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政府准备卖掉体育馆

题图为镇江市体育馆
江苏是全国第二经济大省,省内强市林立。镇江置身其中,地位却很尴尬。这个城市离南京最近,是南京都市圈的一环。镇江人均GDP居全省前五,生活水平向南京看齐。但是由于面积和人口总量太小,镇江的经济总量连盐城、徐州都比不上。在「大内斗省」,镇江的存在感一直很弱,一有风吹草动,反应很激烈。就在最近,镇江被猛烈看衰、唱衰。先是有刷屏文章说,长三角将溃于镇江;此外,镇江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交易系统,最近挂出两幅「体育场馆用地」。当地传出,镇江体育馆将被政府卖出。这个体育馆紧邻着市政府,2013年才建成使用,很多明星开演唱会都选这里,南京人也常来消费。一个竞争力排名全国前50的城市,政府居然穷到卖自己的「核心资产」。最近几年,镇江发生了什么呢?先说唱衰镇江经济的那篇文章吧。2018年镇江GDP增速3%,增幅同比下降1.3%。经济放缓的同时,是财政收入减少、支出扩大,收支差值负数达几百亿元。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作者认为,房地产泡沫导致。房价上涨提高企业成本,吞噬居民消费力,让经济陷入困境。结论显然站不住脚。2016年镇江市中心房价约7000元/平米,2018年高峰时涨万,现在回落到不足9000元的水平。最近一波上涨,镇江房价的涨幅并不算大。全国排名前50名的城市,中心房价还不足万元,说房价「有泡沫」,还拖累了经济,不是很荒唐呢?房价是经济发展的气象,而非原因。近几年,镇江房价随行就市,有过一波上涨,总体还算平稳。经济增速下滑,政府债务大增,要从其他方面找原因。首要的问题,应该看大环境。镇江离南京车程约1小时。这种距离的「虹吸效应」特别明显。镇江境内两所著名高校,江苏大学和江苏科技大学,毕业生留本地比例不足10%,其他高校毕业生也只有20%。镇江年轻人多往南京、苏州和上海跑。镇江人口本来就少,2010年户籍人口270.70万人,七年后只增长到270.9万人,平均每年增加几百人。低生育率同时,人口在外流。「强者恒强」的时代,小镇市人口将持续外流。一旦镇江经济出现落后,这种趋势会更明显。这几年,大的经济环境对镇江很不利。镇江有许多消费制造企业。经济不景气,这类企业承受着很大压力。全国加强环保整顿,中小企业受影响最大。企业停工整顿,收缩产能,环保成本增加,这限制了当地企业竞争力。2018年,镇江的公共财政收入剧烈下降。2017年是738亿,2018年下降至487亿,降幅达34%。惊人数字的背后有多方面原因。企业经营状况变差,政府税收减少;房地产调控,房地产不景气。2018年镇江的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分别下降27.3%和15.5%。如此情形,政府卖地显然卖不出高价,政府来自房地产的收入也下滑得最为明显。一方面是经济不景气,另一方面,镇江财政开支还在扩大。「三驾马车」是政府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方式。既然出口和消费遇到困难,政府就加大投资。做法很简单,政府抵押土地,向银行借款,政府背负债务,用公共建设拉动经济。这些资金主要用于城市改造,包括道路建设、市场改造、环境整治、棚户区改造,场馆建设,等等。政府融资大多通过融资平台,「城投公司」负债,自然成了政府「隐性债务」。过去多年,地方政府普遍用这种方法融资。政府将最有价值的土地抵押,获取资金,用于城市建设;再通过卖地和财政收入还贷款。政府像公司一样投资运作,改善城市面貌。这套做法很常规,但只在房地产高速发展,经济持续增长,才能持续进行。一旦房价不涨,财政收入减少,地方债问题就会暴露出来。如果说道路建设还有助于经济增长,一些楼堂馆所的建设,纯粹是市民福利,财政负担。地方政府投资,很多时候缺乏效率;投资出去,收不回利润,利息还照算,地方债就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一旦到某个临界点,问题出现了。镇江的经济算是好的,如果是贫穷落后的城市,地方政府盖一座漂亮体育馆,都足以花掉大半年财政收入。镇江的地方债问题,一直很受关注。2018年,国家试点化解地方隐性债务方案时,镇江是首批申报城市。最初方案是,国开行提供长期的专项低息贷款,以贷还贷,帮镇江化解债务危机。这个方法后来没了下文。有地方债问题的城市,可不只镇江一个,每个城市都这样救,国开行没那么多钱。同时,这种做法不利于控制债务,地方隐性债务还会继续膨胀下去。只有一种解决方法,也是很多镇江人痛心的方法:政府卖资产——比如当地最漂亮的体育馆。体育场馆自建成后,经常免费或低价为市民服务。这些都是市民福利,还债肯定要减福利。一些市民有抱怨,可是不要忘了,少数人享受的福利,最终是由全民买单,从道理上说就不公平。苦日子来临,没那么多福可享,把体育馆卖给私营企业,政府能获得一笔收入用于填债。与此同时,私营企业会更专业,更尽心地运营,这有利于提高资源使用效率。政府资产显然不只一两个体育馆。财政充裕时,楼堂馆所和公园景点会多建;经济困难时期,可以适当出售。道路和其他基础设施没办法整体出售,可以转让股权和运营权。此外,政府可以增加土地出让,一方面获取土地收入,另一方面降低地价成本,利于企业经营发展——当然,地方政府出让土地受到政策约束。无论怎样,政府「可卖资产」有不少,解决债务的关键是方向,实际操作起来,需要的是决心。地方政府出售资产,难免有阵痛,长期看是好事。低效闲置的资产将转入民间,能提高效率,促进经济发展;政府既解决债务问题,还能放下许多资产包袱。1990年代的国企和事业单位改革时,这种事情就出现一次。而「借新债还旧债」的模式,只不过是短痛变长痛,让危机后延。镇江当下要解决的问题很多:改善营商环境,让企业恢复活力;不再限制房地产发展,让「百业之王」带动经济发展。政府切实减支减债,约束财政纪律。卖掉体育馆,只是第一步,也是正确的一步,希望镇江走得更远。能采取果断的改革措施,本身就意味着希望。最近文章
日韩贸易冲突的来龙去脉
英国奇葩首相?没有那么简单
转发朋友圈
或者点在看↓↓ 表示支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