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传奇将军》?卷一 第五章 将军上岗(一)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故道文苑网络小说 长篇连载原创作品 违权必究传奇将军作者:文岑 图片来源:网络卷一 第五章将军上岗(一)1988年.冀东。李家洼。李飞龙又在房前屋后转圈。他的圈圈没…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故道文苑
网络小说 长篇连载
原创作品 违权必究
传奇将军
作者:文岑 图片来源:网络
卷一 第五章将军上岗(一)
1988年.冀东。李家洼。
李飞龙又在房前屋后转圈。
他的圈圈没转多久,金梦秋的信件就到了,让他快收拾行装回军区,原来军区翻盖新房,他李飞龙的房子与在位军区首长的房子一样大小,就是靠边一些,让李飞龙到军区验收新房。李飞龙说了声我已经叶落归根,新房盖的再好,与我何干,把信丢进小皮箱锁紧了事。紧接着黎秘书带着车一溜烟跑来说,老司令啊,你要做好准备了,我看你出山的时机快要到了。李飞龙说我已解甲归田,什么出山不出山,这又不是打仗,要我老头子有啥用!黎秘书说,我看军区首长有调整的迹象,洪代司令员恐怕代不了多久了。有一段时间了,军区的训练工作总受到总部的批评,洪代司令压力太大,工作开展不力,身体有些吃不消,病倒几次了。李飞龙哼哼了几声说,那又能说明什么,和平时期的官好当。黎秘书刚走没几天,就又风驰电掣地赶了回来,说,老司令,这次我可是手拿尚方宝剑,总部的正式命令下达,你又官复原职了!李飞龙看了一眼红头文件,丢到了桌子上说,你回去告诉他们,我李飞龙去意已决,要他们另选高明吧。话音未落,只听屋外一阵小车刹车声,一个高门大嗓传了进来,哈哈,老李啊老李,你这世外桃源建的好啊,要我也不想走了!张新浩出现在门口,李飞龙抬起高贵的屁股,伸手与张新浩握了一握,淡淡地说,不知张政委驾到,有失远迎,请坐吧。张新浩环顾一周说,李司令,说句实在话,我会看风水,你这座庙太小,容你不下,还是赶快撤走为上。李飞龙说,张政委,庙虽小,却能遮风避雨,竹篱茅舍自甘心,不受风尘半点侵,惯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张新浩说,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哈哈,李司令,你韬光养晦,隐居求志,时机已到,该出山了。李飞龙说,老朽老矣,实在不能再履新职,请张政委代我请示,有年轻人接班吧,我不能再去占那个位置了。张新浩说,李司令高风亮节,决意不出,力推新人,本人十分敬佩。但是实不相瞒,你推出的新人目前尚在你的腹中,是不是可以分娩,让我等一睹尊容,尚能胜任,你也要扶上马送一程,才可以隐居幕后啊!李飞龙说想了一下说,这事目前不归我管,还真不好说。张新浩哈哈一笑说,那你还得听上级来管啊。这样吧,我请你不出,回去以后转达你的意思,但是总部是否能够接受,我不好推断,你还是做好复出准备。张新浩走后,倒是清静了一阵子。可是越是清净,李飞龙越是不安。他有一种预感,他对那种预感既排斥又期待。他不露声色,他在等待。
这个等待不久就来了,他终于等来了他期望已久的那位大人物的出现。送神容易请神难,他不能就这样灰头土脸的回去,应该说他离开的时候就有一种想法,他这种想法眼看就要实现了。
这位大人物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首长,亲自命令解除他司令员之职的总部中将钟智飞。钟智飞的到来,让整个唐枫地区都热闹异常,大大小小的官员闻风而来,把个李家洼闹腾得鸡飞狗跳。钟智飞暴跳如雷也好,指鼻子瞪眼睛地叫骂也罢,反正李飞龙表面沉静如水,内心却十分受用。末了,李飞龙才对钟智飞说,我总不能就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吧,你们不明不白地把我拿下,如今总得给一个说法。钟智飞余怒未消地说,好哇李飞龙,学会向组织提条件了,过去教给你的话全都忘到了脑后。那我问你,谁批准你擅自脱离军区,来老家盖房种地了?这么多人唤你不归,好大的架子,就差十二道金牌了是不是?李飞龙说,让我离职休养,还不允许我回老家了,那不跟软禁差不多?钟智飞说,命令中是保持你司令员待遇不变,暂时离职休养,等待重新上岗。你还是司令员待遇,竟然不听总部召唤,千呼万唤不出来,你长能耐了!李飞龙心里想,说啥都是你们的理,我李飞龙一辈子都是这样让你们唤来唤去,还不允许摆一下谱?