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虚伪、不迎合,张文宏为上海人加了100分

关注了《中国新闻周刊》的公众号,因为读到一篇专访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的文章。你看,能看到说真话的专家已不容易,能发表让老百姓读到真实的报道,也不容易。张文宏医生说的话,通俗易懂,不是那种故弄玄虚的所谓专家,他说:“我就是一乡下孩子,考上学跑来上海工作,不要采访我个人,没什么意思。采访 我们感染科,我给你多讲一点。”那种职业的成就感,对他所在科室取得成绩的那种骄傲,真让人想生场病,去他那治治。他又讲:“我不是非常鼓励大家加班加点,因为加班加点本身也是不怎么人道的一件事情。我们没有理由叫人家抛弃自己的家庭,在这里无休无止地工作。因为这本身就是不人道的做法,就是放弃自己所有的生活,来扑到工作里面去。除非你热爱得不得了,但对很多普通人来讲,这就是一份工作而已。”你看看,这才是人话嘛!天天讲奉献,讲无私,讲高尚,讲情怀,人人都这样做,早就死光了。因为这篇专访,我更加喜欢上海这座城市,不仅是那的小弄堂,小餐馆,还有认真生活、讲求品质,哪怕吵架也斯文有礼的上海人。上海世博会的时候,穿梭在不同场馆排队,累出了静脉曲张。在德国馆门前排队时,前面排队的精致阿姨看到我累得直不起腰来,立即将自己随身拎着的小板凳递给我,说自己是上海人,想来看嘛,什么时候都能看,你们外地来的,看一次不容易,喏,你坐着好了,我就是尽地方之谊。本来就喜欢上海这城市,因为这个温暖的精致的女人,我更加喜欢上海,恨不能找个上海人嫁了,最好是又有钱又有学问又长得儒雅又会做饭的上海小男人。上海人很少讲硬话,哪怕是批评,也很婉转。也许,这就是历史与文化的积淀。我一直不喜欢东北人,虽然我自己生于斯,长于斯,但我看清楚了自己,就是东北人的写真。所谓的真性情,不过是没教养而已。说话不经脑子,做事不动脑子,明明长着生动精致的五官,偏偏没长脑子。听上海朋友讲,上海人最怕死,所以一说会传染,政府要求在家呆着,不要出来,上海人就乖乖在家呆着,不乱跑。明明像是贬低的话,偏偏那字里行间传递出来的自豪感,竟让我想拍掌叫好。这座城市,不管做什么,都像模像样。垃圾分类,再复杂再琐碎,人家就是做得好。深圳这一比,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就我家楼下的垃圾桶,到现在还是只有黄蓝两种,还是随便扔,城管也是随便拉走。叫嚣了一年,啥进步也没有。搜了一下《中国新闻周刊》这几天的文章,,还不错,立即关注。你看,因为一篇张文宏的文章,就引了人关注;就像因为张文宏医生,无数人关注他所在的医院与科室,也对上海多了敬意一样,因为真,我们才喜欢。2020年开篇,几家多年老报纸、杂志休刊,什么原因?不能想,一想心痛。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就此终结。多年前,不是这样的。那时专家是专业的,说的是真话,受人尊重。那时记者是兴奋的,写的是纪实文章,亦受人尊重。因为说真话、写真事,不少记者被打、被骂,甚至有生命危险。但是不少人还是勇敢地写、不少报纸、杂志也勇敢地发。自从南方系报业式微,我就很少看报纸、买杂志了。虽然现在依旧订了《三联生活周刊》,却很少仔细阅读了。因为没有时间,因为三联越来越难读了。我的时间,多数用在手机上,哪怕关注了三联的公众号,亦不愿意多读,因为会累,要去查询一些相关资讯,还要思考。而读一些公众号,或者玩抖音,真是太舒服了,不用动脑,还嘿嘿笑。真爽!只是时间过得太快,不经意就过了大半天,却什么收获也没有,什么也没记住,记忆力褪化得厉害。我常常记不起身边人的名字,更别提一些事了。特别好,轻松,自在。记不住快乐事,也记不住难过事,特美!上午朋友发来信息,说最新的贷款利率将实行,如果你选择得不对头,那贷款的偿还额度可能会有上百万的差额,智商不足的人,一定会被时代与社会抛弃。我一向数学不好,又不愿动脑去学习,去改变,那肯定是被社会抛弃的其中之一,顿时安定。就像一些媒体人,明明知道怎样才能崛起,却不肯去探险,去努力,到最后,只能面临失业,或者毁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