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包豪斯,世界会怎样?

包豪斯,20世纪现代主义艺术和设计最有影响力的流派,诞生于1919年,距今正好100年。说包豪斯最有影响力,是因为虽然过去整整100年,而且“包豪斯”三个字现在也很少有人提起了,但…

包豪斯,20世纪现代主义艺术和设计最有影响力的流派,诞生于1919年,距今正好100年。
说包豪斯最有影响力,是因为虽然过去整整100年,而且“包豪斯”三个字现在也很少有人提起了,但是现在我们仍然无往而不生活于包豪斯的包围之中。如果对此心存疑问,那么我们可以先看几件包豪斯“单品”感受一下。
F51沙发椅
这款“F51”沙发椅是由包豪斯创始人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亲自设计。
格罗皮乌斯的门把手
这款由简单的长方体和圆柱体组成的现代主义门把手,也是格罗皮乌斯设计的,看起来不起眼,但其几何图形的组合,极其和谐,堪称经典。
巴塞罗那椅
这款由弧状不锈钢构架与真皮皮垫组成的巴塞罗那椅,是包豪斯著名建筑师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于1929年为迎接西班牙国王与王后专门设计而成,并在巴塞罗那世界博览会上亮相。
瓦西里椅
这是包豪斯最出色的学生之一马塞尔·布劳耶(Marcel Breuer)的天才设想,他把自行车的流线型钢管移植到家居产品上,制作了世上第一把钢管皮革椅并彻底颠覆了木质家具的传统。为了向他的老师瓦西里·康定斯基致敬,所以命名为“瓦西里椅”。
勃兰特茶壶
这款独特的茶壶(Brandt Teas Infuser)是包豪斯的女学生玛丽安·勃兰特在敲打了无数半圆形银器后,将茶壶打造成了包豪斯最典型的设计作品。
MT8镀铬钢管台灯
这款MT8镀铬钢管台灯由德国设计师威廉·华根菲尔德(Wilhelm Wagenfeld)和瑞士设计师卡尔·雅各布·朱克(Carl Jakob Jucker)合作设计而成。因其完美体现了包豪斯的设计原则和理念,也被称为“包豪斯灯”。
这些包豪斯产品,虽然设计于近百年前,但因其完美的艺术性,而成为家居设计中的经典款,到现在仍然大量生产,如果你到家居市场逛逛,肯定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可能你的家里还摆放了几件。
除了这些由包豪斯人设计的经典家居产品,我们生活中处处体现包豪斯影子的还有建筑。自从1925年,由包豪斯创始人、第一任校长格罗皮乌斯亲自设计的位于德绍(Dessau)的包豪斯校舍横空出世后,那种由简单的几何形体构成,将轻巧的钢梁结构、大片的玻璃幕墙、简洁的外观设计、实用的功能主义融合在一起的现代主义建筑迅速风行于世。
现在你在世界各大城市穿梭时,几乎总能看到在包豪斯理念影响下建造起来的高楼大厦。
远不止于此,包豪斯的影响还深入工业设计、平面印刷、广告设计等等,就连大名鼎鼎的苹果公司,也是深受包豪斯设计的影响,苹果的每一件产品、甚至门店都有包豪斯的设计观念。
所以,包豪斯,这个诞生于100年前的学校、流派、风格、理念……,对我们的生活和社会发展的影响可以说是颠覆性的,甚至可以说,今天我们几乎一切的生活,都是在包豪斯的理念之上建构完成的。
其实,100多年前,整个欧洲掀起一股艺术设计思潮及艺术实践的风潮,这一风潮被称为“新艺术”运动,以英国拉斐尔前派为发端,率先掀起艺术与工艺运动。法国索性就叫“新艺术”运动,即Art Nouveau。奥地利则搞出“分离派”运动,意大利掀起“自由风格”运动,德国则是“青年风格”运动,这里面还有一些非常著名的个人艺术家,在艺术设计与艺术实践方面大放异彩,比如西班牙的高迪、奥地利的穆夏。
但是,这些艺术设计运动却没有实现颠覆性突破,将影响扩展到全世界范围,而这一目标却由包豪斯实现了,虽然包豪斯从1919年成立,到1933年被纳粹关闭,只存在了短短的14年。那么,包豪斯是如何做到的呢?
