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三十二)欠付工程款举证责任——欠付工程款,发包人举证?(举证责任)

1.认定发包人已足额支付工程款的情形参考案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苏民终字第0109号“刘建国,宿迁现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宜兴市兰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沭阳分公司建设工程施…

1.认定发包人已足额支付工程款的情形
参考案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苏民终字第0109号“刘建国,宿迁现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宜兴市兰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沭阳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裁判观点:实际施工人的举证不能推翻发包人已足额支付了工程价款的事实,据此要求发包人对转包人的欠款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依据不足,不予支持。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终144号“尹宏与袁小彬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裁判观点:实际施工人原则上应向转包人主张工程款,其突破合同相对性原则行使诉权时,应提供证据证明发包人可能欠付转包人工程款,以及合同相对方转包人有破产等严重影响实际施工人权利实现的情形。在实际施工人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且转包人认可发包人已向其付清案涉工程款的情况下,实际施工人要求发包人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不予支持。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1219号“许建平、陈建云与大理通泰建筑装饰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云南大通大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裁判观点:发包人与承包人共同确认,发包人已经按照双方结算付清全部工程价款,实际施工人要求发包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不予支持。参考案例: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15民终9号“邓芝华、余文忠与海丰县和荣贸易有限公司深圳市宝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裁判观点:我国现行法律并无明确规定,在存在借用资质的情形下,工程结算应由实际施工人与发包人单独结算,发包人与承包人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则进行结算应属正常履行合同义务行为。实际施工人主张发包人与承包人结算行为恶意损害其利益但未提交证据证明,在发包人已举证证明与承包人结算完毕的情况下,实际施工人要求发包人承担付款责任不予支持,实际施工人未请求承包人承担民事责任的,可另循途径主张权益。
2.认定发包人未足额支付工程款的情形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1132号“张某等159人、甘肃利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甘肃民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案”。裁判观点:尽管发包人提供了其支付工程款的证据,但因其和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并未就案涉工程进行最终结算,故不能证明其不欠付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工程款。在发包人无证据证明其不欠付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工程款的情况下,其应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支付工程款的责任。参考案例: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中级人民法院(2013)阿民一终字第58号“内蒙古广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陶丽君承揽合同纠纷案”。裁判观点:发包人提供的结算单存在形式瑕疵,无相应证据证实该结算单形成的真实性,发包人应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参考案例: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信中法民初字第42号“苏小划与中铁二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淮息高速公路土建六标段项目经理部、郑州民翔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中铁二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裁判观点:发包人在规定的期限内未能提供其与违法分包人之间结算完毕的证据,视为其与违法分包人之间未进行结算,其应在欠付违法分包人工程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的欠款承担相应责任。
笔者认为:
举证责任的主体应当是实际施工人,理由就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已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既然实际施工人要求发包人在尚欠工程价款的范围内承担责任,就应当举证证明发包人尚欠承包人工程款的事实和相应数额。但在客观上,由于发包人与实际施工人没有直接的合同关系和结算关系,也没有直接的款项支付关系,实际施工人很难证明发包人尚欠承包人工程款的事实和相应数额。在上述有些案例中,法院明确将举证责任归属于发包人,其明确认定发包人提供了其支付工程款的证据,但因其和承包人并未就案涉工程进行最终结算,故不能证明其不欠承包人工程款,因此,其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支付工程款的责任。
-END-
●【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二十六)实际施工人认定标准——实际施工人,如何来认定?(认定标准)
●【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二十七)实际施工人认定标准——实际施工人,如何来认定?(认定标准)
●【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二十八)发包人义务主体认定——发包人范围,如何来认定?(义务主体)
●【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二十九)发包人承担责任情形——合同相对性,能否被突破?(权利行使)
●【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三十)发包人承担责任情形——合同相对性,能否被突破?(权利行使)
●【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三十一)发包人承担责任情形——合同相对性,能否被突破?(权利行使)
北京市京师(德州)律师事务所!
>>点击上方观看视频<<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律所位置!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