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闹义和团(庚子义和团运动)

网友提问:

庚子之乱中义和团的首领究竟是谁,最终下场如何?

优质回答:

义和团属于一个鱼龙混杂、群龙无首的组织,它并没有像明末农民起义一样形成高迎祥这样的天下“共主”,且在“扶清灭洋”的道路上没有形成联系与合作,不存在共同的首领。而在各个地方团体组织中,比较大的团体首领有如阎书勤、赵三多、朱红灯、林黑儿、王立言、倪赞清、曹福田、张德成、刘呈祥、景廷宾、李长冰、于水清、周老昆、心诚和尚等。所谓的庚子之乱就是清廷利用义和团对抗洋人,玩过了头,从而一发不可收拾,导致八国联军一路杀向京师,慈禧太后带着光绪帝西狩,所以这里说的义和团领袖,应当从义和团的发展历程来研究,而非单纯的庚子年大乱。

义和团的形成与组织架构“上自王公卿相,下至娼优隶卒,几乎无人不团。”——《庚子记事》

确切的说,义和团是晚清一种民间习武组织或社团发展而来的结果,并以习武之人自强的秉性,结合外国侵略者造成的民族矛盾激化,进而吸收了社会各阶层人士入伙,形成一个目标相同,而组织松散的团体。故而学界对于义和团的起源产生诸多争论,有起源于白莲教、大刀会、斧头帮等说法。就成员来看,上至王公贵族、清廷官军,下至贫苦农民、手工业者、城市贫民、小商小贩都有参与,甚至还形成了寡妇组织“红灯照”、“蓝灯照”,以及红楼女子组成的“花灯照”。

义和团在初期面临着洋人与清政府两大敌人,与洋人主要是民族矛盾和切身利益,这在各地爆发的教案中表现尤为明显。洋人在各地建设教堂以便传教,这就侵占了农民的土地,并挑战了国人的文化信仰,各地人民在烧砸教堂时又被洋人杀害。清政府为了缓和外交压力,又帮助洋人镇压涉事群众,贫苦大众还要承担烧砸教堂之后的赔款。这就促成义和团初期的口号“抗清灭洋”。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山东冠县村民与教堂因历史上的土地纠纷引起冲突,威县梅花拳师赵三多应村民阎书勤等的邀请,前往援助,在此之后赵三多将梅花拳改名为义和拳。

随着各地义和拳的组织名声大起,山东、直隶各地方组织纷纷效仿,这就引起清廷的极大重视。光绪二十四年,山东巡抚张汝梅提出义和拳属于民间团体,且各地不同性质民间组织效仿设坛,所以将这些组织统称“义和团”。清廷对于义和团的态度为剿抚并用,将义和团分为官团、私团、假团三类。官团为接受清廷招抚的团体组织,清廷派官员管理,由清廷发放粮饷,听从清政府调派;私团为民间未接受清廷招抚的坛口,同时他们不与清廷作对,只将矛头对准洋人;假团是明确不服从清廷招抚的,并对清廷构成威胁的坛口,或者假冒团民进行扰乱社会治安活动的,据载“奉教者皆扮成假义和拳会,各处寻仇杀人者”就被定义为假团。

“英吉利、美利坚,代代洋人犯海边。自从义和铺团后,洋鬼子见着心胆寒。大法国心胆寒,俄罗斯也悄然。法国快撤山东地,小日本就得离台湾”——《义和团揭贴》

上述坛口就是义和团的基层单位,这种组织架构正如金庸先生《鹿鼎记》中的天地会,下设堂口,堂主归舵主掌管。义和团基层单位是各地的分坛,分坛由“大师兄”掌管;分坛在天津共奉总坛,总坛没有实质性的领导人,只是一个象征性的“驻津办事处”;义和团先后在全国形成八个区域性组织团体,以八卦方位取名为八门,如“乾字门”、“巽字门”等。门的组织结构与总坛类似,象征意义大于现实意义,唯一不同的是各门虽无统一领导,但团民皆有统一标识,如“乾字门”团民头上包着黄布,“坎字门”团民头上包着红布,此两门势力最大,方圆百里如果需要联合战斗的则通过标识判断谁是自己人。所以说义和团是非常松散的民间团体之总称,并不是一个具有核心领导人的组织,他们即使需聚会议事,也是通过“揭贴”传约,实际上每个坛口的大师兄就是领袖。(天津总坛旧址)

