫员小张又领我们理发,洗澡,去师卫生队做体检。合格后就给我们领来了军装,让我们穿上了天天想、年年盼,梦寐以求的绿军装。心里那个高兴,那个激动,简直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来表达了。着急的是手里沒有镜子,亲眼看一看自己穿上军装后,究竞是什么模样?帅不帅?像不像那些走在街上的解放军战士?和他们有没有区别?
我也永远忘不了的是,七一年二月八日上午,警卫员小张领上我,把我送到了一个连队:1417部队后勤修理所,番号为62分队。后来部队番号由1417改为81672部队,修理所也由62分队改为了68分队。当时连队指导员吴金义接收了我。同时赠送了我一本崭新的毛主席选集一至四集(史称毛选四卷)合订本,我一直保存直今。
书是用硬纸盒包装的,盒上写着当时的国防部长林副主席的题词:
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下了连队,代表着我从此正式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四一七部队在编的一名战士。身份也由一名普通农民变成了一名手握钢枪的守边士兵。真不容易啊,这个变化过程太艰难,太苦涩了。但这个变化说來也挺快的,从给表哥写信到穿上军装也才一个多月的时间,简直像做梦一样。要不是有大表哥这个关系,此生当兵的梦想真就别想了!表哥说的一句话,我很赞同:当兵又不是当土匪,咋就那么难呢?
下到连队的第三天,修理所的所长(相当于连长)就发给了我一杆全自动步枪。并郑重地告诉我说:“吕荣辰同志,我代表连队领导发给你这支钢枪,它是用来在战场杀敌,保家卫国用的,你要保护好它,在战时决不能弄丢了它!丢了它就等于丢了你的性命,听明白了吗?让你们班长教教你怎么使用”就这么几句话,而且也没有任何仪式,还是在我们三排五班里找到我后对我说的。
我很激动,用双手接过了所长递给我的枪,不知道该对所长怎样表达自己当时的情感。在农村看战斗故事电影时,一般战士对领导说话时都是,咔,一个立正,然后敬礼,是,保证完成任务!而我只是对所长结结巴巴地说:好,好,我听明白了,我也记住了。就这样,说出的话也不那么干脆、利索,更不像电影里战士接受任务时的那种坚强、刚毅和威风。也没给所长打立正和敬礼。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不好意思,怎么表现得就那么差劲呢?后来我一细想,都是在农村因家庭条件太差,自己太自卑,又被村里一些人看不起才造成的。而现在,我不但穿上了绿军装,当上了解放军战士,连长还发给我一支钢枪,这变化,真是天差地别,怎能不让我感动呢。
我如此激动还沒有几天,连队不少人就知道了我的身份,说我是后门兵,也有说我是干部子弟的。后门兵不假,我就是走了表哥这个后门才当的兵。但当时自己并不知道这是叫“走后门”。如果我在农村没有派性压制而能正常入伍的话,我能走这个后门吗?这不是被权力逼的吗?所以,我并不感到羞耻。我也和我们的班长讲了实话。说明了我在农村因派性压制而不能正常入伍的实际情况,班长也很理解我。
说我是干部子弟,我心里反而感到挺自豪。这主要是我考虑自己在农村被人瞧不起,多少年就因此当不成兵,我一封信感动了表哥,就让我参了军,而且还在连队中成了令人羡慕的干部子弟。要是在农村当兵走了,还捞不到这个光环呢!但这种自豪感不是在战友面前,而是在老家一部分人面前。因为,这个变化是从被人压制和瞧不起,到一下子变成了干部子弟,正是他们把我逼得走了后门当兵才变成干部子弟的。但是,自己也知道,这决不是可以借此在连队战友面前炫耀的资本。必须夾起尾巴来做人,自己怎么样,自已心里还不清楚吗?外人不了解自己,但自己心里应该有个数才行。所以,自己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当个好兵。一是不能给表哥丢人,二是要时刻牢记自己在农村时卑微的身份,以及想当兵时的心情,决不能当了兵不争气,只有当个好兵,才能对得起自己的初心,对得起大表哥让我当兵的一片好心。
当上了兵心里很滿足。连队的伙食也比自己在农村老家时好多了。早饭一般是高粱米饭,中午一顿白面馒头或大米饭,晚上大碴粥或者是大碴饭,菜是土豆片或大头菜炖士豆。这都是在河北老家从来没有吃过的。尤其是馒头和大米饭在农村根本就吃不到,只有在过年时才能吃得到。隔三差五的还能吃上带肉的炒菜,赶上我在家过年时吃的饭了。可时间一长,天天早晨和晚上吃高梁米,大碴子,我心里也犯了嘀咕,怎么老是高粱米大碴子呢?细一想,啊,可能是部队为了适应战时需要吧?战时哪有机会弄面粉吃细粮蒸馒头呢。没看电影上战时的士兵每人都背有一个米袋子吗?行军打仗时饿了就吃一把米袋子里背的炒面或炒米,喝一口凉水就不错了。想到这里,自己也很自豪,自已也像电影里战争年代里的老战士们一样了。可能以后也会背上枪以后再背个米袋子吧?那多威风呢,那才像个名副其实的兵呢。而根本没有想到这是由于国家暂时还有难,部队伙食标准低的原因。当时我所在的部队在寒区,伙食标准是一天五毛五分钱,而平原地区的伙食标准一天才四毛五分钱。后来又提高到了五毛八分钱,这个标准自己就很滿足了,因为比我在老家吃得好多了,老家天天吃地瓜,过年才能有肉吃呀,你说我能不满足吗?
