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天命:忆镇平曲剧

编者按:日前,本刊编发了县作协副主席张瑞敏的《镇平曲剧发源地浅析》一文,在读者中引起强烈的反响。经由镇平县原县长李志广的热心推介,平顶山市作协主席于天命先生有感而发,挥笔写就《忆镇…

编者按:日前,本刊编发了县作协副主席张瑞敏的《镇平曲剧发源地浅析》一文,在读者中引起强烈的反响。经由镇平县原县长李志广的热心推介,平顶山市作协主席于天命先生有感而发,挥笔写就《忆镇平曲剧》一文。于老先生在文中对家乡戏曲如数家珍,思念故乡之情溢于言表,是对张文很好的补充和完善,现特予刊发,以飱读者。同时,也对李志广县长时刻关注镇平文化的发展,表示深深的谢意!

忆 镇 平 曲 剧
文/ 于天命
近读《涅阳文学》张瑞民《镇平曲剧发源地浅析》一文,心中颇多感慨。此文,题称浅析,实系大作。它据古论今,款述曲种流布渊源,苍茫大气,遣词运句严谨畅顺,笔力不凡,且紧扣士庶民风史迹,音乐理论明晰,精妙纤细。读后,颇得新益。
此刻,翩然忆起往昔。
镇平曲剧,世谓大调,与汝州小调区别;抗战年月即有此闻,由来已久。未晓,时下戏曲界,何种定位。
抗战胜利,镇平大调曲子戏,以民间高台曲之统称,在县城西南城墙夹角之救济院大殿古戏楼上演。城内家喻户晓!但见老生郭振基、三花脸白娃儿(徐庆生)、青衣白菜心、大金牙、老旦王子高、小生王长德等,群优亮相,俱为观众啧啧称道。
1949年后,共和国新政府,将救济院改造成举行大会及招待住宿之所;将曲子、梆子,两大戏帮,安置到东大街乔家祠堂胡同,凭借路东古老车马店大院落,搭台面东。曲子下乡,梆子上演,曲子上演,梆子下乡;两团轮流交替使用戏台。每日下午一场,夜晚一场。老百姓们很是拥护。台上演员增添了灯草辉、小金牙。
城关镇长布署住宿安置:曲子戏,宿住车马店院里;梆子戏,宿住胡同内路西许百川家大门内临街几间房。镇长勤务兵(警卫加勤务、河北小伙)每天去乔家祠堂胡同转一圈,看看治安情况,指派民兵蒋宏顺带俩人每晚去戏场里外,瞅瞅秩序。
著名坤角大凤、二凤,是唱曲子,还是唱梆子、或是唱越调,我如今记不清了。梆子戏的老红脸、二红脸(团长)、小红脸、大花脸、二花脸、三花脸、青衣主角娃荳、和秀,还有个英俊青年武生,他们的面貌、身段、声腔,如今,我还是历历在目。他们唱的梆子戏,与如今流行的豫剧,声腔调韵方面,实在确有不同。我还是爱看镇平梆子和内乡山梆。
那时,新中国,新气象。车马店大门外,小吃、饮食、瓜果、小百货,摊贩云集,夜市总到子时方散。我惊奇:摊贩小商们在那车马店大门外面,静静营业,个个都消失了吆喝之声。
由此,引起我童心一念:戏园子,是大众精神文化集散投放之所,园外人等,皆宜遵守礼教,不可高声喧哗、熙煕攘攘。我心,油然升起对小摊贩主们的敬意!每当我从那儿路过,就买一块胡大爷的锅盔,或吃一碗彭大伯家炒凉粉、喝一碗甜酒汤园。
戏台前的观众,戏迷们,有些人是领着小娃儿去看戏。娃子们不堪久坐大人肩头,纷纷跑出大门外边去玩。大门北侧几丈远,就是乔家坑。不时就有娃儿落水的传闻。坑东居住的臧天福他爹,还有花园街豆腐坊马德欣叔,他俩都救过几次娃子落水。
1953年,张亦农县长主持政府,在府前街与察院下街交汇丁字口南端,建起一座“大众戏园”,有两百座票位,两侧各五十个站票位。在戏园东隔壁,开设茶馆,供评书、坠子书、鼓儿哼等类艺人演出。在中山大街西段,建起了文化馆。在察院下街路东,建起总工会俱乐部。显真、真真,两大照相馆,人影踵踵。张县长升职离别,骆县长接任,在察院口东侧,新华书店对面,改造临街屋,建起百货、纺织品大号商铺,生意火红。
城内戏剧、文化、体育、杂耍,热闹程度犹增。各类汤锅小吃、蒸馍包子、牛羊肉汤和蹄筋,侯家烧鸡、四五六卤肉,蜂涌跟进而至。从那时起,城内商业重心,就从百年昌盛的上街口,转移到了察院口。
新建的大众戏园里,梆子曲子两团青年新演员,都有增添。