有学者统计,义和团鼎盛时期,光天津一地就有坛口220个,其中属乾字门72个、坎字门39个、震字门4个、离字门2个、坤字门1个、不明卦别的102个。人怕出名猪怕壮,各坛口虽各自活动,但规模大小不一,如天津乾字门里的曹福田就是大坛首,自家坛口做大后,还受各坛口邀请训练武艺,其中就包括“红灯照”。山东的张德成发展壮大后,入津设立“天下第一坛”,首坛5000余众,继而再设立数坛10余处,麾下2万余团民,成为坎字门一哥。而要论义和团最早的活动领袖,当属赵三多,他在邢台设立梅花拳武馆,招收徒弟2000余人,后在教案问题上受阎书勤邀请,带领弟子攻打梨园屯教堂,是为义和团武装斗争的标志。随着影响力的扩大,迎合了各地群众抗击洋人的现实需求,进而形成3000余人的团体,更名义和拳,树立“助清灭洋”的大旗。

主要坛口领袖的结局

义和团的发展经历了清廷的镇压、招抚、再镇压,所以每个坛口领袖的结局都是不同的,前文所述的知名领袖中,有些人是没有经历庚子之变的:

朱红灯

朱红灯也是从教地冲突中挺身而出的领袖,他在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逃荒至山东长清县大李庄,随着赵三多等人的壮举传来,他便拜师学拳,加入当地拳馆,出师后在五里庄开设拳场,广收徒众,势力迅速发展。随即便展开行动攻打教堂,提出了“先学义和拳,后学红灯照,杀了洋鬼子,灭了天主教”的口号,一呼百应,势力进一步壮大,后随势更名义和团。此后朱红灯率领部下一直进行着反洋教活动,至光绪二十五年底,与心诚和尚等坛口领袖决定分兵四出,于茌平反教灭洋。随后朱红灯南下长清,心诚和尚前往博平一带。清军得知消息后很快前往抓捕,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朱红灯与心诚和尚皆被清军游击马金叙捕获,解送往济南府,山东巡抚毓贤受命回京处理洋人事务,于12月24日离任前一天,下令将朱红灯、心诚和尚、于清水等领袖处决。

朱红灯有位部下名叫王立言,朱红灯等人被捕处决后,王立言坐上该势力的头把交椅,并继续带领部下进行反洋教斗争。与此同时还吸引接纳了茌平一带坛口领袖徐大香、董燕榜,将组织规模进一步扩大。光绪二十五年(1899)十一月底,率团两次攻打禹城韩庄教堂不克,回高唐涸河安营扎寨,受清军围剿溃败,王立言也被俘虏,同样押往济南处决。

阎书勤

阎书勤出道的时候与高元祥等十八人共称“十八魁”,以十八人为骨干,组织民众形成“护汉庙反洋教”的武装团体。但由于实力不济,受到清政府的镇压,最终请来赵三多拜师学艺,练习梅花拳,吸引拳民三千多人,改拳为团。后与王玉振等首领攻打梨园屯教堂,声名鹊起。东昌府知府洪用舟亲率马步府勇,冠县知县程方德率勇队,副将方致祥带领前营队,千总闵文章带领先锋中路马队镇压阎书勤部。光绪二十六年(1900)七月,阎书勤部被围,又因叛徒出卖,阎书勤被清军活捉,押往临清后处决。

赵三多

赵三多是阎书勤起家的后盾,也随着阎书勤参与了护庙行动,在阎书勤兵败被俘后,他率余众突围至临清,隐姓埋名潜逃回老家。当山东大部分义和团向直隶发展时,赵三多选择留在山东继续起义。至光绪二十六年十月,赵三多被袁世凯围困于威县,经历第二次发展的赵三多本已聚众万余,在这次清军围剿中再次所剩无几,他率领残余突围后才决定进入直隶。他在广宗县参加了景廷宾起义,于1902年起义失败后被捕,关押在南宫县监狱,绝食而亡。