我想,包豪斯能够崛起,并将其影响扩张到全世界,应该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是找到对的人。
但凡要成就一番伟业,最重要的就是人。包豪斯的灵魂人物是德国建筑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
1919年,德国魏玛萨克森大公爵的美术学院和工艺美术学校合并,格罗皮乌斯被聘为这个合并学校的校长。格罗皮乌斯上任后,首先是确定校名,他将德语中的“Hausbau”倒置,变成“Bauhaus”,于是“国立包豪斯学院”诞生了。
格罗皮乌斯坐上包豪斯学院校长位子后,开始大张旗鼓网罗人才。格罗皮乌斯曾说过,“我们一定不能以平庸为开端;我们的职责是尽可能地招募有影响力的、知名的人才,即使我们还未能完全理解他们”。
第一阶段,格罗皮乌斯聘任了三位导师:
约翰·伊顿(Johannnes Itten),瑞士人,信奉拜火教,带有神秘色彩的表现主义画家。
里昂耐尔·费宁格(Lyonel Feininger):德裔美国人,当时德国最知名的表现主义画家,同时受立体主义和德劳内影响、并且带点哥特式精神色彩。
格哈特·马克斯(Gerhard Marcks),一名具有扎实工艺功底的德国雕塑家。
包豪斯历史上最著名的几位导师都来自于格罗皮乌斯第二阶段的聘任。这里面有:
奥斯卡·施莱默:最初受塞尚和毕加索影响的一名画家,后来则擅长画抽象的几何形状的像木偶一样的人像,在包豪斯,他则对剧场艺术发生了兴趣,成为包豪斯剧场工坊大师。
保罗·克利:“青骑士”成员之一,太有名了。他是一位耽于狂想的视觉诗人,也是现在拍卖行中最能俘获人心的现代主义绘画大师之一,尤其是他1914年远行突尼斯画的作品,色彩绚烂,皆为绝世珍品。
瓦西里·康定斯基:“青骑士”成员之一,名气比保罗·克利还大,他的风格有伟大的表现主义作品,也有包豪斯风的几何风格抽象作品,最关键的是,他还是抽象主义艺术的创始人。在拍卖行中,他甚至比保罗·克利还要受欢迎。
莫霍利-纳吉:匈牙利构成主义艺术家。
除了格罗皮乌斯聘请的这些导师之外,和蒙德里安一起创立荷兰风格派的领袖凡·杜斯伯格也来到包豪斯,向包豪斯学生传授风格派的理念。纪律和精准是风格派最基本的游戏规则。杜斯伯格的课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包豪斯的学生。
格罗皮乌斯用了3年的时间,就将当时最具先锋性的艺术家聚集到了魏玛,包括表现主义画家的伊顿、费宁格,“青骑士”的康定斯基、保罗·克利,风格派和新造型主义的凡·杜斯伯格,以及拥护俄国非客观艺术的莫霍利-纳吉、阿伯斯。
于是,包豪斯这个又小又穷的机构,在格罗皮乌斯的努力下,吸引了一群具有开创性的艺术天才,于是魏玛,就像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和19世纪末的巴黎,正在成为新的艺术中心。
二是看向未来的艺术主张。
1919年,包豪斯一诞生,格罗皮乌斯就宣称,它将成为一所“运用现代理念的艺术教育重镇”,把“艺术学院的理论课程”和“手工艺学校的实践课程”相结合,为“有天赋的学生”提供“综合性的课程体系”。
基于此,格罗皮乌斯为包豪斯制定了《魏玛的国立包豪斯教学大纲》,提出了包豪斯的艺术目标。
第一个目标是,要训练未来的工匠、画家和雕塑家们,让他们联合起来进行创造,“把建筑、雕塑和绘画融进一种形式中”。艺术家要像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一样,集画家、雕刻家和设计师于一身,成为“全能造型艺术家”。
第二个目标是,提高手工艺的地位,让它与“美术”平起平坐。学艺术的学生应该从象牙塔中走出来,接接地气,和工匠一样弄脏手,“不存在专业艺术这种东西,艺术家与工匠之间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艺术家是地位显要的工匠而已。让我们消除树立在工匠和艺术家之间的傲慢屏障!”
