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石,奇人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奇石,奇人
——董永宁和他的石头
文/丁晨
坐落在古城西安朱雀大街169号陕西秦岭观赏石文化研究中心院内秦岭石精品馆及庭院藏石,陈设着上千尊形态各异,种类众多,色彩斑斓的秦岭观赏石。
我面对这些秦岭观赏石,已不止一次了,每次面对这些秦岭奇石,都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冲动和感动。
作为一个生在西安、长在西安的陕西人,自然对秦岭有着特殊的情感。但是作为一个陕西的普通的读者、作者,对秦岭的认识,只停留在秦岭、淮河是我国南北地理的分界线,秦岭是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的分水岭,当然是不够的。
秦岭被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又被称为中华父亲山。它不仅仅影响和制约陕西的气候和环境。它的威严沉稳,大气磅礴,包容宽阔,雄浑奇绝,绚丽多姿,内涵深邃,资源丰富等等特质,还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秦人的生产、生活、生长和性格,影响着三秦的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和转型。
秦岭作为一部厚重精深的“大书”,它的山系特点,生态环境,地质地貌,生物资源,水的资源,风景名胜,历史文化等等,国人特别是秦人对它的学习、了解、认识和研究是终生的。特别是秦岭的观赏石资源丰富,秦岭奇石可分为汉江石、褒河石、黑河石、嘉陵江源头石、洛河源头石、渭河石、泾河石、华山石等石种。尤以蓝田玉石等最为著名。这就为收藏、研究秦岭观赏石,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资源。
收藏、观赏和研究秦岭石,也就成为了解、认识和研究大秦岭的重要组成部分。
古今中外赏石文化源远流长,数千年的赏石历史,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奇石、异石艺术,涌现出了许多流传久远的爱石、赏石、痴石的历史名人的趣闻轶事。
人们知道,在世界钟石、奇石收藏史上,有三个驰名中外的痴爱石头的文化大名人。一个是宋代的书画家和玩石大家米芾,一个是我国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法学家、政治活动家沈钧儒,一个是德国著名大作家歌德。这三个人既非地质学家,又不是石头猎奇者,然而却都是收藏、痴迷石头的奇人。
米芾与苏轼、蔡蘘、黄庭坚齐名,书法史称“宋四大家”。其书“沉着飞翥,得王献之笔意”;苏轼赞曰“风樯阵马,沉着痛快,当与钟、王并行”;黄庭坚赞曰“如快剑斫阵,强弩射潜力……书家笔势,亦穷于此”。米芾的画“山水人物、自名一家”。米芾不仅是一位在书画和文学方面,为书为画为文奇险,不蹈袭前人轨辙的艺术家,而且爱石、钟石,有时到了痴迷地步,被称为石颠。鉴赏奇石以“瘦、透、漏、皱”为标准,就是出自他的首倡。据《梁溪漫志》记载,他任无为州监军时,一次,看见衙署内有一十分奇特的立石,高兴得大叫起来:“此足以当吾拜”。于是他换了官衣官帽,手握笏板跪倒便拜,并尊称此石为“石丈”。后来他又听说城外河边有一块奇丑的怪石,便命令衙役将它搬入州府衙内。米芾见到此石后,大为惊奇,竟得意忘形,跪拜于地,口称:“我欲见石兄二十年矣!”。此事日后被传了出去,由于有失官方体面,被罢了官。但米芾并不在乎,后来还作了《拜石图》。明朝内阁大臣李东阳在《怀麓堂集》时说:
南州怪石不为奇
士有好奇心欲醉
平生两膝不着地
石业受之无愧色
赞扬了米芾对玩石的投入与傲岸不屈的刚直性格。
从沈钧儒的曾祖父到沈钧儒的曾孙,上下绵延的七代人都爱石、藏石,堪称世界收藏史上罕见的藏石世家。沈钧儒平生只要见到一块好石,就如获至宝地珍藏,多年来一直勤于集石乐此不疲。他多次说过自己所收之石“不但拥有百域,而且囊括四海”,并自命书斋为“与石居”。关于钟情石头的原因,沈钧儒曾在一首诗中说得很清楚:
吾生犹好石 谓是攻其坚。
掇拾满所居 安然伴石眠。
至小莫能破 至刚塞天渊。
深识无苟同 涉迹渐戋戋。
从诗中可看出,沈钧儒是以石头的坚固来砥砺自己的信念、意志与革命操守。
歌德对石头的钟爱,则常常表现出一种诗人的狂热。有一次,歌德行走在魏玛街头,突然看到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便失声叫到:“呵,你在这儿呵!”接着他小心翼翼地将其拾起来揣在怀中。钟爱石头,是歌德作为诗人对大自然热爱的一种表现。他说:“我要把我的身心和灵肉渗透到岩石和群山之中”,表达了诗人热爱生命、热爱大自然的思想情趣。
