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1800名女孩走出大山,她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却被骂了12年…

你知道吗?在大山里建一所女子学校,从筹划到建成需要五年,实现一本上线率达40.67%需要八年,让1800名山区女孩走出大山需要十二年,但毁掉把一生奉献给这所学校的校长,只需要一分钟,一句话。清晨5点50分,全体学生起床。5分钟洗漱,10分钟吃饭,然后快速回到教室。一直到晚上的12点20分,回宿舍熄灯睡觉。这是云南丽江华坪女子中学生的一天。学生每天的任务,就是机械性地看书与刷题。没有所谓的快乐教育,没有优质的学习环境,生活如战场,步伐如逃命。华坪女子高级中学,是全国第一所全免费的公办女子中学,生源都是县里贫困山区的女孩。前不久的高考放榜,这所学校的159名学生中,有150名达到本科分数线。其中有17人分数超过600,一本线以上的共70人。贫困、山区、女孩与一本,这几个关键词,不出意外的让学校上了热搜。在评论区中,网友毫不吝啬对女孩的夸奖,而另一边,是对比鲜明的,对校长张桂梅毫不掩饰的批判。他们说如此严格的时间作息表,不利于学生的成长,传统的填鸭式教育,会让学生高分低能,更有甚者,直接上升到了人身攻击,骂她“圣母婊”、“真正的女权主义”…这种骂声已经持续了12年。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张校长在采访中坚定回应:“读书对有的人重不重要,100%重要可能也不一定,但是对我们这群孩子是100%的重要。我们真的是填鸭式教育,(但是)你不这么做,你是把她救不出来的。”那些在别人看来传统甚至愚蠢的办法,是女孩们走出大山最快捷的方法。对于她们来说——我们只有这个办法了。“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我们必须承认,有些人天生就站在高处。但更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不仅在于你出生时得到什么,还在于你一生走完能够得到什么。12年的时间里,张校长为了改变山区孩子的命运,将1800名女孩送入了大学。没有人知道一路走来,张桂梅为了让女孩们重拾尊严,做了多少疯狂的事。17岁那年,张桂梅与丈夫来到云南任教。那时她以为自己的后半生,都会献给大理白族自治州喜洲镇第一中学。哪曾想,丈夫会患胃癌意外去世。1996年,她逃离了那个触景伤情的地方,来到了丽江华坪县民族中学。可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子宫内长了一个快五斤重的肌瘤。那一刻,她的心里满是悲哀。以她目前的经济状况,应该活不长了。可是没有想到,县长得知她的情况后,号召了全县的人给她捐钱治病。最让人感动的,莫过于妇女们把兜里仅有的五块路费拿了出来。一句“别怕,再穷,我们都会救活你”,让张桂梅记了好多年。她想,我必须得为这个县城做点事。这件事,就是斩断贫困和愚昧的传递。在民族中学的时候,张桂梅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华坪县的高中班级里不仅女生少,还有很多女孩子读着读着就消失了……为了找出背后的真相,张桂梅亲自走进了大山。在那里,她看到了高三的女孩被留在家中干活,小学和初二的儿子被送到县城补习。她愤怒地质问母亲:“你脑子有病吗?”得到的却是一句轻飘飘的回应:“他是儿子啊。”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尤其是几千年前留下来的重男轻女思想。2002年,张桂梅决定,她要办一所全部免费,只收女孩的高中。她坚信,女孩受教育,可以改变三代人。可是建一所学校谈何容易。华坪县本就不富裕,即使到2019年,GDP也只排全云南第78名。更别提2002年。一开始,张桂梅拿着自己的奖状四处募捐。可是没有人相信她,还被别人骂“骗子”。后来,她像乞丐一样四处乞讨,哪怕拿到两块钱也十分感激。有一次她到昆明一家企业募捐,话刚讲到一半,对方就下了逐客令,她还想争取的时候,一条狼狗被放出来,对着她的腿狠狠咬了一口……五年的时间,她只筹到了一万块。她也想过放弃,但那些辍学的女孩子怎么办?她可以等,那些女孩子的未来等不起。康德说:“如果竭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仍然还是一无所得,所剩下的只是善良一直,它诚如沉睡的宝石一样,自身就发射着耀目的光芒,自身之内就具有价值。”就在张桂梅准备放弃的时候,上天突然为她打开了一扇窗。2007年,张桂梅当选了党的十七大代表,获得了前往北京参加大会的机会。在会上,穿着朴素的她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后来,一篇题为《我有一个梦想》的报道,张桂梅的感人故事被全国人知晓。四面八方的善意纷至沓来,资金与物质的支持,让张桂梅的梦想实现了。2008年8月,华坪女子高级中学成立。沉沉黑夜,迎来了黎明前的第一抹光亮。张桂梅以为所有尘埃都已落定,殊不知一切才刚刚开始。学校的第一批学生,是100名来自山区的女孩子。她们学习基础很差,有的甚至得从小学知识教起。这离张桂梅设定的二本目标非常遥远。知识可以慢慢传输,但观念却难以撬动。不到一学期,6个女孩的父母不让她们来了。张桂梅天天去家访,只为说服女孩父母让她们回学校。再后来,老师也坚持不下去了。16名教职员工,9名提出离职。张桂梅意识到,不能坐以待毙了。她带头在学校搞起了“军备竞赛”,严格规定学生的时间,包括作息时间和走路、吃饭时间,期间禁止交头接耳。学生统一穿红色校服,统一剪短发。一周只休息半天,教室、寝室都是学习的场所,开灯、熄灯都不能停止。老师们也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作战”。男老师结婚只请半天假,女老师做完肿瘤手术能下床就回来。尽管被学生暗地里起外号,但逐渐攀升的成绩告诉她们:一切值得。再后来,奇迹诞生了。2011年首届毕业学生94人,本科上线69人;2019年118名毕业生,一本上线率达到40.67%,本科上线率82.37%,排名丽江市第一;2020年,159名毕业生,一本上线率44.02%,本科上线率94.33%。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奇迹,那只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张桂梅这一生,少年丧母,中年丧夫,一生无子。因为长期的操劳,她的健康已经岌岌可危。在最新的热搜里,她被检查出了17种疾病,包括4种肿瘤。所有人都关心她的身体,她却只关心学生的成绩。她说她还有着更大的梦想,希望自己的学生都能上一本,能考上清华北大,能进入最好的学校。如果可以,她想活到明年。在节目采访里,记者问张校长:“你这个学校,是专门给贫困地区的女孩子上的高中,对吗?”张校长说:“我们不提贫困两个字,我们就叫大山里的女孩儿。因为我觉得,贫困对女孩子来说,也是一种隐私。”我不是爱哭的人,却泪流满面。感激有那么一个人,给予了女孩子最柔软的善意与最坚强的保护。而如今,该是我们保护她了。相逢恨晚,『星标』长情我们应该记住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