说到景廷宾,他是梅花拳宗师级别人物,并且是武举出身,因反对教案赔款和庚子摊派,组织群众武装起义。他介于义和团与农民起义之间,但成就要比义和团大,最鼎盛时期拥有十六万起义军,势力范围横跨直隶、山东、河南三省二十四县。赵三多加入之后,景廷宾将“官逼民反”的口号改为“扫清灭洋”。袁世凯主剿期间,段祺瑞、冯国璋等北洋将领都曾亲自参与,最终将景廷宾抓获,并凌迟处死。景廷宾起义是在庚子事变以后,所以他也未参与到庚子大乱中。

毓贤调离山东以后,袁世凯总理山东事务,他对义和团的态度就是全面镇压,也由此将义和团“赶”到直隶地区。清廷在镇压过程中,练军分统杨福同被团民打死,涿州城也被义和团占领,义和团势力发展之快,清廷防不胜防。随之而来的便是各列强介入,先是使馆卫队400人进京,后又有统帅西摩尔的2000士兵进京,清政府由此感受到洋人对主权的威胁。随着董福祥的甘军杀死日本书记官杉山杉、神机营章京恩海射杀德国公使克林德,清政府与洋人的矛盾激化,促成清廷对八国宣战,掀起庚子事变。清政府与义和团在民族立场上站在一起,形成抵抗外辱的“统一战线”,诸多义和团领袖也在庚子事变中载入史册。

红灯照领袖林黑儿

“正当义和团抵挡不住的时候,增援了一支两千余人穿红衣女子,用手中的冷兵器对联军进行攻击。”——《撕裂北京那一年》

林黑儿算是受张德成影响,天津总坛设立后,她便在天津候家后南运河船上设坛,她的坛口只接纳青年妇女,取名“红灯照”,自称“黄莲圣母大师姐”,喊起了“红斗篷、红灯照,先拿洋鬼子,后拿天主教”的口号。在八国联军攻打天津时,林黑儿带领部下配合张德成部与洋人作战。后来清政府倒打一耙,与洋人一起夹击义和团,林黑儿躲在一艘小船上被发现,随即被洋人抓住关进总督衙门。《庚子纪事》中说林黑儿在天津沦陷后就被处决,但也有传言说她被洋人关进铁笼里供人赏玩,后被带回西方制作成了人体标本。

张德成

“村人愤甚,乃共谋刺之,共捕德成,余匪尽逃。德成叩头乞饶,众曰:试其能避刀剑否。共斫之,成血糜焉。”——《拳变馀闻》

作为天津总坛的创始人,张德成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大的,巅峰时期发展团众2万余人,他也是庚子年接受清廷指挥的官团之一。在天津保卫战中,他领着团民牵着牛,帮助清军排雷,并以牛做先锋向联军阵地冲锋。八国联军攻占天津后,张德成一路退至王家口镇,并决定筹集钱粮后动身转移。据义和团成员回忆录记载,张德成在张家口筹集钱粮数目惊人,并在启程转移时威风凛凛,坐着轿子招摇过市。王家口当地的粮商贩子刘义鹤见了眼红,于是纠集了工枪会成员埋伏抢劫,张德成离开走水路离开王家口,至湍急处,刘义鹤等人突然从芦苇荡中跳上船,一枪命中张德成,随后乱刀砍杀,把张德成扔进河中。而另一种记载见于《拳变馀闻》,张德成在王家口镇作威作福,因不满此地村民的接待,故而惹了众怒,趁机抓了张德成,张德成扣头乞命未成,被村民砍死。

倪赞清

倪赞清与土生土长的义和团领袖不同,他是彻彻底底的大清光绪十一年(1885)武举人,次年中了武进士,选充蓝翎侍卫。他又是地主家庭出身,因为变卖家产支持义和团而有了团民基础,加上清廷对于官团的现实需求,他就成为东安县、武清县“坤字门”团总。在庚子事变中,他发布“揭贴”给京津铁路沿线团民,组织破坏铁路设施,并带领两县团民于落垡镇火车站阻击联军,联军被迫退入杨村镇后,他再与清军联合突击,将联军赶至天津西站。这一过程中,杀死联军62名,至伤332名,即著名的廊坊大捷。而后来八国联军入京,义和团运动失败,倪赞清被抓捕,于1901年初斩于北京菜市口。

