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虎子|朋友李战民

朋友李战民
文|周虎子
当年我在西安东郊某开发区里打工,老李是管委会的党政办主任,常来公司安排事情,从此便认识老李了。之后我俩都离开了那里,但仍然联系着,且比先前更加密切,多年来成了好朋友。
老李比我年龄稍大,虽是工科出身,又在国企里负责过宣传,从开发区管委会跨出后便正式成了体制外的自由人。这些年里,硬是凭着丰富的企划经验和勤奋,更是仗着耿直的性子和热情积累了人气,在传媒界做的风生水起。说老李做传媒,先从DM杂志再到企划方案加执行。
近年西安周边的乡村旅游项目,从方案到实施的过程中都有老李的智慧,且将方案都写到了甘肃宁县(义渠古国)。仅围绕乡村旅游的书已正式出版了几部,我也被他邀请几次成为写手。老李的理念是有了项目,邀朋友一起做。于是在老李多次召集的选题会,任务分解会和采风活动中,还结识了更多爱好写作的朋友。这些人虽没在文化界新闻界,但有硬东西存世,在社会上很有影响。
久之老李的角色演变成召集人,一呼百应,这些人有经济专家、教授、企业家、学者、作家等。我发现老李这人很有特点,用人之长而容人之短。他说人都有很多毛病和别人不解的习惯,但我只看人的长项,这样朋友才能处久。也是,就这宽容包容的风格,便很吸引人。和老李及他的朋友们在一起,真正的无拘无束,不分什么位尊位卑,官大权小钱多钱少等。
老李总说,你再官大再款大与我何干,我是打工的,只看友情,只管把事干出来。其实老李对朋友之情看的还是很重的,逢年过节都是要表述心意的。他所在的媒体置换的糕点茶叶等届时送到的。这么坚持着不忘友情已多年了。
老李做人厚道,合作过的客商、朋友,他会记在心上,不会因为用不着了就顺势忘了。与老李相处时间长了,来往也多,我发现他乐在吃累、吃亏,有些方案策划费了力气是帮别人白劳动的,加班加点赶写几万字的方案等。但老李说,一是自己爱写,二是自己的劳动付出别人是会知道的,来日方长。故他总是乐于给人帮忙,没银子的活也多,老李都应下来去干。从不计较得失,对于一个打工者,确实是难能可贵的。
老李这人从不报怨别人,也不跟自己较劲。与人打交道,向来都是不卑不亢,业务中总认为是互利互惠的,我用劳动成果去换酬劳,并非谁求于谁。遇事别人帮了谢人,别人没帮则以为缘份交情未到或别人力不从心等,也感谢人。老李的心态一直平和,虽然有时为赶某个策划方案而昼夜苦干,但过后则会自己调整状态或随心翻阅些杂书或进山换个环境等。能这么自在的活在当下,实乃一种大智慧。
老李名战民,长安区人。老家的村子在城镇化进程中面临搬迁,这里有他的乡愁。老母去世后,老李发动家族人以缅怀母亲述写家风为主题,结集一部大书。在这本书中,有老李的亲情,乡情。许多人读后都说感人心旌。
每次与老李见面交谈之后,都很愉悦。在老李这般宽厚的人面前,生活中的诸多烦恼和纠纷都是茶壶里的风波和不上书的一地鸡毛。滚滚红尘中,有老李这位儒雅之士,总让我感到纯真的友情的可贵。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
朋友老李,让我在喧嚣的都市中觅到时了一片久违的宁静和温馨。这正是当下这个社会所缺少的一种精神长相。
作者简介
周虎子男,1963年1月出生于陕西省乾县;1983年7月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工学士;1983年7月——1996年3月西安843厂企业管理处,经济师;陕西广播电视报 主任编辑(副高);现为中国散文学会、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文图来源于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