第三个目标是,要将创造性的艺术和工业世界结合起来。包豪斯希望能够将它们制作的产品和设计方案直接出售给大众和工业界,这样解决学校经济上的困境。同时,也让包豪斯能够接触外部世界,防止它变成一座象牙塔,这样也能让学生做好充分准备去面对现实生活。
包豪斯的这些主张太颠覆了,简直就是离经叛道。在当时的人看起来,包豪斯的三大目标,简直就是三宗罪。
一宗罪,企图把以往互不相干的若干学科和手段结合在一起,创造出瓦格纳式的综合的、“整体”的艺术,简直就是狂人的主张。
二宗罪,让工匠与艺术家平起平坐,感觉就是对艺术家的侮辱。要知道,艺术家被提升到神圣的地位,可是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那些大咖,好不容易努力才成功的,现在要让艺术家重新回到工匠地位,是可忍孰不可忍。
三宗罪,艺术从来就是为达官显贵服务的,现在要让艺术进行工业化的批量生产,走向大众,这太激进了,可以说是乌托邦的幻想。
不管包豪斯达没达到它的目标,至少它的学生们却获益良多。包豪斯的学生都有一个惊人的特点,就是极为多才多艺。他们大多数学生在学校的时候,把所有门类的工艺技巧都接触遍了,所以那些绘画、摄影、家具设计、建筑设计、制陶和雕塑的任务,对他们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但是,对于格罗皮乌斯来说,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带领包豪斯走出一条新的艺术道路,走向未来。
1923年,格罗皮乌斯又喊出了新的战斗口号:“艺术与技术:一种新的统一”。
于是,包豪斯的理念为之一大变。1919年格罗皮乌斯提出的那种还带点艺术个性的、神秘浪漫气息的、强调个人工艺技巧的观念开始被抛弃。艺术是要面向大众,面向工业生产,要与企业紧密结合在一起,艺术家就是设计师。
如果对比一下1919年费宁格为包豪斯教学大纲设计的神秘浪漫的哥特式-立体主义木刻插图和1923年朱斯特·施密特为包豪斯展览设计的理性主义平板印刷海报,就可以清晰看到包豪斯从手工艺向工业的转变,从中世纪式的冥想向技术、结构分析的转变。包豪斯正在最大限度压缩因个性特征而导致的多样性,进而创造一种标准化的集体主义或团结协作的风格。
包豪斯要拥抱工业世界,走向商业应用!