当了兵,下了连队,自己眼前的世界是全新的。面对的人员是来自四面八方、五湖四海的战友。说话时南腔北调的,尤其是湖南湖北四川上海的战友们,说话速度又快,不细心琢磨就很难听懂他们在说什么。生性各异的性格和爱好,人人都那么开朗活泼,个个都那么朝气蓬勃。连队也简直就是个大学校。一三五业余时间政治学习,二四写红色家信,周六周日自由活动。平时小息,唱歌的,弹吉它的,拉胡琴的,吹笛子的热闹非凡。每天早上天刚刚蒙蒙亮就起床,出操。因自己有一米八0的个头,出操时自己还是排头兵,当大家迈着整齐有力的步伐,喊着一二一的囗号向前行进的时候,自己感到在部队作为一名军人的荣光和自豪。
部队的生活是有规律,有纪律的,从事的日常工作也和在农村生产队时大不一样,这都深深地吸引着我的好奇心。所以在平时工作中,我都任劳任怨地把工作干好,服从连队安排和分配。:、”去食堂邦厨,喂猪,为了把猪喂好,冬天我怕猪吃了冷食影响成长,每天都要给猪烀猪食,搞发酵饲料,把猪喂得膘肥体壮的。上级领导还让其它连队的饲养员到我这里进行了参观学习,受到连队的多次表扬。
博克图是个小镇,地方不大,属于极寒地区,条件很艰苦。“博克图不大点,东沟西沟上下坎,毛子屯,青年点,老头商店照相馆”就是说的博克图整个轮廓,就这么大点地方。全年无霜期只有八十七天,夏天在这里也不太热,所以各种蔬菜都不长,连队吃菜基本都是到齐齐哈尔市去买,伙食费开销就很大,这样就影响了连队伙食标准
当时曾有一句话形容博克图:看人是男的,看天是蓝的,穿衣是棉的,吃菜是圆的。因为博克图地方小却驻守了一个师的兵员,所以街上来来往往的好像尽是男的;看天是蓝的,是因为博克图属于林区,山上植被好,无论刮多大风也沒有沙尘天气,所以任何时候,天看上去都是蓝的;穿衣是棉的,是因为博克图地区从九月初到第二年的六月初的近八个多月的时间里因寒冷都需要穿棉衣御寒;吃菜是圆的是因为博克图地处极寒地区,大路菜都不长,只长土豆,大头菜和不留客,这三种菜都是圆的,所以就有吃菜是圆的一说。
为了改善连队伙食,七二年连队在营房附近建了一个三十多平方米的玻璃温室。连队把管理温室的重任交给了我。我就在温室里育出了黄瓜苗,栽培时我不怕脏和臭,从厕所里掏出人粪尿,给每棵黄瓜苗根部都埋上一马勺人粪尿,结果一个多月后黄瓜获得喜人的收获,一根黄瓜有鸡旦粗细,一尺多长,师后勤部、司令部领导知道后还来参观,表扬我们连队和我,说我们在极寒地区用温室种出了这么好的黄瓜,创出了奇迹。这话不假,在博克图这样极寒地区还真是只有我们连队搞出了玻璃温室。现在在咱们北方,大棚温室遍地开花,而我觉得,我们连队才是寒区温室的首创者。
为了改善和提高连队的伙食,连队首长也想了很多办法。每年都开荒种二三十亩地,种大头菜,土豆,布留客。还挖了一个四五米深的大菜窖,把收下的秋菜放菜窖保管。秋天还到外地买尖椒做一大缸辣椒酱,腌十多大缸各种小咸菜,天冷后再杀十多头我们自已养的猪。还用修汽车換下的齿轮零件做了个电动豆腐磨,天天早晨能喝上豆浆,十天二十天再一次豆腐吃。想方设法改善连队伙食。让战士们吃得饱,吃得好,提高了战士们的身体素质。连队首长是从64军组建时调过来的,64军老领导对搞好部队伙食总结出了一个好经验。这就是连队三件宝:老母猪,豆腐磨,大菜窖。这个经验在我们连队得到了很好地应用。战士们在部队既能吃得饱,又能吃得好,对在部队安心服役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连队生活搞得这么有声有色,在我们师也是出了名的,也让自己更加热爱这个连队。