曹福田

曹福田属于直隶土著义和团领袖,所以也是天津总坛创始人之一,天津保卫战时,他率部在老龙头火车站与八国联军展开拉锯战。他先是配合清军打死打伤俄军五百余,又辗转至廊坊一带截击败阵的西摩尔一部。进入天津后与别部义和团联合发出文告,约攻租界,又与马玉昆的武卫左军联合攻进车站。7月13日,张德成将帮办北洋军务大臣宋庆代迎入天津,替下了马玉昆,而这个宋庆代认为义和团是乌合之众,于是开始围杀义和团,林黑儿就是遭此劫难。天津失陷后,曹福田被打散撤离天津,由于他有吸食鸦片的爱好,次年前往天津鸦片馆时身份暴露,引起官府追捕,5月在静海被捕后处斩。

总体上讲,义和团运动并没有太大现实意义,它固然是民族意识的觉醒,但以宗教迷信,刀枪不入的神功欺骗无知群众入伙,沦为列强枪炮之下的冤魂。它在抵抗侵略上,并没有真正杀伤侵略者,八国联军战死者几乎皆为清廷正规军所为,义和团在保家卫国方面充当了苦力与炮灰的角色。而他们打砸教堂,杀害教众多为华人教徒、清廷买办官员。清政府对义和团的态度也是以剿为主,至于庚子年的合作,无非是利益需求,在《辛丑条约》结束庚子事变以后,义和团残余领袖几乎都沦为满清的替罪羊,如周老昆、郭逢春之类继续抵抗洋人的领袖皆被满清朝廷诱捕杀害。

参考资料:《庚子纪事》、《拳变馀闻》

其他网友回答

有网友介绍了义和团张德成、曹福田的结局。笔者也来说说其女性领导人林黑儿的结局。

全为女性的红灯照:

义和团运动中,除了男性组织以外,还有红灯照、青灯照、蓝灯照、黑灯照、砂锅照等女性团体。

其中,红灯照最为有名。天津一带红灯照附属于义和团,领袖是一个不到30岁的女子——林黑儿,号称“黄莲圣母”。

义和团的组织以“坛”为单位,每个“坛”再隶属于每个“团”。整个义和团按八卦有八个“团”,也就是八个总坛。每个团有武艺或者声望出众的老师作为首领,其后有大师兄,二师兄等等领导。红灯照也同样如此。

红灯照首领——黄莲圣母,林黑儿:

(第一排中央带头饰者为林黑儿,其他为各级仙姑)

林黑二就是这么一个领导人,她和天津张德成的坎字团相互合作,属下有二仙姑三仙姑等各级大小头目。下级团员都称呼林黑儿为“圣母”,听从她指挥。由于天津一带经人口密集村落相接,妇女组织开展起来非常便利,红灯照的影响力还覆盖到周围村县。

林黑儿出身自天津运河船家之女,从小学习杂技,在市井卖艺为生。后来因生活艰难,流落为天津红桥区运河南岸繁华侯家后区域的一名妓女。

1900年6月,义和团张德成所部数千人进入天津,开始发展徒众。他们支持林黑儿成立了附属性质的“红灯照”,在侯家后归贾胡同北口的船上设立了坛口,开始形成组织。

因为有早年卖艺的手段,林黑儿从此负责扮演仙姑,表演法术,宣传起义和团和红灯照的本事。也是从这时开始,她被徒弟们尊称为“黄莲圣母”。

林黑儿行走江湖多年,她会一些草药医术,治好了不少受伤生病之人,受到民众赞扬。后来她又宣称可以用香灰治疗枪伤,把自己的医术说成了神力,让更多女子加入红灯照。

清朝官府为了利用义和团红灯照对抗洋人,一品大臣直隶总督裕禄专程率一众官员上门朝拜”圣母“林黑儿,他还赠送礼品。林黑儿更要了24尺红布围裹坐船,在桅杆上一面红色大旗,上书”黄莲圣母“。民间风闻官府都如此支持,于是天津红灯照势力迅速膨胀,人员猛增到两三千人之多。

每当林黑儿和妹妹三仙姑出行时,大批义和团男团员和红灯照女子随从保护,前呼后拥,声势很大。百姓见了以她为仙姑神明,纷纷焚香跪拜,不敢抬头仰视。普通的义和团员和红灯照女子见了,也要下跪匍匐在道路两旁。

(笔者的话:由于清末对地方的控制力减弱,民间乡村为了免除匪患和恶霸等因素,以及为了争取本乡本土利益,往往结社自保。义和团,红灯照就产生在这些民间组织之上,并且得到发展。直至民国时期,红枪会,绿枪会等民间结社还继续存在。)