有奇人,便有奇石。
法国大雕塑艺术家罗丹说:美无处不在,只是缺少发现的眼睛。秦岭石,收藏者运用慧眼金睛地观察和发现,经过精心地寻觅、清理、净化、分类、上光、配座和研究处理流程,给藏石命名一个内涵深邃,含蓄高雅,不落窠臼,画龙点睛的名字,再配上精炼、富有张力的文字,顿时一尊美轮美奂的秦岭奇石艺术臻品就诞生了。
陕西秦岭石文化研究中心会长、中国赏石名家董永宁先生,就是这样一位当代愛石、藏石、痴石和研究秦岭石的奇人。他数十年来,始终如一,心无旁骛,不改初心,矻矻追求。他继承和发扬了中外史上的那些愛石、钟石、痴石文化名人的执著、专注、刚毅、坚韧的意志和精神,把秦岭石“玩”出了花子,“玩”出了境界,“玩”出了高雅,“玩”出了水准,“玩”出了品牌,“玩”出了陕西,也“玩”出了精气神。将秦岭石的自然美与人文美相融合,创建了国内第一所秦岭石博物馆。董永宁先生当之无愧地可谓中国秦岭石研究的开创门派、一代宗师。
董永宁的赏石活动,可追溯到 “文革”结束之时或者更早。时年21岁的董永宁刚参加铁路工作,分配在华山脚下的桥梁工区,一有空就往华山里钻,攀山崖、入峡谷,觅树根、寻奇石,时常与后担任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中国道教学院副院长闵智亭道长相遇,天长日久,相互切磋,结下了情谊。中国文艺复兴的80年代初,闵智亭道长和董永宁再次相聚。闵道长在任何绝境之下,不抱怨,不自弃,虽历经苦难,不改初衷的顽强意志和精神,感动和教化着董永宁。闵智亭道长所授“道法自然”之艺术真谛,与董永宁对根雕、盆景、赏石的艺术思想和追求不谋而和,启迪董永宁磨练出独树一帜的艺术触角和慧眼,使他在插花、盆景、根雕、赏石艺术领域不断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被选为国家级评委、监委。在赏石界被誉为:“无秦岭石不全,无秦岭石不名”。
当代著名画家李世南也与董永宁有密切交往。1982至1984年李世南蛰居西安西郊农村马军寨。这段时期,李实南先生潜心研究、探索传统中国画。以花鸟画法入写意人物画,自出机柕,浑厚豪放、不拘形似的泼墨风格渐成,在中国画坛产生广泛影响。而此时的董永宁也正是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摸索着向更高境界,矻矻追求。李实南先生很欣赏董永宁这种嗜花弄木、弄石的顽劲和成就,1983年欣然为董永宁作《米颠拜石图》相送鼓励,并意趣盎然地题字:“昔米芾有嗜石之癖,每见奇石必拜曰石丈夫,人谓之颠;今永宁友亦有嗜花弄木之癖,余戏作兹图见赠,时客居安之郊马军寨村舍。”
此后30多年里,李实南先生以坚定的艺术追求和画风独特的艺术成就,深深地影响着当代书画界,也影响着董永宁先生对秦岭石的研究。
一位画颠,一位石颠,在各自不同艺术的领域里执著地追求、创造,在书画界和赏石界流传为佳话。
奇石无语,奇人有神。异军突起,震惊石坛。
近10年来,董永宁又率领陕西秦岭石文化研究团队,代表西安、陕西参加了4届中国暨国际石展及多次其他全国性展会,每一届都摘金夺银,成果辉煌。2010年第9届展览会,董永宁的秦岭石第一次夺得4金3银佳绩。2012年第10届展览会,又揽得5金8银12铜,成为当届石展的最大赢家。2014年第11届再获殊荣,以“凤凰涅槃”获金奖,“渔舟唱晚”、“飞龙在天”等荣获银奖,震惊了中国石坛。

我们不难看出,董永宁先生几十年来,所走过了一条根雕艺术—插花园艺—藏石赏石—秦岭石文化研究的艰难曲折道路。最终把中华石文化中几近断代的秦岭石唤醒、传承并发扬光大,以无以伦比的石作和较完整的赏石理论体系,奠定了秦岭石在中国石界的重要位置和他本人在秦岭观赏石的领军人物的地位。
在董永宁典藏的秦岭石精品里,可谓尊尊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研究者慧眼命名再创作的有机统一的艺术品。
你瞧:
石作《终南阴岭秀》,景象秀梅,气势恢宏。远眺初春的终南满山青翠,陡坡阴凹处积雪皑皑,侧旁松涛伟岸高洁,顿生“君子比德”的观念,由而赐名。
观赏石《五蝠临门》,如浮雕般的五只蝙蝠跃然石上。由于“蝠”字与“福”字同音,所以在我国民间尚能得到人们的喜爱,将它的形象画在年画上。蝙蝠似乎也成了“福”的象征。画面黄白蓝三色搭配协调,棱角凹凸变化层次分明,对比明快赏心悦目,是大自然鬼斧神工与藏石者艺术再创作的杰作。
秦岭石《梁祝》,用我国家喻户晓的民间传说凄美、婉约的爱情故事来命名,既有传奇色彩,又有浪漫韵味。月白色曳地长裙,婀娜的身姿,微微后仰的头颈,几分忧郁,几分娇媚,紧紧地依偎在着浅灰衣袍的郎君怀抱里,画面右上方,一只彩蝶翩翩飞向历史的远空。这分明是梁祝分离那一瞬间的定格。梁祝二人身形玉化,晶莹润泽,加之奇妙的斑、纹、线、点,使整个画面层次分明呈浮雕效果,生动而典雅。石版“梁祝”,也同样和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一样,让人刻骨铭心!
