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诵/弯弯的背架蜿蜒的路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弯弯的背架蜿蜒的路
文/田小川
每到秋季收割苞谷草时
搁置在牲口圈楼上的弯背架
尘封再久的弯背架,都会派上用场
先是背柴禾后是背谷草的背架
刷去背架上的灰尘后
只剩下祖上流下来的传说
和 背架上不知年岁的斑痕
这是个离不开背架的村落
这是个离不开背架的人家
罗汉树做筋,青杠树做梁
就成了简简单单的背架
就在农忙季节
与镰刀和草织的绳
上了蜿蜒的山路
一到农忙时节
背负粮草的背架
从山脚到山顶
从山顶到山脚
来来回回,如蚁群那般
从天露初晓,到暮色苍茫
在蜿蜒曲折的十八弯山路上
成了一道移动的风景
一头连着村子
一头连着庄稼
大山小户,普通人家
家家都有着这弯弯的背架
与芒种一起进地
随小寒一同归家
一家人的希望和温饱
被草绳捆绑在背架上
压着肩膀,贴着脊梁
再艰辛和劳累
两盅老烧酒下肚
再贫贱的日子
也会热烫火辣
躺卧床榻
也会,一觉睡到大天亮
一个堂堂正正的脊梁骨
自幼就是在
蜿蜒崎岖的小路上的背架
十岁不愁,二十不悔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
七十古稀,八十耄耋
九十老童,百岁人仙
年轻时腰杆直挺挺的壮汉
上了年纪就开始,弯腰驼背
就成了一副弯背架
在蜿蜒人生路上
就成了踯躅前行的弯背架
没了年轻时的
疾疾可驶,快步能飞
多了无数的稳健老成
年纪越大脊梁骨越硬板的乡野人
死后,就习惯葬在山顶上
那坚硬的脊梁骨
匍着,就成一副伏在山顶的背架
背负着一方水土
繁衍了一方生息
连起,就成了逶迤延绵的群山
撑起了山远地偏的乡村天空
让乡村的月亮
初一芽芽,十五圆圆
让乡村的太阳
东山升起,西山落下
2017年4月6日
(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田小川,男,贵州威宁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员额法官。著有诗集《田小川九十年代爱情诗选》、《鹰之歌》、《日神》等,有作品获光明日报全国理论文章二等奖,有多篇文章获全国法院学术讨论会优秀奖。有多篇调研文章在经济日报社内参《市县领导参阅》中发表,有文章被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专题刊用。
朗诵者简介:
冬雪骄阳,原名 贺雅丽,中华诵读联合会会员, 山西艺术家协会理事,自幼喜爱文学,诗歌,朗诵。青年时期有部分作品发表于《东方文学》网,《开拓》杂志等,有部分短诗曾被《夕阳红》专刊等刊物录用。后因工作变动而放弃写做。喜欢在静谧的时光里阅读,让内心愈渐沉稳;喜欢偶尔去寺庙祈福,虔诚的跪拜换取内心的安然与宁静;喜欢去各地旅游,看山花烂漫,品历史遗迹,让生命散发光泽。在阅读中感受生活的韵味,用声音表达出对生命的热爱。录制作品600余篇。分别在1996,2000进入中央戏剧学院播音主持与戏剧表演专业进修,2008,2013年,进入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进修。希望这份热爱与执着可以不断延续…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