红灯照的女孩成员与活动。

和蓝灯照招收中年妇女,黑灯照招收寡妇不同,红灯照主要招募12岁以上18岁以下的年轻女孩。她们多来自社会中下层,没有受过多少教育。每日艰难求得三餐的压力和心中压抑的不满让她们具有反抗精神,加之普遍迷信的传统,这些年轻女孩往往选择加入红灯照。

(1900年红灯照女成员照片)

在林黑儿,翠云娘等卖艺人为首的带领下,红灯照成员加入后就需要拜师学艺。她们身着红色服装,既要练习舞刀,扇扇子,又要学习轻功,咒语等等技术。训练往往如同传统艺人一样,是十分严格和辛苦的。不过总算能吃到一碗饱饭,比她们在外流离失所或者沦为妓女要好上那么一些。

红灯照宣传了很多迷信思想,据说成员在七七49天练成法术之后,可以“蜻蜓点水”,水上漂;又说手中扇子一挥动,洋枪洋炮无所用,还会让轮船房屋起火燃烧。这些怪诞不经的说法更让民间百姓畏惧,不少年轻女性积极加入了进来。

红灯照一面宣扬各种”神迹“,一面展示自己实力。她们有”踩城“的制度,即每隔7到10天会出门绕着村子跑,边耍刀边喊口号。她们还会”出风“,即在公众场合练习武术,让人们看到红灯照的势力和功夫。起到了更大的宣传作用。

电影《黄飞鸿之王者之风》里,红灯照出场就有唱词:

红巾一条在手中;包在头上访英雄。

召集五湖并四海;灵色仙法耀天空。

红灯一盏在手中;宝剑出鞘称英雄。

扬威五湖震四海,洋枪洋炮全无用。

开战与覆亡。

慈禧太后向全世界宣战过后,清军和义和团与各国展开激战,大规模进攻教堂和使馆区。这时,红灯照和义和团积极出动焚烧欧美各国的教堂和轮船火车。红灯照成员们同时还四处宣传,搜集情报,治疗照顾受伤的团民。

当时义和团宣扬攻打使馆和教堂不利是因为有”污秽“之物,必须红灯照配合才能获胜。他们说:“须待红灯照来时方可,红灯照尽是少女幼妇,故不畏脏秽之物耳。”又说:“一切军器皆不畏惧,枪炮遇之即不能燃,义和团法术虽大,然尚畏惧秽物,红灯照则一无所忌,与义和团联合一气。”

(攻击火车的义和团)

1900年6月27日,红灯照成员们配合义和团参与了攻打天津老龙头火车站的战斗。红灯照的年轻女孩们提着红灯喊着口号,狂热的跑在最前面冲向八国联军阵地。在火枪的密集攒射和大炮的齐声轰鸣之下,她们先扑后继,直至全部身亡。

根据后来幸存的义和团员回忆:”红灯照那些小闺女们…进攻火车站,都被打死了。“和紫竹林一战类似,场面之惨烈,可谓迷信思想在先进科技面前撞的头破血流。

7月13日,一万多名八国联军攻击开始天津城,义和团张德成等人率团民配合清军防御南门。红灯照也协助团员们作战。结果法术不灵,抵抗仅一天就归于失败。

7月14日,八国联军进占天津,张德成趁乱脱走,林黑儿和其他很多首领被捕。

运动此时归于失败,由于信仰之深,不少红灯照成员自杀徇死。林黑儿和妹妹等人被抓时也非常从容,毫不畏惧。被关押入狱以后,有法国军官绿蒂探视过这位传奇女性,据回忆;囚牢中的林黑儿和妹妹三仙姑被关押在同一间牢房。她们虽然”绝望“,却仍透露出一种”尊贵的风度“,平静而坚定。绿蒂等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干站着,生怕做出某种误会的举动。当探视者掏出几块银元扔到她们的牢床上时,林黑儿(也许是妹妹)立即捡起来扔于地下。

银元落地之时,绿蒂明白了这两位”义和团的女神“与欧洲来的军官之间有着多么深不见底的鸿沟。

根据老人们回忆,林黑儿在都统衙门里受尽折磨和侮辱,但她从未屈服。被审讯时也毫无惧色。此后,林黑儿再没有记载,人们对她的结局众说纷纭。民间有奸杀说,就义说,带往海外说,归隐说等等。