梆子,增添青衣新秀杜秀菊。二红脸(团长)奔波外地,请来一位青衣名角(好像名叫王什么芳?我记不准了)带着她胞妹来到镇平,头场戏《观文》就赢得满场喝彩!大红脸演的包龙图《铡美案》,把南阳地委书记林晓、师专校长、军分区政委,也吸引进入了观众席。
曲子戏,王子高团长儿媳陈秀菊主演《红楼梦》,哭倒了县中学许多女生,一些男生,也泪影婆娑!东大街店员工会和光复烟厂工会,都给员工们发戏票去看《红楼梦》。烟厂女工们回家还是哭,半天不上班。厂主老东家李五堂笑道:曲子戏真唱到家啦,功夫真高!我这儿的女工们,看了林黛玉,哭得上不成班啦!
陈秀菊名震宛西宛南七县。县中学梁绍林老师,星期日下午回县中,走到五嶽庙门前,遇上从陕南商洛师范来的三位老师带着几十个学生,奔波来看《红楼梦》。白娃(徐庆生)主演娄阿鼠《十五贯》,轰动中原!省政府调去上演。白菜心年年在七巧那天,上演传统金牌戏━━牛郎织女银河相会,戏园子容不下戏众猛增,总是移到西关大较场戏台,露天上演!人山人海。
接着,培养成功的杰出青年演员、唱腔扮相俱佳的文武小生渠玉武,一齣《白沙滩》,南阳署辖十多县商会(工商联)邀约,写戏单子纷至沓来!一直演向了枣阳、随州、信阳、襄阳那边。
1957年,我远行求学,告别亲邻。40年后回乡,变化很大,物是人非。城内庙观古建筑院落殿堂楼阁,消失殆尽,明清式瓦屋大半无踪,翠竹丛丛、翠柳依依、涟灧碧清的八大坑塘,只剩两处已是萎缩得很小几近干涸,满是塑料袋白色饭盒和污浊垃圾。我傻眼了,胸中泪涌,直想大哭一场!
老一辈街坊邻居,爷奶伯叔们,多半离世。还算有幸,同学带我寻访,拜见了高龄老团长王子高伯伯,没看到著名小生王长德,隔窗看见台柱陈秀菊走过。唉,心上一声叹息,那著名的林黛玉啊,还有《碧玉簪》中的大义贤淑女。天不作美,她,也老了!是的,我这个少年已成老年,镇平戏剧艺术功勋奠基者们,风雨流年,焉能青春永驻呢?
曲剧团的辉煌成就,很大程度得益於两位高人。
一位是,美工、编剧、导演集於一身的梁文超先生。他,本系县立察院完小美术教师,南阳府公认大画家,南阳镇平两地,最早的马恩列斯毛、朱刘周宋李张高,大幅肖相,需要两人抬起,乃梁先生1949年建国前,在明代都察院大殿中绘作成功;被县长周凌、教育科长王炎、县中校长王仿文、察院校长王金鹏、教导主任王英敏,一起称赞不已,后被调往曲剧团。
一位是,曲剧大弦名师“浪刘”(宛北人)。他动情激昂起来,拉琴姿势后仰,达到身体平躺,仰面朝天,忘天忘地,全神入戏,越拉越勇!人们说,大弦余音三日绕梁!买张票,光听浪刘拉弦子,就占光了!1953年,全省评价他是头名琴师!
梁文超先生和琴师浪刘,二位极负盛名!他们主导的镇平曲子戏,让人柔肠百转的悠扬曲韵,低廻委婉之凄美悲伧,表演程式的刚柔并济,叙事周密,舞台布景的高雅、含蓄、超然,都在我心中,在我耳畔,在我眼前,伴陪着身在异域的这一个遊子乡愁。
此番回忆,既是对张瑞民先生高文作一回应,亦算作对镇平曲剧梆剧两团的早年艺术家们,致以悼念遥祭!
作者简介:于天命,镇平籍,工科研究生毕业,80年代原能源部教授级高级工程师,9O年代工伤转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河南省文联委员、省作家协会理事、平顶山市政协常委、综治委巡视员、市作协主席、河南城建学院客座教授、院长顾问。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200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红色间谍》,散文集《少年与老屋》,长篇报告文学《一代完人》。文言词赋发表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诗刊》等报刊。1994年获平顶山市文学创作特等奖。
总 编:孙宗信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
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