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上海,才发现自己活出了名媛的尊严

一前一阵去南京苏州玩了趟,本来以为小城市嘛也就那样,结果被震惊了。。。这是南京的一家书店,简直逆天啊。书多到一眼看不到尽头,光文学类就有十来米长,书不仅多还很精,那天想买龙应台的野…


前一阵去南京苏州玩了趟,本来以为小城市嘛也就那样,结果被震惊了。。。
这是南京的一家书店,简直逆天啊。书多到一眼看不到尽头,光文学类就有十来米长,书不仅多还很精,那天想买龙应台的野火集,还真有。

设计也是大气得不要不要的,十字架、长坡、白墙。。。这还是那个尘土飞杨到处在拆在建的六朝古都吗???

“上海怎么没有这样的书店?”一起去玩的外国朋友简直不敢相信南京有这么棒的书店。我有些哑口无言。

算了下,这个书店少说有1000平,还在市中心,在上海法租界一个餐厅如果有20平就算很奢侈了,一个1000平的地方房租得贵成什么样啊,何况还是卖书。。。上海以前好像也有过一家类似的,但去年好像关了。。。


在上海的时候觉得上海哪哪都好,吃的玩的喝的看的哪个不是跟全球同步,环境还特有逼格,人还穿得特潮讲话还有礼貌还不乱插队。。。可是离开上海突然发现上海真的好无聊。

你上海有的东西南京苏州这些地方也都有。你上海有喜茶我南京也有喜茶,在上海要排两个小时,南京20分钟就搞定了。这是南京喜茶店门口。
这是上海喜茶店。。。楼下。嗯,店在三楼,这只是一楼的队伍。
在上海去哪其实都得排队,喝奶茶要排吃饭要排打车要排坐地铁要排看展要排去公园野餐要排就连上个厕所也要排,排队上厕所的功夫都可以回趟家上了。

可是在上海的时候觉得这太特么正常了,不排队反而有点感觉不自在。

要是餐厅没人排队你就会想,这家是不是生意不行啊怎么没人排队啊。要是展览没人排队你就会想,这展览是不是选错了,发朋友圈肯定没人点赞吧。

但是南京去哪都不用排。晚上跟朋友去吃日料,进去发现一个人都没有,环境也不咋地,我们都有点想走了,感觉进了一家黑店。可当时实在太累了,不太想动,就简单点了些烤串。

五分钟后烤鸡翅来了,天呐,也太好吃了吧,跟上个月在浅草寺附近吃的那家鸡翅专门店不相上下啊。不一会,店里陆陆续续来了好多人,打扮比上海还潮。

“老板,我肚子饿得直叫,什么菜比较快啊赶紧给我来点。”隔壁桌一个背着香耐儿的90妹子用一口地道的南京普通话吼道。


那个当下我是有些不太适应的。吃日料说南京话也就算了,而且遣词造句还那么糙。要是在上海的日料店有人这么说话的话,应该有一万双眼神置她于死地吧。

在上海日料店就算是真的饿了,也要这么说:“老板,上个月吃的北海道牡蛎不错,先给我来个一打垫垫肚子。”

对,必须叫牡蛎,生蚝那是乡下人吃路边摊的叫法。在上海,汽水不能叫汽水,要叫巴黎气泡水,花生米不能叫花生米,要叫日式花生米,腊肉不能叫腊肉,要叫西班牙火腿。

没来上海之前,我以为一个人要想在上海站稳脚跟被上海人真正看得起,必须要穿的洋气吃的小资住的豪华,久了之后才发现这些其实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的口音。

现在我已经练就了一口纯正的台北口音。在上海走哪都没人敢欺负我。

去汤臣一品租房,中介说,房东最讨厌租给苏北人和东北人,还好你是台北来的。宝马单车被偷了,警察蜀黍一听到我的台湾口音,第二天车就被找回来了。

在上海就算跟我高中同学聊天都是台北口音。到了南京,我还是说着台北话,反而遭到了南京同学的一顿冷眼。

“到南京就不要装逼了,过好啊(注:苏北方言,好不好的意思)。。。”有个高中同学用苏北老家方言冲我厉声喝道。


我如醍醐灌顶,顿时像变了一个人。刚刚还在轻轻摇着高脚杯一边醒酒,一边说着我在法租界的日常。现在一边大口吃着肉坨子(注:上海叫狮子头)一边操着苏北话聊起了农村开裆裤的时光。

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在上海呆的这些年,工资都给了法租界,大脑都给了打扮,自我都给了面子。每天都像打仗一样,提心吊胆但还要假装满不在乎,一副志在必得的人生赢家的人生的样子。

可是我在南京苏州的同学们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啊。那天,大家都穿得很得体,男生穿着衬衫,女生穿着长裙。里头有两个医生三个博士四个老师五个老板,还有一个教授没来,因为最近刚生了二胎。

我们坐在德基广场一家南京精品菜的包间里,聊着高中那些事儿,以及那些我压根插不上嘴的话题,比如怎么搞到科研经费,换哪个区的房子性价比最高,上哪个市重点课业没那么重。。。

八点一到,大家都散了,说是得回家照顾娃。在上海,我八点才刚刚下班,然后倒三趟地铁去淮海路上一家新开的精酿啤酒馆喝一杯,一边喝一边刷着手机,一边刷一边怀疑人生,一直怀疑到凌晨两点困了之后才用早上抢到的10块抵用券拼车回到四个人share一个卫生间的群租房里。


在南京苏州这样的地方呆几天,脚步会不自觉的慢下来。在苏州,我每天早上从平江路附近的民宿出发,不需要提前规划,随便走走,处处都是惊喜。

街角有间不起眼的二手书店,进去一看,嚯,都是有些年头的书,最后挑了这本。
后来听朋友说那老板已经90来岁,是苏州很有名的古书修复专家。逛累了,转角看到一家很小的咖啡馆,老板推荐了他们家的特色:dirty。
老板以前也在上海,干了几年咖啡师,一直想开间咖啡馆,前前后后考察了一年,最后还是放弃了,主要还是租金太贵,但苏州的租金上海的一半都不要,他就毅然决然地来了。

阳光有些烈,不能辜负,隔壁就是园林。
后来又去了几个,越不知名最小的越别有洞天。下午回民宿休息了会,老板娘塞给我一个鸭翅,一只猫钻了过来,瞪着我,大概想要我分它一点。

民宿旁边是一条小河,第二天下雨,我哪都没去,就在一楼落地窗旁边看书喝茶逗猫,那种感觉正应了民宿的名字,小日子。

有本书把我迷了一上午,肖全摄影全集。他拍的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响当当的诗人作家歌手演员。北岛?
我有幸跟这些人展开了一次时空的对话。

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为何能创造出那么多牛逼闪闪的作品呢?

如果他们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还有创作的灵感吗?

究竟是时代成就了人还是人成就了时代?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