钟智飞说,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是想摆谱,想趁机给上级提条件。你说,你还像个高级指挥员吗?你还是不是共产党员?李飞龙说,我是共产党员,可是……钟智飞说,可是什么?你不是要个说法吗?告诉你,没有说法。你只说,到底走还是不走。你不走,我走,从此我与你恩绝义断!李飞龙觉得老首长被他气糊涂了,把他与组织的关系还是与他个人的关系弄混了,觉得不能再摆谱,随说,我走,跟你走还不成吗?钟智飞这才消了气,拿出一张纸给了李飞龙。李飞龙一看纸上的文字,差一点掉下眼泪。那是总部最高首长对他的评语啊!纸上说,实践证明,李飞龙同志是经得起考验的共和国新一代将军,过去让他离职休养是错误的,现予以更正。钟智飞缓和了口气说,行了李小二,你歇也歇了,我哪有你的福气,谱摆的已经足够,人的一生未免遭受挫折和委屈,想来你李飞龙曾经沧海,但是绝不会难为水。每一次起落都是一次新的起点。走吧,上任去。现在离休,想都别想,等我离了才能轮到你。顿了顿,钟智飞又说,关于举报信的问题,希望你大度一些,不要刨根问底了。人,有时候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行为发生,既然付出了就要有代价。人家给你腾出了位置,你就知足吧。
李飞龙知道老首长说的是谁,能把这些告诉他已经足够,再提就小家子气了。最后他只提了一个请求,那就是把他的嫂子和侄媳妇都带走,跟着他随军。尽管嫂子和舒媛都不愿走,那是她们的事,早晚她们会来的。紧接着跟在一溜小轿车的屁股后边,由黎秘书、保卫干事小曹相陪,哪里来又回到了哪里。
李飞龙正正军帽,军服笔挺,皮鞋锃亮,重又坐回自己的位置,那种久违的感觉一下又回到身上。
张新浩说,你李飞龙就是为战争而生,为军队铸魂。有你在,必将重振虎威,你也必将走向人生的辉煌之巅!
李飞龙从老家的新房子出来,走进了军区大院的新房子,总感到恍如隔世,晚上每每从睡梦中醒来,有种异样的感觉。金梦秋也告诉他说,我看了几家,别家的味道都没有咱们家里的味道难闻,恐怕是甲醛超标,我已经放了许多花束,希望稀释毒素,可是这么些天了,还是有异味。还不是你不在位,人家不把咱当回事?李飞龙大大咧咧地说,别瞎说,组织已经够照顾咱们了,我一个遭贬的官,能给这么好的房子住,要知足。尽管现在官复原职,也要夹着尾巴做人!
可是又过了一段时间,几场大雨一下,地基下沉,墙体出现裂缝,李飞龙坐不住了,去找主管部门。主管部门的头头已经升职离开了军区,调到其他军区官生两级。可见是个相当有背景的人物。李飞龙断定此人将来要栽大跟头。他对自己的预言十分自信。果然,几年之后这个人物就进了班房。
为此,李飞龙给自己今后几年的军旅轨迹又增加了一重内涵。
李飞龙重新上任,在军区掀起不小的震动。不管是过去他身边的人,包括田向奎、展太行、石铁柱、何虎军等,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欢呼雀跃,却不不挂在脸上,他们牢记李飞龙的教训,总是夹着尾巴做人。也不管是现在跟他不搭界的一些人,也都有一种莫名的激动,他们希望有一种全新的风吹来,涤荡眼前的阴霾,像后来逐步走到前沿的某军事学院院长方伟强,某军政委耿志松等。还有一些诚惶诚恐的人,像翻着跟头走到军级岗位的曹斌。当然还包括他的原女婿梁春和准女婿徐援朝,他们两个人注定要经过一番灵魂出窍,才能修成正果。
尤其是田向奎,在最后为于得水、柳香君掘墓的剿匪战斗中,李飞龙好不容易把于得水请进了自己的瓮中,田向奎却陷入了柳香君的温柔之乡,幸亏展太行发现及时,李飞龙差点跟郭照基动武,才保住田向奎一条性命,而且也才没有铸成大错。
李飞龙就是从剿灭于得水、柳香君的最后一战中,找到了真正军事指挥员的感觉。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文岑,本名:窦文参,军旅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别样年华》文学作品集《永远的水塘》和电影文学剧本《乡间有块黄手帕》《甲骨文密码》《山春花》《塞上暖阳》,以及大型军旅剧《骑马扛枪打天下》《那时我们正年轻》等。扫码关注更多精彩欢迎投稿,稿件须是原创,文责自负。稿件请注明作者并附照片一张。投稿邮箱:2514349440@qq.com
文章赞赏全部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给第一个想到的人
点个赞
再走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