按照其他义和团首领,比如张德成,朱红灯,赵三多,景廷宾,李长水,宋延年,李来中,曹福田的结局,义和团相关人员被联军捕获后多就地处决。清廷屈服后也大肆扑杀团民。并且按照林黑儿的经历和性格,就义的可能性很大。

写在最后。

土娼,女巫,超人,英雄——林黑儿这位传奇女性已经背负了太多时代强加给她的名声。

作为受尽苦难的女子,她们并不明白自己为何受苦,只是把怒火发泄在”洋人“”洋物“之上,以至于最后被联军和清廷共同剿灭。

对于她本人来说,或许是被巨变的大潮裹挟着冲往浩瀚沧海的远方,无法回归原本应该属于她们的宁静生活了吧。

(谢谢观赏,图片来自网络,侵删。更多文章请参看笔者账号)

本文参考《天津拳匪变乱纪事》《天津一月记》《到北京去》《综论义和团》《林黑儿形象传播考论》

其他网友回答

这个问题太老梁来回答。

老梁蹲在电脑跟前,喝着隔夜茶瞅着义和团三个字,这心里头很不是滋味。义和团是啥?估计大家伙第一个想法就是愚昧,无知,狂妄的一群傻的都冒了大酸泡的狂热分子,脑壳上箍个红布条,光着膀子,挥舞着破刀片子吼着调子:“刀枪不入!刀枪不入!刀枪不入!”一脸狂热跟着他们的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顶着洋枪洋炮往前闯,被洋鬼子在嬉笑中一枪一个的干掉,或者一炮一窝的干掉。

傻!他们真傻!傻的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老梁送你们四字——出去!滚蛋!老梁这一亩三分地不适合你们,隔壁王老二家挺热闹的,您去那瞅瞅,自己找个地乐呵去吧!

说道这里,估计有人要问了:“那老梁,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这事咱得从根子上说起,至于题主的问题,在捋顺老梁的问题中捎带着回答一下就得了。

义和团

义和团又叫义和拳,主要是一些民间练拳习武的组织发展起来的,开头的时候,他们打的是反清复明的旗子。可进入到19世纪末,崇尚沙文主义的白皮猪们,要么拿着他们的十字架进行文化侵略,要么扛着他们的小枪,拉着他们的大炮来个血腥的武装侵略。但他们的目的都一样——白花花粘着血的银子。

在这个时候,义和团才正式的提出了“扶清灭洋”的口号,而满清也从剿灭变成了招抚,从而让这个组织一度的壮大。

扯到这里,俺心里有点酸。

咋说呢?满清政府经过小三百年十二代帝王的共同努力,将大华夏生生拉入了倒退的深渊。就这时间点上,连满清正规军手里的家伙事还在崇尚所谓的大刀片子和哪所谓的娴熟的马上弓箭。

就这老掉牙的玩意让白皮猪们蹦穿了皮甲,蹦断了大刀片子,蹦折了弓弦,剁到了脊梁骨,趴在地上苟延残喘,而白皮猪们的一只脚已经踩在了他们的脸上而不自知。

咱回头瞅瞅义和团,他们有什么,破木头棒子,插俩钉子就是狼牙棒子,挖地的锄头,卸了底座的铡刀,缺了口子的镰刀。

“强盗毁掉你们的家,骑在你的头上拉屎撒尿你会怎么做?”

像乌龟一样缩起来,装不知道?像含羞草一样批着美丽的外衣躲起来,让别人嘲笑?像狗一样低下头呜咽,乞求他们?显然很多人选择上面的选择。

但义和团选择了:“弄死他们!”接着像老虎一样扑出去。我们曾经是傲视世界的老虎,虽然他病了,虽然他的牙齿瘸了,虽然他的爪子秃了,虽然他的尾巴再也没有往日的刚硬,他毅然决然的扑了出去。横着是个死!竖着也是个死!他们选择竖着死!总得有人去尝试!

他们愚昧!他们无知!他们只是不想被人再欺负了!他们没有明确的目标,他们没有方向!义和团给了他们方向,弄死前边拿着洋枪放鞭炮的家伙,大家伙会得到想要的生活!热血流淌了上下五千年,只有这小三百年他冷了,但这不妨碍冷血下面掩盖着的热血,他们只需要引导一下。

他们不想退缩,只能选择相信,相信在大义面前他们是无敌的,是无敌的,驰恒疆场中国人就没有怕过!但战场上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们,血肉之躯怼上子弹依然是一枪俩窟窿眼,你以为他们眼瞎了吗?

