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之午席,上海之“四季”,何时再会?

我一直相信,好的酒店都藏着人情世故,有回忆,有一些欢愉时光,躲得过人生现实中的一些残酷,它们是暂时的情绪缓冲之地。好的酒店,始终是联系着人生重要的场合和moments。上海女作家陈…

我一直相信,好的酒店都藏着人情世故,有回忆,有一些欢愉时光,躲得过人生现实中的一些残酷,它们是暂时的情绪缓冲之地。好的酒店,始终是联系着人生重要的场合和moments。上海女作家陈丹燕说,她有大部分的小说和旅行散文都是在上海的酒店里写出来的。窗外有上海的车水马龙,室内有一厢温情脉脉,有一壶上好的龙井或者咖啡,文思泉涌。我相信,酒店的治愈功能,也相信我和它们在情绪和文思上那些微妙的连接点,诚如陈丹燕在酒店中落笔描摹的那份楚然明朗,好像是神经末梢被刺激。在我钟情的酒店里,神经末梢里最敏感和动情的部分自动放射一些感性认知与自持砥砺的延宕之情,最后,是酒店促成了一些文字和文词藻绘,显然是韬光养晦的。但不仅仅是写作。酒店欢庆的是个人的荣光与欣慰。我记得:2012年在香港为写作我的第二本书,在香港采访文化人物。约了导演编剧和文化人:甘國亮先生在香港的君悦酒店吃午餐,聊城市与影视人生。君悦餐厅,熟知甘國亮习惯坐的位置,有什么忌口食物。甘生说起自己的好友:刘嘉玲也把自己49岁的生日庆典放在君悦的餐厅,因为在君悦,她有过好时光,一切的celebration都可以在君悦被记住,像是所有的glorious moments,因为一家酒店,被串接起来——那是好的酒店,无法替代的魅力。所以,有让人牵挂的酒店要拆牌谢幕,难免伤怀,像是去看心爱的巨星举办告别演唱会,心里激动但万般不舍。之前传出消息,四季酒店集团将在2020年5月15日结束对上海浦东四季酒店的管理(浦西四季酒店将在6月1日起闭门翻修),消息一出,我顿时觉得黯然神伤。上海之“四季”,要待何时再相聚了呢?
一席告别饭,在上海浦东四季的尚席。摄影:Ann(微信公众号:匙叉旅行指南)就像中午的这顿“告别”宴。看到友人们在上海浦东四季酒店吃午餐。尚席,上海浦东四季酒店的雅致粤菜餐厅,以创意又附有文化底蕴的粤菜闻名沪上,尚席,一直是浦东奢华酒店的明珠餐厅之一。也许是我的一厢情愿:每每邂逅四季酒店的餐厅,总认为它们都有一种暗地里互相映照的灵秀之气。四季酒店的餐厅(无论中与西)从来就不需要妖娆,博出位,它们显然是芙蓉出水,荡涤瑰丽身姿,秀美,以精彩的餐饮与富有创意的手法获得我们的热爱和追捧,它们是四季粉丝们脑海中的那一抹味蕾之“乡愁”。
告别席中的精美菜肴,还是那么“四季”啊!摄影:Ann(微信公众号:匙叉旅行指南)看到大家发的朋友圈,这一餐“告别”宴,依然是清雅,大气,且颇有情感和拳拳心意。有厨师一以贯之倾注的一份对于食物的热情,也有浦东四季酒店尚席的那种精贵和浪漫。桌上的菜肴是温润的,就是四季酒店的一种底色吧。我想起浦西四季酒店,大堂吧的一份潇洒自持,不能用“磅礴”来形容,四季到底是从容的,非常稳成,有慧黠。回到这一桌“告别”菜肴,大抵映照出我们人生中那些饱满的时刻,因为饱满,所以觉得快慰。感谢四季酒店,与我们share这份饱满与快慰。我从朋友们的照片中能感受到这份快慰,且是流动的,像最自然的情思,浑然天成,是人性化的,亦是个体化的。
四季之意,如花似锦。说到个体,我的另外一位朋友Angela Cai,曾经也在上海的四季酒店有过亲身和切实的工作经历(虽然,她现在在我热爱的上海浦东文华东方酒店效力),我觉得四季酒店所奉献的审美,四季酒店对于我们在生活方式上的营造和追求,也一定或多或少在Angela的记忆中留下深刻回想。不然,她不会在听闻上海浦东四季酒店即将谢幕后,露出一丝哀伤神色。回忆大门,轻易就可以开启,不仅仅是一家设计现代又华丽敞亮的酒店和建筑体那么简单,我想,Angela一定有更多私隐与个体感知,它们和上海的“四季”联系在一起,组合成为一个巨大的情感维度空间,让人唏嘘。所以,我认为,好的酒店,是感性的,也是个体的,纠缠着七情六欲,可以是小说里最为精彩的情节的上演之地。