三是激发创造力的教学体系。
有了大师,有了目标,剩下的就是找到实现这些目标的方法了。
虽然,格罗皮乌斯曾说过,这所学校应该感谢“英国的拉斯金和莫里斯,比利时的范·德·维尔德,德国的奥尔布里希、贝伦斯……以及其他一些人”,他们“苦心探求,并且最先找到一些方法,重新把劳作的世界与艺术家们的创造结合起来”。但是那些前辈的方法还不能真正面向工业世界,面向未来,包豪斯要找到一种新的教育方法,来实现它的目标。这种方法就是它的教学体系。
包豪斯在教学大纲中明确宣称:艺术是教不会的。但是,工艺和手工技巧是教得会的。
基于这一宣言,包豪斯每一专项工艺都是按作坊的模式设置,比如雕塑工坊、木工作坊、金属工坊、陶瓷工坊、壁画工坊等等。教学也是按作坊方式进行,即由“大师”负责指导“学徒”,所以包豪斯学校不分教师和学生,而是设置大师、熟练工人和学徒。
作坊训练包括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是工艺指导,主要教会学生掌握工艺的方法与技巧。第二部分是艺术形式问题指导,即带领学生探索创造的奥秘,研究自然与材料,教授材料、工具、结构、展示,以及空间、颜色、构成的理论,以帮助学生发现所学工艺独特的形式语言。
负责工艺指导工匠的叫“工坊大师”,负责形式问题指导艺术家的叫“形式大师”。
包豪斯教学体系中,真正使其领先于其他艺术教育机构的,是在作坊训练开始之前所有学生必须学习的初步课程(Vorkurs)设置。初步课程是伊顿策划开设的,这一课程没有技术性的训练,更多的是“线条和动作的联动”以及“如何冥想”之类的训练。伊顿开设这门课的目的就是通过各种方式让学生释放自己的感觉,让他们看到自身蕴含的创造潜力,并且帮他们把这份潜力释放出来。
初步课程和作坊训练成为格罗皮乌斯理想中的包豪斯的基本支柱。
让人惊讶的是,在后来包豪斯的发展过程中,初步课程发挥的作用超乎所有人的预期,并且包豪斯100年来的设计原则、艺术创造几乎都是从初步课程中发展出来的。包豪斯初步课程主要是围绕色彩和图形展开的,它之所以能够超乎群伦,是因为教授这门课的三位大师,伊顿、克利和康定斯基,他们所具备的天才,使包豪斯的初步课程教学量大质高,同时能够引领学生运用严格的理性思考,去探究和检验视觉体验和艺术创造性的本质。
既然初步课程对包豪斯影响这么大,那我们来看看这三位大师的初步课程的锦囊中都装了些什么。
伊顿的初步课程:
伊顿认为自己把握色彩的能力超群,他在署名时,经常会加上“色彩艺术的大师”。伊顿的教学首先就是让学生研究色彩与图形。
其色彩和图形理论的核心内容,就是对比与张力的概念。伊顿选用了色彩对比的七种鲜明类型,主要包括:两种颜色之间的简单对比,一种明亮颜色和一种阴暗颜色之间的对比,一种暖色和一种冷色之间的对比,互补色之间的对比。
伊顿认为,色彩的性质不仅仅是光学上的性质,还向人们传达普遍化的情绪,同时图形也传达着类似的信息,正方形、三角形、圆形这三种基本几何形状,与特定的色彩之间,有着情绪和精神上的相似性。例如,正方形象征和平、死亡、黑色、阴暗、红色,三角形象征热烈、活力、白色、黄色,圆形象征均匀的、无限的、宁静的,蓝色。
图形和色彩所表达的情绪必须是相配的,画家要想在作品中获得均衡而和谐的效果,就要使色彩和图形形成合适的组合:正方形与红色、三角形与黄色、圆形与蓝色。
构图设计要充分发掘和表现圆形、正方形及三角形各自的特点,以及这三种形状组合在一起的特点,去感受图形和色彩的“内在意义”,也就是利用平面和立体的视觉形象,来传达自己的内心感受。
伊顿设计出了一个色彩球,他说,这个色彩球“最能有效表现色彩秩序的形状”,“能够表现出互补色的法则,图解这些互补色之间的所有基本关系,图解它们与黑色和白色之间的关系”。色彩球的赤道,颜色分布由红色渐变成紫色,“两极”之间,则是由白色渐变成黑色。
康定斯基的初步课程:
康定斯基的理论比伊顿的理论更加精妙细致,他关心的也是如何才能建立起一套基本的视觉语言体系。
