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人永远少一支口红?

自从有了智能手机,睡眠开始严重不足。常常忘记洗脸就冲出家门,一边开车,一边拿湿纸巾抹脸,擦去眼角昨夜的分泌物,再擦淡乌青的眼圈。
当然,这是男人一天的打开方式。
身为女人,那要精致得多。哪怕清晨五点醒来,待到收拾打扮齐整,一看也快迟到了。
越是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女人,耗费在护肤、化妆、服装、鞋子搭配的时间越长。而我,只算中等,但凡出门,涂了护肤霜后,一支口红打底,霎时光鲜出门。
身为女人,少有不用口红的,可是真正知道哪个颜色、哪个色系适合自己的,并不多。
多数人都是凭着一腔热爱,一时冲动,或者被导购、同去的朋友的一声鼓励赞美就掏了钱包,转头发现不合适,又没得退,送人也不合适,只能偶尔用一下,证明自己没有胡乱消费。
我用口红的年头已久,久到几乎与我的年龄差不多。

还不是六岁,看到妈妈用一盒一元硬币大小的冷香口红,色彩浓烈得比鲜血还要艳,比秋色还要深。趁妈妈外出,马上翻出来,对镜乱抹,嘴唇、脸颊、额头,把自己化得像一个吊死鬼,然而内心的喜悦是无边无际的,仿佛已经是个大人,不再被限制,被约束。
谁知抹上去容易,洗下来难,哪怕我用了肥皂,沾湿了毛巾使劲地擦,那艳丽的红光尤在,妈妈到家看到的是满面通红,脸上深浅不一、红痕遍布的我。
妈妈一惊,以为我受了伤,等凑近来才发现,脸上还带着口红的甜香,她又是气又是笑,到底烧了一壶温水帮我温柔地洗干净,我又是那个整洁清秀的小姑娘。
年少时我偏瘦,尤其是五岁陪奶奶去了一次老家探亲,一直瘦到了青春期,一夜之间又成了一个丰满的小胖子。虽然自卑于又矮又黑又胖,爱美之心犹在,热爱口红的习惯不改。
如果问一个女人,如何快速改变气色,让人显得有精神,那答案肯定是口红。
古人聪慧,一早认识到口红的重要性,红唇自古就是女性美的象征。才子骚客一见到“一点朱唇”,身子骨就软下来,脑海间涌现无数想象。多少诗词歌赋皆因这红唇而生?
多少年轻女孩子走上工作岗位,拿到的第一份工资,会奖励自己一支口红?

反正我参加工作以后,最高峰时曾拥有12支口红,意犹未尽,却不好意思再下手。我以为自己太过奢华,不好意思再买,哪怕遇到极合适极惊艳的色彩,也不肯再掏银子。
没想到一次聊天时才知道,我那很少化妆,几乎也不太用口红,哪怕用也是用看不出她涂了口红的女友竟有上百支口红,就连我那最不走眼的本地同事也有七十多支口红,好多并未开封,只为了拥有。闲暇时一支一支地旋开来展示,看一看,或者在手臂内侧抹一道艳痕,就很满足,胜过涂在唇上走过春夏秋冬。

这时我才明白,很多人与物,并不一定是因为他有用,更大的价值是希望他在。
只要他在,哪怕无用,心里也安,以为自己是个富翁,拥有着自己曾经奢求的幸福。
就像无数女人热爱的包包,谁能同时用两个呢?可对包包的追求从不止步。不是因为它有用,只是因为想拥有。
突然想起自己总说喜欢读书,一买再买,尤其是每年年底,总大批量地购买当年获得好评的书,而真正打开细细翻阅的,并不多。
口红就像书,大家只想拥有,未必想用,只希望别人提起的时候,想到它妥妥地在自己手里,哪怕没人知道,心底也是暗暗地欢喜。
女人永远少一支口红,因为她们对自己不满足,期冀着变得更美更好的自己。
买吧,就像没有买过一样!
反正不买,你的钱省下来,也没啥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