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摸冬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摸冬2019-12-29既有着薄凉的距离又不缺少人间温情的恰到好处 摸冬文字/香袭书卷在一个下着浓雾的冬日清晨,我摸了摸冬天,冬天以它独特的方式迎接着一个…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摸冬
2019-12-29
既有着薄凉的距离
又不缺少人间温情的恰到好处

摸冬
文字/香袭书卷
在一个下着浓雾的冬日清晨,我摸了摸冬天,冬天以它独特的方式迎接着一个人的闯入。车子缓缓在浓雾中行驶,从城市到乡镇。冬天的雾,是浓得化不开的。清晨七点出发,天空还是麻麻亮。行路上的车灯,亮起红色,星星点点,在深冬的早晨出现。
十二月底的冬,已经是走在冬的深处了。路边的树木,没有一丝色彩,清一色的枯瑟。地里的麦苗泛出片片绿意,与大地之上的苍凉,形成反差。伸出手,抓一把冬的气息,潮湿的空气中,带着凉意。冬天是寒凉的。
冬雾笼罩着原野,沿路的树木在冬天,依然挺拔,它用落叶把大地铺满,让走在上面的人,感觉走在地毯上。一岁一枯荣,枯草在冬天是黄色的,连成一片,竟然美丽无边。映入眼帘的枯草,早就变得有风情了。我用手轻轻触摸着枯草,它们没有一点羞涩,大大方方地在我的掌心中摆动。冬天有自己枯黄的色彩。
从上而下,一条小溪顺流而来。远方开车来旅行的人,女人在车上抱着靠垫休憩,男人拿了毛巾在溪水中清理着旅途中的尘埃。“水还是有点刺骨的。”男人友好地与我们一行人打着招呼。有活跃点的队友已经按奈不住心情,把手探入溪水。边洗边告诉我们说:“这条小溪有个传说,据说有个神仙得了皮肤病,四处求医无果,路过此地,在此水中洗了个澡,皮肤病神奇地好了。”

姑且不说这个传说的真假,但看那溪水的清澈,就足够醉人。溪水边的石头,已经磨得溜滑,想来有过许多人路过此处,都会洗洗手吧。忍不住也把手放入水中,水质光滑中带着冷峻,并没有因为是纤纤玉手,而温柔多少。它带着冬天特有的冰冷。
寻了小镇,大家把车停好。一脚刚踏出车门,就打了一个激灵。冻得人缩起了脖子,低温下的小镇,并不热情。与温度相反的是乡镇上的人,各种食材排列开来。菜农介绍着,萝卜白菜都是自己地的,鸡蛋是自己院子的鸡下的。鱼是水库里刚捞起来的。
来到猪肉摊处,一盆炭火迎接着我们。火苗在室外的风中,格外旺盛。炭火被燃得兴旺。猪肉摊上的大嫂,赶忙让出唯一的一把椅子,让我坐下。椅子上垫着一块厚厚的棉垫。其他的人,都是蹲着烤火的。把脚贴近了炭火盆,一股热气袭来,烤得人整个身子都暖烘烘的。冬天其实是热情的,它有着自己的温度。
友人们采购了自己需要的猪肉,临走时大嫂为每个人的袋子里免费装上了一袋猪血。人与人之间,除了买卖,还有本性的善意。旁边摊位上,炸油条的阿婆,带着红色的头巾,正在油锅前忙碌着,看着我在拍照,竟然对着镜头露出了孩童般的笑脸。冬天是有着自己的天真本性。

整个上午,浓雾都在身边,挥之不去。冬天的雾,总是那么缠绵。是不是和我一样喜欢上了这人间烟火气息,不舍离去。沿路的房屋上,升起了袅袅炊烟。年关将至,冬已深,归家的人该在算着归期了。路边的乡院,老人正在清洗着刚杀出来的鸡,那些鸡有着岁月里沉淀出的金黄色皮肤,看着都那么诱人。询问老人这鸡买不买,老人抬起头笑着说:“不卖,这些都是留给我城里的孙子吃的,他正在用功学习,我给他送去补补身子。”
有人说,冬天给人得感觉就是滑溜溜的冰钩和雪花。也有人说,冬天给人的感觉,是有着薄凉的距离。有人说,冬天是属于寒风与落叶的。我说:“冬天,它是热的。不信,你们摸摸,年猪肉的温热,炭火盆的暖意,以及阿婆脸上的笑容,还有老人对孙子的爱。”
路过一间小学校,郎朗的读书声,在上午时分响起。顿时,天空中出现了太阳的光芒。孩子们的声音清脆,正在朗读:“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襄阳诗人孟浩然的句子,划开了浓浓的雾,阳光来时,浓雾散去。冬天是欢快的,它带着对春天的希望。
冬天,有着太多的含义。它是四季之末,收纳了四季,终结者又是开始者。冬天的丰富,并不在于它的形式,而在于它内在散发出的温情。在冬天里,有全家团圆的时刻,有年夜饭的丰盛,有老人和孩子们的笑声,有人们对日月最深情地注解。
在冬日行走,我用身心触摸过它的存在。浓雾,溪水,炭火,读书声,老人,都只是冬日的一景。冬天真正的涵义,是那种既有着薄凉的距离,又不缺少人间温情的恰到好处。

摸冬
图片来源:网络
文字原创:香袭书卷
(ID:ZL523704792)
推荐阅读:
散文:多年以后
迎接2020:写给未来
跃进2020:坚持梦想
拥抱2020:迎风而行,步履不停
散文:曾经来过
告别2019:致敬时光
告别2019:再敬岁月一杯酒
告别2019:回忆,那么美丽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文章原创,感谢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