曾获金奖的《凤凰涅磐》石作,让赏石者一看,就联想起大诗人郭沫若的名篇“凤凰涅磐”,顿时,就感觉这尊奇石给人以诗情画意之魅力。凤,在熊熊大火中舞着,歌着,烈焰瞬间吞噬了美丽的羽毛。凰,似不忍目睹即将被火海吞没的凤,曲着颈,侧着头,急切地呼唤着。即刻,凰也将跳进火海,与凤一同在烈火中迎接新生。凤为火成岩碳酸盐石质,石面呈红色,内里晶白,下部红色浓烈,如火焰升腾,石身布满洞窍窟裂,恰形成凤之美羽被烈火吞噬的镜像。凤凰体形略小,石质珍稀,形态生动,二者组合,完美演绎了凤凰涅磐的瞬间。
凤凰涅槃,虽残酷、悲烈,但,是希望和新生!
臻品《黛玉葬花》,非常珍奇,奇石的两面都是故事,都是美景。可谓奇品中的奇品。一面,陡立崖壁,湍流飞瀑,雾岚朦胧,天地幽静。婀娜仕女梦境中来,彩带飞舞,霓裳飘逸。双腿修长,肢体灵巧,舞姿柔美。另一面,一番落英纷飞,暮色苍茫,黛玉荷锄独行,若隐若现于花木间。使人观看后立马联系,是否像中国名著《红楼梦》中的林黛玉葬花的动作,意境凄美婉约。
此作,也告诉观赏者,秦岭石不仅以雄浑大气著称,也不乏春花秋月的秀美之作,令人惊叹、动容。也是我最喜爱的秦岭石。
…………
秦岭石不同于其他石种,它不以玲珑小巧,婀娜华丽取胜。他就像大秦岭和秦人、秦风、秦韵一样,大气磅礴,浑厚雄奇,宽阔深邃,内涵丰富,质朴饱满,粗犷豪放。你一看到它,就感觉璀璨夺目,过目难忘,给人以震撼,给人以力量,给人以强烈的冲击力,给人以无穷的想象、思考和壮美的艺术享受。
面对着这色彩斑斓的秦岭石,我在想:倘若你是一位诗人,你会张开想象的翅膀,写一首赞美这奇石的抒情诗;倘若你是一位画家,你会画一幅浓墨重彩,云烟氤氲的山石画;倘若你是一位雕塑家,你会用你的刻刀,雕刻出一幅壮美的、有艺术魅力的雕塑作品;倘若你是一位音乐家,你会谱写出一首雄壮、悠扬的乐曲;倘若你是一位小说家,你会就这绚烂多姿的奇石,创作一篇深沉、厚重、有味的文学作品;倘若你不是什么家,就是一位普通的观赏石欣赏者,那你就陶冶情操,清心怡人,享受一次别样的美的体验和深厚的中华文化、哲学意蕴的熏陶吧!
大秦岭奇石让我冲动和感动,董永宁奇人让我敬仰和赞佩!
2017年9月1日
作者简介:
丁晨,笔名奕言,生于1947年12月12日,河北省任县人。“老三届”知青、高级编辑、大学文化程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历任《陕西交通报》副总编辑、陕西省交通作家协会主席、《中国公路》杂志终身记者、陕西省作协理事、陕西省作协报告文学专业委员会委员、陕西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
1982年开始在《工人文艺》发表短篇小说《梨》至今,在全国各类报刊、网络发表短篇小说、散文、史话、报告文学和新闻作品上百万字。出版个人散文集《秋叶》《迟到的欣慰》《幽敻含光门》《寻找》4部,主编和参与编著的文学作品集、好新闻作品集锦和交通史志等30余部已出版发行。
散文《永远的铺路石》获2001年《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三等奖;散文《乍见周庄》获中国散文学会2010年全国散文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并编入华文出版社出版的《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散文《迟到的欣慰》获中国散文学会2010年“中国当代散文奖”并编入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散文家大词典》;报告文学《梦圆中国第一隧——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秦岭终南山公路隧道建设纪实》,获2011年省作协主办的陕西首届”报告文学征文大赛最佳文学作品奖。长期坚持散文写作,笔耕不辍,其散文创作个人成就词条,编入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散文家大词典》。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