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冒名顶替个学校吗?又不是清华北大。”

临近高考,总有一些大事件曝光,这一次,是“冒名顶替”。16年前,山东女孩陈春秀高考考了546分,可是,本该送达她家的通知书,却落在了别人的手上。没有收到通知书的她,一直认为自己落榜…

临近高考,总有一些大事件曝光,
这一次,是“冒名顶替”。
16年前,
山东女孩陈春秀高考考了546分,
可是,本该送达她家的通知书,
却落在了别人的手上。
没有收到通知书的她,一直认为自己落榜了。
16年后,
陈春秀仍秉持读书改变命运的积极心态,
申请成人教育,
却发现自己早已毕业于山东理工大学。
这时,她才知道自己当年被冒名顶替了!
而顶替者当时成绩303分,
比大专分数线差了243分,
毕业之后得任乡镇街道办公务员。

5月23日,
山东理工大学接到陈春秀的电话举报后,
立刻成立小组核查,
当记者采访顶替者时,
出现了滑稽的一幕。
顶替者父母承认当年顶替别人上学的事实,
但全部事宜由孩子舅妈办理,
他们对具体顶替细节并不知情,
且舅妈在2004年孩子入学一个月左右便去世了。

十年寒窗苦读的成果,
被轻而易举窃夺,
本该属于她的机遇,
全成了别人做嫁衣。
最后还落得个“死无对证”。
这一下网友们怒了,
全民都在讨要说法。
陈春秀事件舆论爆发的背后,
是大家对触犯教育公平、公正行径的愤怒。
因为作为一个中国公民,
我们几乎达成一个共识:
高考是改变命运最公平、最有效的方式。
它承载的希望越厚重,它就越敏感。
它是一颗不容沾染泥尘的明珠,
谁在明珠上作祟,
谁就在挑战民众的底线。
如今的陈春秀,36岁,是两个孩子的妈妈,高中毕业以后再没上过学,一直在打工。做过工厂流水线和端茶倒水刷碟子的她,尝尽了没有高学历的心酸。以至于今日,她还在为学历尽最大的努力,去报考成人大学。“我久久不能忘,我父母为我操劳……我父亲当时说,咱们只要冻不着,就可以,但是上学,人家交钱咱们必须交。”陈春秀哽咽地说着,颤抖的声音透出16年的委屈、无奈、痛心。有话说的很好:人生最遗憾的事,不是我不行,而是我本可以。但陈春秀事件,比遗憾更遗憾,因为我本可以,却因别人的错误造成了我的“不行”。被窃取了财物,尚能够计算损失,可被窃取了人生,该如何去计量?陈春秀的案子是一根导火索,事情还未了,更引燃了缠在导火索上的一桩桩陈年冤案。其中影响力较大的,是河南王娜娜被冒名顶替13年、索赔13元事件。 同样是没有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同样以为自己落榜,同样与梦想擦肩而过。此事一经调查,顶替者张莹莹被注销学历,涉及的人员被严处。但到现今,王娜娜始终没有等到张莹莹的一声道歉。张莹莹非但没有悔意,甚至嚣张地说:“这个学校你一直在折腾什么,又不是清华北大。”相信换谁都咽不下这口气。气愤的王娜娜将张莹莹告上法庭,要求张莹莹必须给自己公开道歉,并要求赔偿13元。13元,对应了她被顶替的13年,不是为了钱,只为等一个迟来的公道和正义。“我学的是小学教育,那是我最初的梦想,如果要进体制内当老师,我肯定是进不去了。”希望我们的呼声,能让案子更快而恰当的解决。如果正义总是迟到,那跟缺席有什么区别?一石激起千层浪,更多的入学顶替事件被曝光或重提,将问题拿到台面处理,就是一个好的开始。山东相继彻查出2018、19年累计242起冒名顶替取得学历事件。( 上滑,阅读更多 )有过者必当问罪,受害者必要赔偿。让我们拭目以待。说到这类舞弊行为,又不得不谈起前段时间一桩轰动一时的明星事件,没错,就是仝卓伪造应届生身份参加高考一事,是继“李刚是我爸”后,又一起载入史册的坑爹案例。起因是仝卓在直播时,大谈自己的“作弊”心得。或许他并不知道这是一件触犯底线的违法事件。经过相关部门调查,原来,在2012年时,仝卓高考落榜,次年想要再次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但该学校必需是应届生才能报考。仝卓继父仝天峰,时为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动用了一些手段”,为仝卓取得虚假的应届生学籍,13年仝卓被中央戏剧学院录取。事件调查清楚后,除仝卓被注销学历、事业被停滞之外,涉案的13名负责人皆被查处。 仝卓同学或是狠狠吃了一记教训,发出了这样一条微博: 可无论如何,这将是他一生都抹不去的污点。比起翟天临学术造假事件,他的所作所为更加恶劣。如果说,翟天临触犯的是学术权威,那么仝卓案中,触犯的是民众更敏感的权力滥用的腐败问题。就好像,山东聊城一名被顶替者王丽丽说的:“他是影响了我的人生高度,最可恨的是,谁来操纵这个事情,谁是帮凶?”我们需要得到的公道,不是“仝卓”一人,而是背后的帮凶。用民众赋予的权力,做伤害民众的事情,破坏公平,抹黑职位,如果纵容这些事情发生,国家又拿什么立信?马克·吐温说过,有时候真实比小说更加荒诞,因为虚构是在一定逻辑下进行的,而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当你看到一只蟑螂时,意味着暗处还有上千只蟑螂。在权力肆意滥用的时代,这种事不知还有多少。如果没有被顶替,他们的人生轨迹该会是怎样?抖音上,一名自称是陈春秀学弟的博主@胡老师,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很幸运地上了大学,又考取了研究生,最终进了一家央企研究院从事研发工作。(毕业后)靠着自己的努力买房买车娶妻生子。现在我父母早就不用种地,跟我们一起在大城市生活,晚年弄孙为乐。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高考,或者我被人顶替上了大学,我现在的命运会是什么?我父母的命运又会是什么? 同样,如果“陈春秀”们没有被冒名顶替,他们的命运会如何?他们父母的命运又会是怎样?或有一种论调:即使没被顶替,上了大学也未必就更成功,不必过于计较。首先,这是一个概率问题,学历越高,自然机会越多,我们在之前的文章《新读书无用论》中也有提到,其次,即便上大学不能更成功,但踏上大学的路,能多看一处风景,多沾染一些文化气息,多一些通透,多一点眼界;至少,不会心有不甘,不会有那么多“如果当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要再杠什么“你考上的又不是清华北大”,既然如此对它不屑,就不要冒名顶替!因为这背后篡改的不仅仅是学历,更是人生,以及被扼杀的至少一百种的可能。杨澜一次采访俞敏洪时问道:那个时候,高考对于你来说,是改变命运的唯一的机会吗?俞敏洪回答说:“那是肯定的。”对于寒门子弟来说,不受权贵、金钱、财富且拿得出手的、改变命运的东西,就只剩下高考,这也是我们最后的底线。高考之所以抓得如此之严,因为,一来,它为国家输入人才,二来,它是一种成全,成全我们通往各种未知的人生。打破高考公平,不亚于谋财害命。我们希望,篡改人生的事不再发生!最后,对于顶替者们,我想用陈春秀的原话问你们:“作为同龄人,你就不能换位思考一下吗,我顶替了别人,别人应该怎么办?你就那么自私吗?”相逢恨晚,『星标』长情点个“在看”,让更多的人看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