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德隆误终身

在奇葩说的第二季里,有一道辩题是“整容能不能让一个人成为人生赢家”,虽然说的是整容,但是这个问题无疑背后是暗合了当今世界一切看脸的价值观,正反双方都能举出非常有力的例子,同意可以的,自然是晒出各种整容后大红大紫的明星,不同意的也许会说要有内涵,有学识等等内在美才能过好人的一生。然而这样的问题总让我想到多年前遇到的一个十分美貌的姐姐,有一次我坐在她的对面,由衷的赞叹她的美貌时,她却摇摇头说,淡淡的说了一句:“如果一个人的命不好,美是没有用的。”,我当时被这句话震到,不明所以,在世人的眼中,一个美貌的人是被上天厚待,命好得不得了的人,无论如何也没资格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的吧。直到后来有一天,我读到了罗密·施奈德的传记。

罗密·施奈德出生在维也纳一个艺术世家,她的祖母是皇家歌剧院的名伶,她的父母也都是当时维也纳很有名气的演员,良好的遗传基因让这个小姑娘天生就貌美如花,招人怜爱。从小受艺术熏陶,继承了父母祖辈的艺术天分,气质美好,艺术领悟力高于其他普通儿童,再加上艺术世家的家族背景,这些让她进入演艺界不费吹灰之力,没有像其他姑娘到处拜山头,找关系去试镜的机会,没有在这个圈子里受过白眼和轻谩。十四岁的时候,在母亲的推荐下,她出演了自己人生的第一部电影,出演《茜茜公主》走红的时候,她才十六岁,全世界都迷恋她的美貌和疯狂,二十一岁时,她和阿兰·德龙相恋,当时的阿兰·德龙二十四岁,两个人都正直各自美貌的最巅峰时刻,这一对世界上最漂亮的年轻人,秒杀了当年的欧洲的各大媒体,虽然大家都担心阿兰·德隆放荡不羁的性格以及两个人出身的悬殊会让他们走不到头儿,但是谁在乎呢,只要看着这一对璧人,就已经让人觉得美不胜收了。
果不其然,出身底层一个破裂家庭的德隆自尊心太强,桀骜不驯,厌烦被人约束,出身优渥中产阶级家庭的罗密则优雅,敏感,缺少安全感,他们都太年轻,又都太骄傲了,虽然真诚相爱,但是依然根本无法各自带着自己原生家庭造成的性格上的缺陷去处理好相处中的种种问题。这段六年的爱情,最终以阿兰·德隆的一张字条结束,他说他要跟别的女人去度假,收拾了东西就走了。在他走后的日子里,直到罗密逝世时,即便是她结了两次婚,有了一对子女,成为了一个母亲,她都终身都没有走出这个阴影。很多人会说是阿兰·德龙造成的这样的结果,但其实罗密的厄运,从她七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那时候她的父母的婚姻已经岌岌可危,她被送往教会寄宿学校,母亲虽然很爱她,但是由于一年到头在拍电影,因此每年也只能来看她三次,父亲对他很冷漠,甚至连信都不肯回复他,我想这可能是因为罗密长得像极了她的母亲的缘故,她的父亲把对她母亲的恨也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后来她遇到阿兰·德龙,便不顾一切的和他私奔到法国,这固然是有年轻人为爱奋不顾身的一面,另一方面,却也是为了逃避她身边那些如狼似虎的大人们,母亲想控制她和她的钱,继父则不仅觊觎她的钱,还觊觎她的美貌,甚至明确对她提出性要求。在离开阿兰之后,她曾经结过两次婚,都已失败告终,最后一次婚姻是嫁给完全不能匹配与自己的秘书,然而这样降低条件,只求有个男人好好对待自己,能够平静生活的愿望还是没能实现。在给友人的信件中,罗密说,阿兰·德隆是唯一爱她,不贪图她钱财的人。
说到情路坎坷,事业不振,其实这还只是普通的运气不好,人若坚强,也不是完全不能挺过去。但是命运显然并不打算善罢甘休,它在罗密42岁的时候,又给了最后致命的一击,夺走了她最爱的儿子的生命,且不是病逝,哪怕是车祸去世的,而是好好儿的忘记了带家门钥匙去爬铁门,掉下来被篱笆扎死的。哪个母亲能够承受这样的消息呢,罗密被命运彻底击垮,靠烟酒和药物勉强支撑了十年,经常到儿子墓前呆坐哭泣,最后在她五十三岁时精疲力尽的死去。

经常有姑娘写信给我,为自己不够美貌而忧心,其实换个角度看人生,一个人的日子过得好还是不好,和她是否拥有绝世容颜并没有根本的关系。有句话说的好,幸福的人总是默默无闻的,我猜如果罗密·施奈德可以选择,也许她更想用她的绝世容颜,换取一份岁月静好的人生吧。
他老的时候接受一家法国杂志的采访,给杂志照了这样的一张照片,身后衣架上挂着的是他一直珍藏的,她在当年曾一起出演的电影中穿过的裙子……人们都认为他心里没有她,其实怎么可能呢,在一起六年的时光,他从二十四岁到三十岁,那不仅仅是她的青春,也是他的青春……
一切的一切,最后不过是那一句,人生若只是初相见
注:本文原载于《女友》校园版的个人专栏。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新书上架 广而告之

个人简介水木丁,生活中人,文字中人,复杂到一言难尽,简单到不值一提。出版作品有:《只愿你曾被这世界温柔相待》《我们心中的怕和爱》《所有年轻人都将在黎明前死去》《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长按关注微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