康定斯基区分色彩的基本元素,包括色彩的“温度”,即色彩明显的温暖感或者寒冷感;以及色彩的色调,即色彩的明亮感或者阴暗感。这样,色彩就被定义出“四个主音”:亮暖色、暗暖色、亮冷色、暗冷色。
颜色不仅具有色温,还具有不同的象征意义。并且呈现出明显的对比特性,比如黄色与蓝色,“黄色是典型的世俗颜色”,“蓝色是典型的天堂颜色”,黄色是进取的,富于侵略性、积极主动而不稳定;蓝色则是收敛的,谨守限制,羞涩而消极。黄色坚硬而锐利;蓝色柔软而顺从等等。还有白色和黑色,红色与绿色。
色彩不能独立于图形而存在。康定斯基研究图形的起点,是点,点运动起来就形成了线,一个大的点就变成了圆。一个点能够衍生出哪种线,要看这个点受到哪种力的驱使,如果是在单一的规则动力的作用下,会衍生出直线;如果是两个或多个动力,就会衍生出折线或者曲线。
每一种线也具有不同的特性,比如垂直线是温暖的,水平线是寒冷的;同时不同的对角线,根据位置和方向的不同,其或温暖或寒冷的倾向也是不同的。
原色应该与基本的形状相对应,即黄色的三角形、红色的正方形、蓝色的圆形,那么图形的混合必须与色彩的混合始终对应。如果正方形和三角形混合,必然得是橙色的。折线和曲线也都有各自恰当的颜色。
色彩和线条之间的这些关系,可以应用到整个构图设计中,并形成不同类型的应用程式。水平的程式是温暖的,垂直的程式是寒冷的。迫使目光向上移动的构图是自由轻盈的,迫使目光向下移动的构图则是沉重压抑的。迫使目光向左侧移动的构图是冒险的、解放的,反之,则是安全的。这类“法则”能创造出视觉的和谐与对比,还能用构图表现出微妙的心理感觉。
克利的初步课程:
克利关于色彩和图形的理论与康定斯基的一样精致微妙,同样依赖科学模型,从而成为启发包豪斯创造图形的源泉。
克利的图形课首先讨论点和线,根据他的定义,线就是运动中的点。线分为三种基本类型:积极的线、消极的线、“中性的”线。积极的线自由自在,不断地移动,无论有没有特定的目的地。一旦有那条线描摹出一个连贯一致的图形,它就变成了中性的线,如果把这个图形涂上颜色,这条线就变成了消极的线,因为此时色彩充任了积极的因素。
中性的线描绘成的图形,可以被划分成两种基本类型:结构性的图形与个别性的图形。如果可以无限重复同一种视觉元素,就得到结构性图形;一个个别性图形,就既不能给它增添元素,也不能减少元素。比如一条鱼是一个个别性图形,它的鳞片则是结构性图形。
学生要以多种不同的手法,在多种不同的条件下运用多种图形:反转的、转九十度角的、大头冲下的等等,这样,让学生对一种简单形象所具有的潜在表现力耳熟能详。
一件艺术作品的目标,是要创造出视觉的和谐,要在思维以及实际事物当中平衡“男性要素”原则和“女性要素”原则,这样,让线与颜色达到均衡,让图形与色调达到均衡。
在视觉体验中,色彩是最为丰富的一个侧面,线只有长度,色调只有量度和浓度,色彩则增加了第三种要素:性质。所以,学生必须在彻底掌握了线条和颜色之后,才能着手处理色彩的问题。同时克利要求学生运用比喻的天平,来衡量各种颜色分量的高下(比如,红色比蓝色重),并且思考多种颜色的级差递进。
我在这里不厌其烦列述包豪斯大师们的初步课程,因为它们实在太重要了,工艺作坊中的那些制成品都受到这些理论的影响,许多作品都做成了基本的几何形,并且漆上原色。于是渐渐形成包豪斯的三大“法宝”:几何图形、原色和“less is more”(少即是多)。
包豪斯诞生于乱世之中,其生存也因财政危机、左倾的政治色彩而风雨飘摇,几度面临被关闭的危险,虽然它最终仍没逃脱被纳粹关闭的命运,但是那群有理想、有追求、有毅力、有天分的人仍然将他们现代主义的审美带向全世界,将艺术与设计带到人们日常的生产与消费生活之中,使其成为现代主义最具超越性的运动之一。而且现在每一所艺术院校,能给学生开课讲授材料、色彩理论与三维设计,可能都要归功于包豪斯的教育体系。100年过去了,虽然包豪斯也经常被诟病,但是现在从事现代设计的人,如果除去包豪斯的理念,不知道还会剩下什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