写到这里,老梁突然想起了一老电影的片段,枯萎的大树下面,一群穿着红衣的人,敲着锣鼓,他们使劲的去敲,仿佛只要他们能敲出最高的音,战场那帮子拿着大刀片子的兄弟们,可以刀枪不入的冲到白皮猪的阵地上,剁下他们的脑袋,扎穿他们的胸膛,咬开他们的喉咙。事实上成片成片的人被洋枪打到,成片成片的人被炮火撕成了碎片,但他们没有退缩,他们没有后退。

刀枪不入的声音没有了,只有毅然决然的冲锋,但无奈的是没有人冲过去。最后战场上只剩下这帮敲鼓的,他们还在敲,玩命的敲,最后在一顿炮火中带着他们的鼓消失在了一片黑色烟雾中。

说实话,当时看这电影的时候,老梁哭了。

他们只是不愿意承认,他们只能相信,相信干掉眼前抗着洋枪放鞭炮的家伙,也许会过上好日子。

但事实是,满清政府和白皮猪们合起伙来把他们给耍了。愿意为满清政府流血的人少了老大一块,满清不死都没有天理了。

热血被烧干了吗?不!他们只是隐藏起来,等待着下一次的爆发,更加剧烈的爆发。烧死他们!烧死他们!为了这个目标中国人啥都不会怕!事实证明我们做到了!我们成功了!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了!

老梁隔着屏幕指着你问一句:“你的热血还有吗?”

所以老梁要说的是,义和团其实他也是一场革命,一场以扶清灭洋为目标的革命,但这方向是错误的,是及其严重的错误,只有彻底的掐死满清这个欧洲列强的代理人,踹死白皮猪们,咱才能重新站起来。

好了,有了前边打底,老梁可以回答题主的问题了。

题主的问题

这首领他叫张德成,是义和团著名的首领,他手底下有两万多人,是义和团中实力最强,影响最大的队伍之一,被誉为天下第一团。

1900年有一个老毛子的大头兵,由于实在是无聊,拿着他那洋枪对着咱大华夏还光着屁股的孩子开枪,并且成功的杀死了这孩子。

这事对于咱满清政府来说,就是小事一桩,翻篇功夫就过去了。可收到消息的张德成,一张老脸就被气的通红。带着自己拳民就包围了这帮子老毛子,但也仅仅是击伤队长和几个大头兵。

之后又赶上八国联军攻陷大沽炮台,洋鬼子们拉着小炮就逼到了天津。

张德成这就带着他的天下第一团,开进了天津,目标就是洋鬼子的租界。

洋鬼子人数少,就在自己的阵地前埋设了地雷,以阻止张德成的进攻。但张德成不是没有脑子的人,顺手就搞了一个火牛阵,将几十头牛的牛尾巴绑上易燃物,点燃之后跟着牛群就突入其中杀的洋鬼子人仰马翻。

可之后,满清丑恶的嘴脸就出来了,就因为这事,跑来一个北洋军务的帮办,认为义和团野性难驯不是顺民,俺们要的是大大的顺民,好嘞,捎带着就给满清的大头兵下命令杀团民。

老梁都被这脑洞大开的帮办气死了,大敌当前他还有些搞这个。好吧,他这里搞内讧搞的挺起劲,八国联军随后就到。而张德成又率领团民参加了南门保卫战。

大家伙都知道结果,这天津是守不住的,所以张德成在八国联军攻占天津之后,就撤退了。

这一撤就撤到了一个叫杨柳青的地方。可这地方的地主并不欢迎他,最终张德成就退到了独流镇。因为张德成之前做的事,八国联军也不准备放过他,所以追着他的屁股后面跑。

没得办法张德成只能子牙河撤退,这就到了王家口镇,在这个地方张德成征集到了粮饷。这粮饷其实是当地富户想要把张德成好吃好喝的打法走,害怕八国联军到这里祸祸,所以才征集的很快。

