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琦?:悠悠岁月(一)| 宁古塔作家网

(在地院托儿时,一岁)
悠悠岁月(一)
作者 / 寇琦
抗争(A)前面回忆梁梁的故事,常常把持不住,以至于哽咽在候、泪流满面,不得不多次停笔。在国内,我呆过两个城市,上山下乡也是两次,而且是不同的公社,工作单位也换过三次。就连上学,从小学到初中,高中也都呆过两个学校。有时候,想想,也觉得蛮奇怪的。正因为如此,朋友就多一些。所经历的人、事、物也较别人丰富许多。每一个单位,都有一个知己朋友。可四个单位中,三个单位的朋友都已经先后离开了这个世界。还有几个知己的同学也走了。人常说,不如意之事,十之七八。对我来说,人生走到今天,回顾往昔,怎一个如意不如意能解释得了。虽然有的回忆,有甜美、有成功后的喜悦,但大部分的回忆,却是刻骨铭心的伤痛。我知道,如果我都能把那些痛苦的回忆写出来,看到的人,会陪我流泪。但,未完成之先,我自己就已经把持不住,泪流满面了。回忆,会伴随着痛苦,有时,是撕心裂肺的痛苦。当然美好的回忆中,我也会沉浸其中,而感到欢快、得意和自豪。好了,还是说点高兴的吧。
那还是我先生78年去科大上研究生期间发生的事。我先生是10月初走的。当时,刚好碰上市上有名的幼儿园对教师的特殊照顾,我一岁九个月大的女儿九月份就顺利地进入了西安市红色托儿所。这是西安市卫生局所属,而且是全托。周一送,周六下午五点以后接。我当时住在西安地质学院,离托儿所太远,就全赖我父亲和妹妹们接送。而我的儿子九月份就进入地质学院幼儿园,我工作在地质学院后门面对的翠花路小学。每天上班前送儿子到幼儿园,利用空堂时间,为儿子喂奶。下午,五点以后接儿子回家。到他爸爸离开家,去科大时,儿子刚刚五个月。
我先生是在职读研究生,工资由地院发。10月下旬,我去地院领我先生的工资时,发现工资单上的托儿费多扣了5元钱。当时的5元钱,可不是个小数字(我和先生的工资合起来每个月不到100元,每个月除了给先生汇25元生活费以外,还要给父母15元,两个孩子的托儿费合起来要20多元,房、水、电费也要扣掉8元左右,剩下的生活费就很有限了。原本经济就够紧张了。)就问”为什么要多扣5元钱。”回答是”孩子的母亲单位如果有托儿机构,孩子就应该放到母亲单位,如果母亲单位没有托儿机构,放到父亲单位,就不会多扣钱。而你们小学有托儿机构。所以,孩子放到这里,政府就不会付这5元的补贴,你就得自己付。”听到这里,我觉得匪夷所思。到我们学校后,我就询问管事的总务。她告诉我。是这么回事。我就问她,有无具体文件。她帮我找了出来。原来是省民政厅发的文件。我要过了文件。第二天,就拿着文件去了省民政厅。找到负责人,说”你们发的这个文件有问题,孩子是父母共同的孩子,为什么孩子放到母亲单位的托儿机构,就可以享受5元托儿补贴,而放到父亲单位就不能享受这5元托儿补贴。这是不公平的。我住在地院,孩子放地院方便,我完全可以自己选择哪里更合适,不应该自己出这5元的政府补贴。”负责人听了,觉得有道理。就说”你说的还真有道理,我们回头研究一下。给你答复。你先回去吧。”我说”好,我等着你们的答复。”
过了没多久,地院就通知我,不用交额外的五元钱了。原来民政厅的电话打到地院校长办公室,告知,不要多收我的托儿费,并且说,很快就会下正式文件。果然,不几天,正式文件就下发到各个单位。这次胜利,不仅为我自己,也为全省的父母办了一件好事。也让地院的领导见识了我的能力。
12月到了。自我工作以来,全国第一次下发文件,有年终奖的评定。我先生所在的教研室为他评了二等奖,可因为他10月去科大上研究生,学校行政部门就把他的名字取消了。第一次发榜,没有他。我去找主管人交涉,对方非常傲慢地说”你先生上研究生,就不能享受年终奖”。我据理力争。对方毫不讲理。我只有找省高教局。
到高教局,找到主管人,反映情况,没想到,也是一个不讲理的货。我又去到信访办,找负责人,反映情况,这个人很好,给我出主意,”你直接去找刘局长,他这个人很好的”。我说”刘局长在那里呢”他就给我指着二楼的窗户说”他现在就在那个会议室里开会。”谢谢”。
然后我就直奔二楼,找到那个办公室,就敲门。门开了。一看,坐了6,7个人。问我”你找谁”“我找刘局长.”我看到,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向我走来。我向他简单的说了事情。他立刻说”你跟我来。”我随着他,又走到了主管人的办公室。刘局长对那个主管人说”你来给她解决。”然后就走了。
这个主管人,一看,是刘局长领来的人,态度是180度的大转变,立刻给我搬来了椅子,说”你坐,你坐,咱们好好谈,一定给你解决。”我讲了具体情况,他说:”好办,好办,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韩科长。”他真的当着我的面,给韩科长打电话。并令韩科长一定要尊重教研室的决定,要给我先生按二等评。
这样,在科大78年的所有研究生里,唯有我先生一个人拿到了原单位的年终奖。在79年的调整工资中,我先生原来所在的教研室,把我先生也报在升工资的名单里。那次升工资是十几年来的第一次,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比率,竞争非常激烈。地院发榜,第一次没有我先生的名字。我又去找地院的主管调资的负责人。鉴于上次事件,怕我又去找高教局,客气的对我说”你放心,下一榜一定有你先生。”果然,第二、第三榜都有我先生。就这样,在我的力争下,我先生是唯一一个在科大研究生中升了工资的人。但我因为违反了计划生育,失去了79年调升工资的机会。这段回忆挺有趣吧。现在想想,那时候的风气还算比较正,不用送礼,只要在理,据理力争,还是可以得到满意的结果。
而我之所以能一次又一次据理力争,也得益于在”文革”和”上山下乡”中,所经历的磨难和锻炼。在以后的文章中,我会展开我那拼搏、抗争、坎坷、而又丰富多彩的”曾经”。
发了儿子的两张照片,一长是在地院托儿时,一岁。一长是在中国科大小学时,8岁。

