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再见李敖|马家辉

?? 点击收听DJ晓苏为你讲故事插画 / 拖延征?文 / 马家辉 1牛人不死李敖先生月前入院,闻说病情危急,幸好吉人天相,熬过来了,返回家中静养。当时本想赴台探望,但消息传来,李先…

?
? 点击收听DJ晓苏为你讲故事
插画 / 拖延征?文 / 马家辉
1
牛人不死
李敖先生月前入院,闻说病情危急,幸好吉人天相,熬过来了,返回家中静养。当时本想赴台探望,但消息传来,李先生不希望朋友看见他在病榻上的颓容,故婉拒所有人的来访。
唯有作罢了。强者自有强者哲学,谁都没权勉强强者,也勉强不来。强者永远有能力创造「奇观」,以人间为舞台,以血肉为道具,灵魂驰骋于台上,让人目不暇给、连连惊叹而又暗中关心甚至担心。
而真正的强者,更有本领「逆来顺受」,把逆境化为一出更精彩的戏码,当你以为他即将谢幕,他却在帘幕半掩之际突然再跳到台前,猛喊一声,且慢!老子还未演得够瘾!你们别急着离场,还有许多时间需要你鼓掌呢!
李敖就是这样的强者。网上前几日忽然出现他的消息,并用「时代牛人」称呼他。当然够牛了。李敖策划在某网络平台推出一档《再见李敖》视频专辑,直播他跟家人、仇人和友人的聚会对话。这是李先生自己写的「企划书」,让我抄录几段——
因为是最后一面,所以我希望这次会面是真诚的,坦白的。不仅有我们如何相识,如何相知,更要有我们如何相爱又相杀。对于来宾,我会对你说实话,我也想你能对我讲真话,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或许我们之前有很多残酷的斗争,但或许我们之前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我希望通过这次会面,能让我们都不留遗憾……
李敖说,将给获邀的每位嘉宾各写一封手札,隆重以对,不问可知。
此消息传出后,许多朋友用手机互问,收到了吗?你获邀了吗?他获邀了吗?可见都想赴台见李先生「最后一面」;一旦收不到邀请,意味上回见到李敖的时候已是「最后一面」,之后无缘,唯待来生。
我不会告诉别人自己有没有收到邀请函。我只想说,有了视频,有了网络,李先生其实永不离去,「最后一面」绝非最后,随时随地你上网,按个键,即可重温这位强者的音容与笑谈,不必伤感,不必怀念,因为时代牛人李敖永远存在,如胡适昔日诗句,「有召即重来,若亡而实在」,牛人不死,更不凋零,他的威武在虚拟空间里持续发功,而现代人十之八的最大精神满足正衍生于虚拟空间,有李敖在,虚拟空间即有精彩。
「尊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此狂」。唯一可惜是,李敖一旦故去,剧终了,只有重温,没有续集,未免是一种隐隐的遗憾。所以,我上段说错了,其实,也有伤感。
2
老子終究是強者
李敖卧病在床时不准朋友探望,是意料中事。强者永远只想让朋友看见强势面目,一旦弱了,朋友可以接受,倒是自己最难面对。
熬过了危险期,出院了,李先生马上重现强者精神,反客为主,邀请仇人友人见他「最后一面」,那就是说,我李敖并非你想见就见得到,必须由我主导,老子想见你了,你最好赶快现身。在这刹那,强的依然是他,除了听命于他,你没有其他办法。谁接到他的请柬,犹如接到武林圣火令,谁都不敢不去,更何况,谁都舍不得不去。
多年以来,面对自己与他人的疾病,李敖都作出了自己心中的强者行动。说两个小例子。
七十岁出头时,他病了,有前列腺癌,入院治疗,手术过后,把廿岁出头的小情人找来医院床边,用他自己的修辞来说便是,「把她遣散」,只因不想让对方看见他的日落历程。据说陈文茜当夜正好到医院探望,碰见小情人眼角挂着泪水步离病房,李敖则笑咪咪地躺在床上,告之原委,死别与生离,他要牢牢控制每个步骤,追求自己心中的爱情最强美感。
另一个例子是,某年某月某日,李敖忽然现身台北某医院,大步踏进某病房,站在房边,双手叉腰,刻意展露不可一世的威武神情。床上病人转醒,被他的高大身形吓得几乎惊叫,定神一看,竟是李敖,连忙问他来干什么。李敖笑道,当年我被国民党抓进囚室,你不也曾用这样的姿势站在我面前吗?你当年不是非常威风吗?我要把这个姿势还给你,让你尝尝被羞辱的滋味!——这是他欠李敖的,李敖前来讨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李敖不愿意吃任何人的亏。
三十四年前初见李敖,吃饭聊天,我向他问及某些文坛恩怨情仇。他明白我心里在想些什么,年轻的我,有点抱怨他对敌人过于刻薄。所以李敖用坚毅的表情望着我,道: 「家辉,有仇不报的人,必亦是有恩不报的人。你记住我这句话。」
三十四年过去了,我仍然不敢说自己全盘同意这句话,却在李敖身上一直看见这句话的真身实践。他报恩,也报仇,力尺精准,价码分明,让人没法不佩服他的毅力与意志,尽管什么是恩什么是仇,何谓精准何谓分明,他有自己的一套,你管不着,他也不会让你去管。
三十四年来看见许许多多嘴巴上的强者,但在行动上一路强劲悍辣,李敖是唯一,而且强得有智慧和有幽默感,不会哭哭啼啼,不会苦雨凄风。李敖,李敖,李敖,华人世界前三名。
「尊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此狂」。唯一可惜是,李敖一旦故去,剧终了,只有重温,没有续集,未免是一种隐隐的遗憾。所以,我上段说错了,其实,也有伤感。
3
后记
不久前,李敖曾经发出一封《致我的家人、友人、仇人》,信中说;
“现在每天要吃六粒类固醇,所以身体里面变得像一个战场,最近又感染二次急性肺炎住院,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我这一生当中,骂过很多人,伤过很多人;仇敌无数,朋友不多。医生告诉我:你最多还能活三年,有什么想做、想干的,抓紧!”
他当时想在最后时间,和家人、友人、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但这个筹划未能实现。
我们会记住他的那句话:
从无满脸骄气,总有一身傲骨。
最后,送上李敖最爱的一首歌,《Danny Boy》。
他说“歌中写情人在生死线外,幽明永隔,死者不已,生者含悲,缠绵凄凉,令人难忘。照爱尔兰民歌的原始意味,这首歌是写父子之情,Danny Boy 最后寻找到的,是父子之爱。”
作者:马家辉,香港传媒人、专栏作家、文化评论学者,台湾问题研究员,代表作品《李敖研究》《龙头凤尾》。
你还想听?
李敖病逝 | 狂了八十年,生也野狐,死也野狼
? 为了挽回一段感情,你做过哪些卑微的事情?
? 故事最后你等不到他,但是……
@ DJ晓苏
声优一枚,做有手工质感的电台节目
花椒直播:晓苏电台
商务合作:youyou_lix
转发&赞我的都是小可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