上海浦西四季酒店的四季轩,2018年8月。
一个浦西四季酒店的moment,2018年8月。2018年8月,我在上海浦西四季酒店的四季轩吃午餐,猛然看到为我们服务的女士,面熟。原来,我见过她。2010年,我从英国到上海,那时候朋友带我去上海浦西四季酒店的日本餐厅吃日餐(后来,四季的日餐厅没有了),当时,正是这位专业女士为我们提供服务。由2010年到2018年,时移事往,我当时就问到这位女士,当时的日餐厅,我真的觉得很美味,很有一种别样深然之味,是我在2010年关于上海的一份回味,是宝贵的。当日,我在四季轩吃完午餐,我感谢她,我亦觉得四季的那种峰回路转,又绵延的情义如此真切,尽然有种万水千山之意。
上海浦东四季酒店大堂的华丽又摩登,是风华的念想。如今,上海浦东四季酒店即将和我们告别。让人怀念的不仅仅有尚席的粤菜,还有浦东四季的建筑与装饰之美。我们会记得大堂中对老上海Art Deco风格的致意遥想、也有对上海未来风貌的期许。其实,和上海浦西四季酒店的深雅相比,浦东四季一直就更加摩登与未来,它更像是一个魔幻的现代“四季”酒店的标准载体,给与热爱都市奢华酒店的人(包括我自己)一份超然的入住体验。
上海浦东四季酒店营造出一种超然的大都会的享乐之意,将被我深深怀念!去年,我在伦敦入住了伦敦三一广场 10 号四季酒店(Four Seasons Hotel London at Ten Trinity Square)。很巧,伦敦三一广场 10 号四季酒店的和上海浦东四季酒店的洗浴备品都采用了佛罗伦萨香水屋Lorenzo Villoresi,只是香氛味道不同,但一样奢华,是我心水的备品。感谢“四季”,旅行的魅力从未减分,感觉我的体验和审美旨趣在各处的“四季”放光,终究成为笔下收获。
2019年11月,我在伦敦三一广场 10 号四季酒店。在2020年新冠的阴霾下,每个人都在经受历练。上海四季酒店(浦东和浦西)在今春历经的变革亦会成为一段回忆。但正像我在2018年描写的上海浦西四季酒店的时候,使用的标题词句:时光让我们从容不迫,拥抱喜乐。我爱四季(春夏又秋冬),不单单是酒店四季,四季本来就是轮回,一切交给时间。末了,让我最期待的是:浦西四季将在我热爱的酒店设计大师Jean-Michel Gathy手中变身,呈现崭新风华卓绝新貌,成为浦西石库门建筑中备受瞩目的“新景”吧!一切待到疫情后,让我们上海“四季”见!* 延伸阅读上海四季酒店:时光让我们从容不迫,拥抱喜乐
撰文、旅行摄影:张朴图片:部分由四季酒店提供新浪微博:@Blonde小朴时态
微信平台:张朴好时光
Instagram:@ethan_zhangpucd
欢迎阅读我的书:
《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2012年出版);《香港的前后时光》(内地与港台版,2013年出版);《仿佛,一场告别》(和光影记忆相关的旅行,2014年出版);《而我只想去巴黎》(巴黎城市与文化影踪,2019年出版)。张朴,作家,翻译。留学北欧,曾供职于伦敦BBC中文部、美国驻华使馆。全职写作,旅行人生。热爱巴黎、纽约、葡萄牙;喜张爱玲、唐诗宋词、电影戏剧、MONOCLE、agnès b、Maison Martin Margiela,极简主义与王家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