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了罗振宇的跨年演讲,我想起了张爱玲

大家加我个星标吧,这样就不会错过文章了。点击上方的“水木丁”→点击右上角“…”→点击“设为星标”
01前两天罗振宇的跨年演讲,被微博吐槽他的转发刷了屏,点进去简单看了下,主要是反对罗振宇宣传的碎片化学习的方式,还看到很决绝的题目,说关注罗振宇的人请取关我,丢不起那人。其实每个人宣传自己的理念,也无可厚非。不过针对这些年碎片化学习特别流行这个事,我从罗振宇的演讲,想起张爱玲。当年张爱玲在美国的时候,曾经给夏志清写信,提到自己最近对战舰波将金号的案子很感兴趣。就去找书来看,结果一本本把图书馆能借到的书都看了,还顺藤摸瓜的看了前因后果许多书。张爱玲看这些书,也不是要干什么,她也干不了什么,当时她收入微薄,生活窘迫,学历也不足以在大学做文化研究或者写论著。她就纯粹是因为感兴趣,随便看看。02
当时看到这一小段非常感慨的有两点,一是你要说什么是贵族,这就是贵族,没落的贵族子弟,也不是个个都跑去吃喝嫖赌,抽大烟遛鸟了。也有人这么看看闲书度日的。就算是没落了,她人生里也还会干些不急功近利,纯粹是因为喜欢干的事儿。第二点就是,张爱玲其实是个好学之人,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她读的都是无用之书,研究的是一件换不来钱,与自己无关的事,但她其实是在深入研究一件事情发生的始末因果。这些桩桩件件的细微末节之间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就构成了万事万物的发生。所谓智慧,其实不过就是一个人看到一件事的时候,不会孤立的只看到这件事,她有能力洞察其因果,也就有能力预测一些未来。像张爱玲的这种看似漫不经心的闲情,其实正是她对事情的因果和人性的深度探索。她毕竟是小说家嘛。而这样主动的去深度学习,对一个人的增长智慧是非常有益的。一个人,曾经深入了解过一件事,很多事就自然可以深入了,正所谓一通百通。因为他们可以把事情联系起来思考。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不急功近利,才能够心平气和的以旁观者的角度看透事情的本质吧。03
大概前年的时候,我在网上给大家讲过一次荣格。开始的时候想得很简单。几页纸的论文而已嘛。等讲起来,不得了,快把我累得半死。因为发现知识点其实是很好讲的,但像荣格这样的大师,最迷人的地方不是知识点,是他推导出这个结论的方法,他思索问题的这个过程。一个人,绝不是提出一个结论就可以当大师的。大师的牛逼之处,是他们敢于一二三四……一步一步没含糊的推导出,自己为什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他把所有都摊开在你面前,欢迎你检查,质疑。有本事你来推翻我。换句话说,如果罗振宇们所提倡的那种,现在流行的碎片化知识点的讲法,任何大师的结论,半个小时都能讲完。真理总是简单的嘛。但你懂得的,也真的就是知识点而已。啊不!都不能叫懂得,应该叫知道。那些知识点掌握很多的人,饭桌上讲讲,是很能唬得住人的。04
大师的思想宝藏,很多人无法从中学到的,不是他的结论,而是他的思考方式。他的过程。结果荣格这几页纸,我讲了整整八个小时。我讲的HIGH,大家听得也High,托荣格他老人家的福,他的那种思想的魅力,令人目眩神迷。(顺便打个小广告,今年我的这个讲稿会出书。)所以,学习到底是什么?你是想得到知识?还是得到智慧?你是碎片化的学习,还是深度学习?你是想别人嚼碎了喂到你嘴里?还是自己去主动去寻找,探索?学习和学习有着很大的不同,我想这就是罗振宇的方式和张爱玲的方式的区别。当然,还是那句话,人各有志,无可厚非。我自己是张爱玲这种,我写下这段文字,也只是想厘清一些概念,解释清楚一些误解。知识和智慧不是一个概念。智慧永远是没有办法通过碎片化学习去速成的。请大家帮我点个“在看”吧,谢谢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