张德成拿着粮饷这就准备撤退,但没想到的是他遭到了王口镇一个混混的暗算。这货叫刘义鹤,长的歪瓜裂枣的,虽然他老子给他起的名字里带了个义字,但这玩意根本就不在他脑子里。开着米面店和大车店的刘义鹤这就眼红张德成的这匹军资,这就和红枪会的一帮人设下了埋伏,一股脑就把张德成的部队给打散了。最后刘义鹤击中张德成,随后在一阵乱刀中,把这张德成砍死,接着就丢到了子牙河。

这刘义鹤高高兴兴的收了军资,放到他的米面店里去出售去了。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其他网友回答

我们常说“义和团,起山东”,义和团最早兴起于山东西部地区,后来向外扩展,传播的河北、天津、山西、东北乃至内蒙古地区。尽管义和团的兴起带有秘密结社的背景,但是义和团运动始终是一个相当分散的社会运动,华北地区众多的义和团组织并没有一个唯一的统一领导机构,也缺乏唯一的绝对领导人物。它们相互之间各不相属,所以义和团的首领多如牛毛。下面为大家介绍几位重要的义和团首领。

赵三多(1841-1902),字祝盛,直隶威县沙柳寨人,梅花拳拳师。1897年4月在梨园屯召集拳民聚会,义和团声势大振。1898年10月,赵三多聚集义和团三千多人在冠县起义,这被认为是义和团运动的开端。因清军追捕,赵三多率众沿运河北上,进入河北发展。1902年4月,直隶爆发景廷宾起义,赵三多参与其中。后在南宫姬家屯被捕,绝食七天而死。死后,赵三多被官府悬杆示众。

(赵三多雕像)

曹福田(?-1900),直隶静海人,游勇出身。1900年在静海、南皮、青县、盐山一带组织义和团,团民人数达数千余众。1900年6月,曹福田带领团民入天津城,抗击八国联军,击杀俄军五百余人。直隶总督裕禄亲自迎接曹福田入总督衙门,商议防御之事。天津陷落后,曹福田化妆逃往静海,被民众抓获送交官府,最终死于磔刑。

姜晋华(1885-1901),山西榆次什贴镇人,出身农家。1900年,时年16虽的姜晋华自任“大师兄”,在家乡成立义和团,带领民众张贴揭帖,传布歌谣,袭击基督教民。6月,姜晋华带众进入太原城,受到了山西巡抚毓贤的亲切接待。不久,义和团运动失败,姜晋华被抓获押送省城,山西新任巡抚岑春煊将他处以凌迟。

其他网友回答

众所周知,义和团并没有实际上的总首领。为何数百万的农民和拳师突然跳出来,都打着义和团的旗号?肯定是有原因的,黑格尔说过:任何事物都有合乎理性原则。义和团是一种民间宗教和巫术的大爆发,而民间宗教和巫术在北方是有很深的基础的。

朱红灯、张德成都不是义和团总首领。朱红灯仅仅是一个早期的义和团分支的首领,张德成号称天下第一团大师兄,也仅仅是义和团中一个小分支的首领。

他们都自称义和团大师兄,那义和团大师父是谁???我们今天挖掘一下义和团的幕后神秘精神总教主:王觉一!

王觉一是山东青州益都人,他学习了罗祖教的东西,自己创立了末后一著教。光绪八年(1882年),末后一著教在汉口举行反清起义,遭到失败。传说王觉一潜逃至天津杨柳青,隐居起来。光绪十年(1884年),清政府的全国大搜捕也没有抓到王觉一,大部分的末后一著教骨干都没有被捉住。这一切都神秘地消失了!

他们并没有真正消失,而是改头换面,借助山东、直隶民风彪悍,习武和团练风气强盛,与其他秘密宗教合流,以各种神拳的方式发展起来了。

王觉一的末后一著教不但促成了义和团,还促成了一贯道。一贯道的首领是刘清虚,而刘清虚是王觉一的弟子。末后一著教被全国大搜捕后,刘清虚全身而退,改头换面为一贯道。一贯道在民国时期发展成为中国第一大会道门。

罗祖教,是明朝时期罗清创立的影响深远的民间宗教,后来的漕帮、青帮、末后一著教、一贯道、黄金荣、杜月笙、蒋介石,均奉罗清为祖师。

本人是沂蓝书院赵月光,主要研究宋史和近现代史,继承章太炎学派唯识史观学说。本文为原创,如果觉得有点意思,敬请点一下关注并点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