诗人简介:
Ruby,中文名:寇琦。出国前,在西北大学教务处工作。92年到加拿大,目前在滑铁卢。在滑铁卢曾经担任滑铁卢地区中文学校的中文老师。13年底注册北美最大的华语网站《文学城》博客,笔名【jiyangwenzi】。14年注册国内360.doc网站博客,笔名枫荷亭。加拿大《社区网》转载过其中一些文章,笔名【岁月有痕】。国内好几个网站转载过我笔名【枫荷亭】的文章。共发表过原创文章180篇章。国内转载的网站有【学网】、【新浪】、【突袭】、【中国科技网】、【经典散文吧】等。
往期作品欣赏
Ruby寇琦: 笑对人生(四首)
Ruby(寇琦): 虞美人·朝花夕拾
Ruby(寇琦) : 墨西哥之旅
Ruby:纪念上山下乡五十年(外二首)

欢迎关注《宁古塔作家网》
顾 问:田永元耕 夫 高万红
主编团队成员 :朱文光于百成李延民高万红 金美丽 金波总编 :金 波
摄影师 :张立宏
《宁古塔作家》和《宁古塔作家网》是国内线上有广泛影响的文学平台,长期征稿,推荐优秀作家、诗人!是文联和作家协会的重要网络平台。
1、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金波总编)或发在金波的微信里。
总编金波微信号:b13945316144作品+简介+照片+微信号,请在邮件或文稿主题处注明“独家授权宁古塔作家网开通原创”(不同意者,请勿投稿)。谢绝抄袭、一稿多投、违法及侵害他人权益内容,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发表20篇以上的作者,可申请制作个人微刊文集。
2、编辑部有文稿编排、版面设计权利,不负责校阅修改文稿。以上文字为本文作者原创授权刊发。插图来自网络,版权为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我们。
稿费打赏20元以上,(不包括20元)开始给作者发放稿费.赞赏费用的百分之四十作为作者稿费。百分之六十作为平台运转和发展。一周结算一次赞赏,故作品在平台发布后两周发放稿费,后续稿费由于无法统计,所以不发放。
主编金波在这里期待您的佳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