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梅:清欢

清 欢 文/张宝梅
今年端午,我和先生陪婆婆过节。记得那天午饭后,天气有些阴霾,婆婆一边嘱咐先生早点去休息,一边着急收拾碗筷,跟我抢着刷锅。86岁的婆婆,面容清矍,身形偏瘦,是要强了一辈子的农村老太太。我俩在厨房收拾期间,婆婆跟我说:今天心里又沉甸甸的。我知道今天过节她又在想念公公了。我问她:怎么沉甸甸的了,身体不舒服吗?婆婆低着头没有回答我,似乎自言自语地说:今天你爹走一年零四个月了。看着满头白发的老人,还有那深陷的眼窝里隐隐的泪光。我一瞬间懂了白乐天的那两句诗: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公公是去年阴历二月初三离世,享年91岁。到今年端午应该是一年零三个月,婆婆却说是一年零四个月,忽然想起今年有个闰四月。婆婆耳背,很多时候跟她交流都会有点障碍,所以,一些事情难免稀里糊涂的,可记公公离开的日子却是如此的清楚呢。
前不久在网上看到这则消息:画过《平如美棠》的老先生走了。2013年,一本叫做《平如美棠》的书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该书的作者饶平如一生经历坎坷,他参加过抗战,又参加过内战,后来做过编辑、美编,在《大众医学》杂志工作。在老伴美棠去世后,饶平如每天笔耕不辍,手绘了18本画册,记述了他与美棠从初识到相处的近六十年时光,取名为《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平如美棠的故事并非是多么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是这世间众多平凡姻缘的一桩。一如我公婆二人,他俩相伴的岁月要比平如和美棠还要久一些,到去年公公去世有65年之久。虽然婆婆无法用平如那样的方式表达想念,可数着老伴离开的日子,清晰记在心里就是她自己的一种表达吧。
世间那些如常清欢的日子,那些平淡真实的感情一旦交付给时间,有了岁月的味道都会变得厚重和珍贵。无论是年少的香梦沉酣,还是年老的执着怀念,流失和消逝是最终的归宿,唯有想念永留心中。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吟诵纳兰的这首《浣溪沙》直指人心悲凉处的是这句“当时只道是寻常”。是啊,多少昨日的平凡相伴,今天已经成为不可重拾的浪漫。今天烟火人家的一日三餐,都可能是日后亲人间回忆的盛宴。
昨晚,我又梦到了母亲。她还如生前一样劳碌喊背疼,我伸进手给母亲做按摩,那么真切地抚摸到她的肌肤,母亲的脊背好瘦好瘦啊。醒来后怅然很久,之后才慢慢再次确定她真的不在了。“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母亲已经离开那么久了,我以为自己把思念放在心里,轻易不去碰触,她就默然待在那里。其实,思念从未离开。
只是有时真的很害怕,时间的无情会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我们,“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的悲伤真的太疼。
我常想生命的珍贵除了有限,可能还在于未知和无常吧。太宰治说:人生无常如水流。我们常说: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到来。多少我们曾经坚信不变的事情,却在猝不及防中赫然改变;多少我们曾经以为的来日方长,却没想到有些人会提前离场。
7月7日12时30分,贵州安顺,一辆满载着乘客的公交车在行驶到虹山湖大坝中段时,突然左转加速冲破石护栏坠入湖中。
那一趟公交车,经过多所学校,有不少乘客是学生,其中就有刚上午参加了一门高考的考生。一名学生被救出来之后,紧紧攥着书包,她说下午还有考试。而更令人心痛的是,已经确认遇难的学生,还有5人。他们都和其他参加高考的孩子一样,带着父母的嘱托与祝福,带着自己十几年苦读的梦想和对明天的憧憬,走出家门与亲人挥手说再见,可谁知道这一转身却成了永远。
这世间如此的意外和无常一直都在发生,从未间断。比如今年这场已经绵延半年之久,几乎席卷了全世界的疫情。它无情地夺去多少人的生命,改变了多少国家原有的格局,打破了多少家庭的安宁,调整了多少孩子学习的节奏和规律,这场疫情带来的灾难和损失目前还无法完全计算,而且无奈的是这一切依然在继续。
2020年给我们上了一堂毕生难忘的无常课程,我们每一个灾难的幸存者,都需要重新思考我们的生命态度和人生活法,思考该怎样看待和面对无常。雪小禅在她的一篇文章中说:有时候怎样过一天,就是怎样过一生。敬重日常和生活,是对光阴最好的交代。孤独地在各自的美好里任岁月悠往,心中风景已然看透。将上苍赠予的定数时光,无限的拓展宽阔高远。每一刻都当下美好,天荒地老。
昨晚,女儿分享她和舍友到楼下溜猫咪的视频过来,因为疫情女儿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听孩子们开朗的谈笑,看孩子们在夕阳下享受片刻自由闲适的光阴,我仍然坚信:尽管世事无常,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尽管世界荒诞,但人间值得。
人间有味是清欢,平凡如你我,就让我们坚韧地活着,真诚地爱着。爱此刻的自己吧,无论是心智还是容颜;爱我们生活的家园吧,无论是城市还是村庄;爱值得爱的人吧,无论是在身边还是在心间;爱美好的人生吧,无论是繁盛还是清欢。
作者简介:张宝梅,笔名玲珑小乔。七零后,自幼喜欢文学,业余尝试用文字记录生活,晾晒心情。系张家口市文联会员,张家口市诗词协会会员,《长城文艺》签约作者。曾先后在《长城文艺》《张家口晚报》《雁南诗词》《长春》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作品数篇。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张帅|孟燕|董呆呆|赵合|邵燕云|张玉武|郑丽|周绍明|闫宪|顾燕燕|宋尚学|吴永利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email protected]
诗词:[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