我在工作中踏实肯干、表现好,入伍才四个月共青团就多次找我谈话,把我定为了发展和培养对象,六个月就入了团。七二年八月当上了连队文书,七四年九月就入了党,七五年元月又评为五好战士,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有丰厚的物质奖励,那时只是奖给了一个64开的小笔记本,还给老家寄了一张喜报就算完事了。尤其是令自己难忘的是七二年的十月,又被选中去安徽接新兵。想想自己在农村当年被压制当兵,到自己在部队也被派去接新兵,这个变化让我很是感慨。
当兵以后,家庭地位马上也发生了变化。七四年五月我第一次回家探亲,父母告诉我,我当兵以后家庭就按军人家庭优待了。门上还挂上了“军人家庭”光荣牌,春节时村里还给免费贴春联,学校还组织小学生到家里给打扫卫生。为了不让军人家庭生活有困难,村里还按照国家有关政策,有时还给我家进行工分补助。我听了以后,心里很是感动。感到自己在部队更应该好好工作,对得起国家的照顾和给予军人的荣誉。
博克图是我当兵服役的地方,在那里我度过了人生中最有意义的八年时光。因为条件艰苦,师党委为了鼓励战士们安心服役,向全师指战员提出了四边思想:
扎根边疆,意志如钢;
热爱边疆,胜过家乡;
建设边疆,贡献力量;
保卫边疆,紧握钢枪;
连队首长让我把这四边思想的大字用白油柒写在了连队营房的墙上。在修理所车间的墙上写上了毛主席的最高指示:
学习军事,准备打仗
四十多年过去,部队虽然已经撤消,但部队营房依然留有营房管理部门进行日常保管和维护。但不知道当年我亲手写下的那些大字是否脱落了没有?那可是那个特殊年代宝贵的历史见证。因家庭原因我不能故地重游,但它却时常出现在我的梦境里,因为,那是我和我的战友们梦牵魂绕的第二故乡。

三 、两次重大事件
在部队我经历了两次比较重大的政治事件。
一次是 一九七一年,我入伍刚刚九个月,九月十三月夜里三点多钟,突然被一阵急促刺耳的哨音把大家从睡梦中惊醒“不要开灯,紧急集合”。无声中只听宿舍里扑通、扑通战士们在黑暗中打背包的的声音。三五分钟后,战士们背上背包,跑步冲出宿舍,排好队,连队首长全副武装训话:“上级命令,所有部队马上进入一级战备!情况表明,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边境线上集结的百万大军,异动异常,很可能对我国发动突然袭击。上级要求立即进入一级战备。现在立即开展工作,将昨天沒有干完的工作,继续接着完成。要保持高度警戒状态,保证部队随时能拉得出”
部队解散以后,全所立刻开始了重新工作。修车的修车,加工零件的又开动了机床。四十多分钟后才宣布继续就寑,但刚躺下半多少时,又一阵紧急集合哨音响起,全体战士被全副武装的拉出去跑了六七路后,天己经大亮了。
从十三日夜里开始,全军所有部队开始了战备管理。所有军用车辆都披上,伪装衣。通知各部队要内紧外松,严格对外保密,以免影响民心,扰乱正常的社会生活秩序。同时要求所有战士清理自己的旅行包,哪些是战时需要带走的,哪些是不必要的东西立即处理掉。连队统一买了白布,每人一小块缝在个人旅行包上,写上自己原籍地址和家中收件人的姓名。一旦战争爆发,你不幸“光荣”了好将你的遗物由部队给你邮寄回老家去。半个月内暂时不许脱衣睡觉,大家想,中苏真的要爆发战争了吗?
