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民与恶吏

大家加我个星标吧,这样就不会错过文章了。点击上方的“水木丁”→点击右上角“…”→点击“设为星标”
01肺炎爆发到现在,每天还坚持着刷微博看新闻,除了一些政策上的大事,肺炎病人求助信息,前线医护人员物资紧缺等等,看得最多的就是各地严格封闭管理以来,各种传到网上的小视频。许多地方非常严格,执行的基层人员出现打砸情况,打死狗的,埋死猫的,砸了人家麻将机的,砸了人家菜摊的……通常大家都会指责这种粗暴执法。但另一方面,也看到不少不配合管理的,聚众在饭店吃饭的,拒绝戴口罩要进超市,进地铁的,拒绝隔离的,在医院地上吐口水的,不顾隔离承诺自己偷跑的,还有派人看着都看不住,上演《肖申克的救赎》,在隔离仓挖了个洞逃跑的。大家又都说,这种人就该强制执行,派警察去抓住关起来。02
这样的视频,总让我感受复杂,一言难尽,一会儿看一条觉得中国老百姓太软弱可欺了,一会儿觉得中国人素质怎么这么差。于是想起前几年在台湾旅行时候的一些见闻。那次旅行是我和我的一个朋友一起自由行,基本上是完美避开了许多大陆旅行团的行程路线。不过像台北故宫博物院,士林官邸这种地方是避不开的。也是在这样的地方,我遇到了不少大陆旅行团,发现一个现象,就是台北当地的导游,对大陆的旅行团都是超凶的。说话基本是靠吼的,像训小孩子一样的训旅行团的团员。如果同样是在大陆,我可能也没那么敏感,只不过已经在台湾荡了几日,听到台湾人说话都是非常和声细语的那个腔调,突然之间听到了熟悉的语气,从台湾人的嘴里冒出来,非常的神奇。我把我这个感受和我朋友讲,她说,之前她公司曾经组织过来台湾旅行的时候,有一次她和台湾的地陪导游聊天,那个地陪就跟她讲,大陆人就是要靠吼的,他们也是跟大陆的旅行团同行学的。但是大陆人其实是非常听话的。让几点回来集合,就几点回来集合,生怕把自己丢下了。当然,必须吼他们,训他们才会听。而最难带的其实是日本团。说话都很和气的,但队伍解散了,撒出去就回不来,告诉集合的时间,总要等半天。03
但是中国人也有他们的方式方法,就是你一眼看不到的地方,就能搞出什么花样来,比如不让给文物照相啊,不能摸的东西啊,不能踩踏的草坪啊……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看展览,我拿出租赁的导览机来听,就被一个台湾的导游暴吼。因为我是大陆人,又拿着一个闪着屏幕的东西,就觉得我是拿手机在拍照。话说回来在网上看的这些视频,其实我一直在想,中国人生活在集体主义的思想教育下,是习惯了被管理,但被管理得太严格了,老百姓总是会用另外的一种方式去自行解决。所以就特别善于钻管理者的空子。这是一种又狡猾又天真的秉性,你很难用单纯的好与坏,错与对去概论中国人。既成熟世故,又非常巨婴。既善变,又难以改变。这样造成的一个循坏差不多是,管的人管得太严格,被管理者表面上听话,背地里瞎鼓捣,滑不溜手的钻空子。然后管理就更加严格。04
相信粗暴的撒泼打滚能获得被管理的豁免权,然后被更粗暴的执法。这因因果果的无限循环,就搞了这么多年。然后这次看各地方政府的种种行为,尤其是武汉的,给我感觉也是这样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关系,也很像是这样,给个死命令强制执行,必须用凶的,吼的,看上去很乖,但是小动作也多,其实泥鳅一样滑不溜手。你说这是好还是不好呢?反正中国人是很能活着就是了,像泥鳅一样滑不溜手,但真的很知道怎么让自己活下去,有时候我也想,没准就是这个不顾一切的让自己活下去的劲儿,让中国人走到今天吧。05
指责刁民或者指责恶吏都很容易,但他们在这些标签下,又都只是些普通人,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我看了这么多天,你说中国人该怎么管呢?到底怎么办呢?坦白的讲,我也是没办法,不仅没办法,作为一个中国人,读了那么多书,长到这个岁数,就连我自己现在都有了迫不得已的时候,只能做刁民的觉悟。大家也都是没办法呀。要是从理论上说,谁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谁没念过几本书呢,但一碰到现实的状况,比如真给你个村子让你管,或者碰到粗暴执法,就又觉得特无奈了……这篇文章写到这里,我是什么结论也给不出,也没什么实质性的献计献策的东西,就当大家闲聊吧。就当大家生在中国,长在中国的一个交流体会好了。评论里写下感想交流,右下角点“在看”支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