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兔日记】家族迫害

10天的假期就要结束,我有些不舍,但不得不走。我大学时,班级上有一个会算命的,拿过我的八字算了一卦:说我身带驿马,主此人一生奔波,多走动、居住或职业多变动。当时我不以为意,心想,我…

10天的假期就要结束,我有些不舍,但不得不走。
我大学时,班级上有一个会算命的,拿过我的八字算了一卦:说我身带驿马,主此人一生奔波,多走动、居住或职业多变动。当时我不以为意,心想,我家就让我毕业回去继承家产,怎么可能走动。
回家后,家里安排了进了“证券公司”,可卖垃圾理财产品赚钱太违背我的心性,看着客户赔得血本无归,觉得挺没有意义,学习四年最后在这边帮忙割韭菜。我爸倒是老资本家,希望我子承父业,可我看人亏个几十万那个难受劲呀,还是于心不忍,于是不顾家人反对,毅然辞职,然后就进了现在的单位。
虽然现在这个单位也不什么慈善机构,不过我不用像之前一样,要把明知道是垃圾的股票卖给别人,到现在这个单位,我常说吸烟有害,少吸。但烟民有多少人能听得进。
当时在证券公司,我小学老师找我说,我高高大大,人也很帅(当时还没有变胖)家庭条件也好,想介绍他们学校一个小学老师给我认识,处对象。我问了一下学历,她说是师专毕业的,我想了想,觉得不能以学历论人。结果不久老师打电话对我说:不好意思呀,她妈妈觉得你这个工作不稳定,还是希望她女儿找公务员。
好嘛,原来我才是被嫌弃的一方,可是证券公司的收入也很可观呀
后来我进了烟草,好家伙,介绍的人络绎不绝,我家的标准却高起来了,没有等我去认识,家里人就帮我回绝了好几个人。
我有改变什么吗?只是工作单位变了,在周围人眼里,我整个人就是变了,轨迹都不同了,这世界真有意思,连婚姻也这么功利。或许,本来就这么功利,只是我太幼稚了
后来每次回家,我家就会对我说谁谁给你介绍一个女生,如何如何。我说那可以当朋友认识认识。然后家里人说,我觉得这这这,你一定不会喜欢,我觉得女生还是这样那样比较好。我帮你拒绝了。这种情况一次两次后,我忍不住对家里说,让我去认识认识吧,并不是一见面就结婚不?这时,爸妈会用一种戏谑的眼光看着我,好像在说,你小子就想结婚了?然后说,这不好,都是认识的人,万一谈不成会不太好。诚然,我觉得父母考虑的也有道理,但是没有谁规定说两个人见面就必须结婚吧,大抵我家就想选出一个他们极为满意的女生,然后让我们马上成婚,早生孙子。这都什么年代了,即便爸爸妈妈紧跟时代潮流,但在婚姻上的理解还停留在过去,不过羡慕他们那个年代,在一起就就是一辈子。不像现在的社会,太多因素让你分开。这样的事情多了,我就不想追问。有时候觉得老爸老妈在逗我取乐,问我要不要呀?我说要。爸爸妈妈说,不给。这种背景下,我想自食其力开始甜甜的恋爱,但是马上发现这种需要出差的工作,真的是不利于找对象。以前大学时觉得考全院第一,很难很难,但最后发现很简单,一连拿了3年。(于是乎错过了最好恋爱的时期,埋头学习)后来参加工作,觉得30岁之前赚到自己的100万,觉得很难,现在发现也不难,不用到30岁就可以完成。房子似乎很难的东西,可是也就这样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可是,原来以为遇见一个走完一生的人,很简单,结果发现超级难,难就难在两情相悦不容易、难在浮世无缘情难到老、难在就算在一起也会还有各种变故、天地都在和这对恋人作对。难在我命中还带“孤鸾”和“寡宿”。我特别喜欢廖一梅的一句话:人是可以以二氧化碳为生的。只要他有爱情。而我家那句“我觉得她不行”,简直是家族迫害,是我毕生的梦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