大概二十多天以后,真相终于大白。原来是当时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的副主席、国防部长林彪和其夫人叶群及其儿子林立果等人因阴谋抢班夺权发动政变失败,在外逃苏联时飞机坠毀,摔死在了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温都尔汗。
此事件发生后在部队内部采取了先党内,后党外,先干部,后战士的方法,进行逐步公开传达。同时为了国家安全,在事件发生后就立即命令全军部队进入了一级战备。因为当时在部队内部,林彪拉拢培植了一大批死党,这样做也是为了对外防侵略,对内防动乱采取的有效预防性措施。
这件事也确实让我们这些普通战士在思想上、行动上经历了一次严峻考验。明白了参军入伍作为一名军人在国家危难时刻,自己所肩负的使命和责任。
第二次是一九七六年八月未,连队给我二十天假期,让我回河北老家结婚。我二十五日到家,二十八日结婚。九月九日,我正在八里外的舅舅家串亲,下午三点多钟,农村的广播喇叭里突然播出了毛主席逝世的惊人消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全国人民对毛主席有着多深的情感可想而知,听到这个消息,人们都不约而同地流下了眼泪。而我则意识到,明天必须结束假期,尽快归队了
第二天我在胳膊上戴了一块黑布,打好旅行包,立即买了火车票,从石家庄一个偏远的农村乘上火车,经过三天三夜后赶回了博克图部队修理所。归队后得知,连队已给我家发了三封加急催我迅速归队的电报。部队也早已在九月九日毛主席逝世的当天,进入了一级战备。并立即取消了所有军人休假。师所属各部队也进入了自己的战斗阵地。为保证战时能正常开展战损武器装备的修理维护,修理所的四台设备工程车,也开进了山里进行了伪装隐藏。战士们按照战备要求,抌戈待旦,抱枪就眠,不准脱衣睡觉。按照连队编制要求,所属的三个排也分成三个梯队,进行战斗值班,按一级战备要求,进行战时管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正是中美苏关系最为紧张的冷战时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和国际环境中,毛主席作为中国党政军最高统帅,他的逝世对国际、国內的政治关系影响极大。我们常说的内忧外患在此时表现的尤为突出,必须加以重视才行。部队在此时进入一级战备,其意义可想而知。而我刚刚结婚十天便遇到了这样的事,不得不提前结束假期归队,又一次让我体会到了军人的付出和责任。
七八年四月,在服役八年之后我正式退出了现役,集体转业到了大庆石化总厂炼油厂工作。2000年买断工龄后退休。
一晃快五十年过去了,我在部队得到的锻炼成就了自己一生的精神财富。我仍然怀念那个生龙活虎的连队和五湖四海的战友。我们有过哭,有过笑,一锅吃饭,一铺睡觉。战备任务来了,大家互相协作,形成的战斗集体坚不可摧,也让我们养成了集体观念和英雄主义性格。在中苏关系最为紧张的年代里,能有幸守卫祖国的北大门,也是我一生的骄傲!
现在想想自己当兵的过程,虽然经历了很多曲折,比如派性压制,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不恨那些人了。亲不亲,故乡人,美不美,故乡水。毕竞,那是那个时代大环境造成的。村民百姓千年俗成,人人都是老实憨厚的实诚人。他们没多少文化,像文革那种大环境,革命口号来了,谁不想革命呢?我们每个人也不都是被裹挟进去了吗?
我感谢那个时代,感谢我们服役的那个部队和连队以及连队的每一位战友。有了当兵的经历,让我走出了农村,看到了外面多彩的世界,开阔了眼界,增长了阅历。入了团、入了党。从当初怀着一种幼稚的个人私念当兵,认识到当兵后保家卫国的重大使命和责任。重要的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还为保卫祖国贡献了自己一点微薄之力,一生无憾。
2020年10月30日完稿

诗人简介:
吕荣辰,男,汉族,1950年生,中共党员,河北省灵寿县人,现居大庆市龙凤区。1971年入伍,78年转业到大庆石化公司炼油厂工作,2000年买断工龄。
喜好文学,偶尔写一小块文字自我娱乐。八年的军旅生涯,从农村到军营,眼界开阔。在中苏交恶的特殊年代里有幸参军入伍戍边锻炼了自己的意志,成为自己一生的精神财富。
生 活 多 彩
鮮 花 无 限
笑 对 困 境
人 生 豪 迈
往期作品欣赏
吕荣辰原创作品文集

欢迎关注《宁古塔作家网》
顾 问:田永元耕 夫 高万红 许 君
主编团队成员 :朱文光于百成李延民高万红 金美丽 金波总编 :金 波
摄影师 :张立宏
《宁古塔作家》和《宁古塔作家网》是国内线上有广泛影响的文学平台,长期征稿,推荐优秀作家、诗人!是文联和作家协会的重要网络平台。
1、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金波总编)或发在金波的微信里。
总编金波微信号:b13945316144作品+简介+照片+微信号,请在邮件或文稿主题处注明“独家授权宁古塔作家网开通原创”(不同意者,请勿投稿)。谢绝抄袭、一稿多投、违法及侵害他人权益内容,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发表20篇以上的作者,可申请制作个人微刊文集。
2、编辑部有文稿编排、版面设计权利,不负责校阅修改文稿。以上文字为本文作者原创授权刊发。插图来自网络,版权为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我们。
稿费打赏20元以上,(不包括20元)开始给作者发放稿费.赞赏费用的百分之四十作为作者稿费。百分之六十作为平台运转和发展。一周结算一次赞赏,故作品在平台发布后两周发放稿费,后续稿费由于无法统计,所以不发放。
主编金波在这里期待您的佳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