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差点要了我的命

一年前身体不好,在上海某三甲医院住院,办住院手续的时候流鼻血了。止都止不住,大厅里到处都是,办手续的医生吓傻了,说你赶紧去看流鼻血吧,先止好血,再来办住院。去耳鼻喉科,医生往里塞了…


年前身体不好,在上海某三甲医院住院,办住院手续的时候流鼻血了。
止都止不住,大厅里到处都是,办手续的医生吓傻了,说你赶紧去看流鼻血吧,先止好血,再来办住院。
去耳鼻喉科,医生往里塞了一堆纱布,说你下午去做个手术吧。
纳尼?鼻血已经流了两个星期了,看了三个三甲医院,都没让手术,你突然让我手术?
医生说,不做可以,但保不准你啥时候又流。
看在即将要住院看其他病的份上,我还是答应了。

去耳鼻喉科病房,医生说必须住院才能手术。
咦?刚刚医生不是说是个小手术只需要一支烟的功夫吗?
“不住院,做完手术回家再出血怎么办?”值班医生的话也没错,住一晚就住一晚吧。
去办住院手续。“小伙子,你可得问清楚啊,耳鼻喉科办了住院,明天去推拿科可能就得自费了。”办手续的医生说。
折回耳鼻喉科,把问题抛给大夫。大夫给推拿科挂了电话。
“推拿科说应该可以的,明天去了再说。”我当时鼻子里塞着纱布,痛苦得很,就信了大夫的话。第二天才知道,自己被坑了。

手术很顺利,不到半个小时就回病房了。
我想去推拿科把行李拿回来,小护士死活不答应:室内外温差大,你刚做完手术,最好好好休息。
第二天一早去办出院手续,问题来了。
“你先去耳鼻喉科问清楚,现在办了出院,回头去推拿科就要自费了。”办手续的医生说,你可以去争取看看,让他们给你办个转科啥的,他们肯定有办法的。
找耳鼻喉科大夫。“我昨天说了啊,应该可以,没说一定可以啊。这样,我给主任打电话给你争取争取。”
那头,主任说,不能转科,得让推拿科给院方打申请。
又屁颠屁颠跑到推拿科。推拿科大夫说,我得给我们主任打电话。
那头,主任说,最好是耳鼻喉科办转科。
“如果转过来,医保的钱会一分不少地给我们吗?”推拿科大夫请示的话被我偷偷听到了。

肯定没那么简单。去网上一搜,果然。例子比比皆是。
问题出在医保政策上。
如果在同一家医院的不同科室前后脚住院,必须先出院,再等14天之后再住另外一个科室,不然医院可能只能拿到一次医保的钱。
像我这种情况,如果耳鼻喉科同意我立刻转,推拿科有可能一分医保的钱都拿不到。现在每个科室都有业绩指标,推拿科肯定不干。
耳鼻喉科也不会干,我是因为骨头的问题先住推拿科的,耳鼻喉科如果答应了,这一份医保的钱是给推拿科呢还是给耳鼻喉科呢?
在这个问题上,医生和医院也都是受害者。
不赶人,医生就得自讨腰包。

请注意最后一行。。。有没有觉得有点瘆得慌?!当然,如果遇到些特别的病人,就另当别论了。
问了些身边的医生朋友说,他们说这些情况都基本属实。
他们说,像我这种情况,流鼻血本来也没有必要住院,但是住院的话,耳鼻喉科就可以从医保那拿到跟一些重症病患同样的钱。年底了,大家都扛着不少业绩压力。
一位医生朋友告诉我,如果是重症的医保病人看病,医院某种程度是在亏钱,只有靠我们这些生小病的人来补这个亏空,还有一部分就是没有医保的病人。跟医保病人相比,他们其实更喜欢外地的自费病人。

推拿科的大夫说,要不你甭住院了,直接到门诊来看吧。我怒了。“你们医院就是这样忽悠病人的吗?这个院我是住定了。”
大夫说,这样吧,我打电话给医保科问问。“他是个急性病人,情况特殊,能否通融一下?”感觉得出,大夫在帮我。我为刚刚的怒气有些感到难为情。
“先出院,24小时之后再办住院,但是得先自费,最后出院的时候再退。”医保科的人对大夫说,你得给医院打申请,院长批了才行。

第二天是周五,推拿科大夫说,要不你周一再过来吧。
过来,一切顺利,但是坑爹的事情又来了。
有一天下午,护士告诉我,第二天要做B超,八点以后不要吃东西。
擦。我是来看骨头的,跟五脏六腑有啥关系?而且前几天我刚体检做过B超,没这个必要吧。
护士说,她管不着,这是医院的规定。
我说我不做。护士说,那你跟医生说。
后来才知道其他病友也被要求做过。
第二天又被要求去做骨头的核磁共振,我没理由拒绝,尽管在其他医院我已经做过一次了。
做完,护工让我继续去心电图那排队,我以身体难受要回病房为由拒绝了。
“这个也要做?跟骨头有啥关系?”
“不做,医院怎么挣钱?”护工笑了笑。

住了一个礼拜,出院,看了看账单,近万。里头有一半都是各种检查,治疗不过就是每天一次的推拿。虽然医保给报了,但也都是钱啊。
医保问题和住房上学一直是压在中国人头上的三座大山,而且越来越积重难返,很多人估计和我一开始也会本能地把板子打在医生和医院身上,怎么这么不通情理,怎么这么没有人性。但是了解才知道,这个问题需要从源头治理。
我住院那几天,《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在朋友圈刷屏。很多人感慨,在中国就算是中产又怎样?一场小感冒就可以夺走你的所有。别说作者岳父没有医保,就算有了,也是徒劳。因为这样的医保制度救不了你的命。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如果我当时不是因为是慢性病住院,而是十万火急的病呢?如果那个推拿科的大夫那个医保科的人不帮忙,我是不是得14天之后才能住院呢?那时候还来得及吗?
在跟推拿科大夫发怒的那一刹那,我突然觉得,在这样傲慢的制度面前,每个人都命如草芥。
医保制度的初心是好的,是为了防止过度医疗,但实际情况就像这位网友形容得这样。
医院为了填补医保的亏空,会想法设法地挣钱,医生不再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而变成了一个“奸商”,本来不应该做的检查、治疗甚至手术通通做起来,只要不出人命就行。
病人对医生越来越不信任,如果医生说一定要手术治疗或者病人被确诊了是绝症,病人总要看个三四家医院找上七八个医生心里才能放心。
好几个朋友都遇到过这种情况。有个朋友在一家医院被确诊为癌症,医生要求他必须第二天住院化疗,他自己不死心,第二天偷偷去另外一家医院看,医生说只是个良性肿块。
本就捉襟见肘的医疗资源被过度浪费,医患关系更加紧张,由此进入一个恶性循环,所以才会上演《流感》那样的悲剧。如果医保制度不从根本上改变,类似的悲剧注定还会不断上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