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燕:洗澡

洗 澡 文/孟燕
半个月的封闭出来,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痛痛快快洗一澡。
将近半百的身体真的吃不消这高压的高三生活了。一出校门,所有的疲倦就一股脑儿地涌上来,腰酸,腿软,头晕,瞌睡,脑仁儿疼……非一场彻头彻尾的洗澡不能解决问题。
然后,我就站在蒸汽腾腾的淋雨头下了。
闭着眼,一动不动,任水流从头顶流向脚底,感到温热的气息从上而下地流淌。头发贴着面颊、脖颈儿,也不愿抬手抹一把;肩膀松弛,双臂软软垂下,腰塌下去,腿麻木地支撑着……就这么淋着,全身没有一点点力气。
时间尚早,空空的浴室里只有两三个人,耳畔有哗啦啦的水声,清脆的是直接打到坚硬的地板上的,浊钝的是落在疲懒的身体上的,切近的在耳边旋转,遥远的流向哪里?我感觉自己就要睡去了。这感觉真好。
一动不动,一动也不想动,不愿意抬手搓脸,洗头发,也不愿意低头擦身,洗脚。
我躺上搓澡的小床。
极度地放松,手脚松塌塌的,闭着眼,昏昏欲睡。
搓澡的女子是安徽的,声音很细,很柔,“姐姐,姐姐”地软软地叫着。
“姐姐,用个搓泥宝吧!”
“嗯。”
“姐姐,打个奶吧!”
“嗯。”
“姐姐,做个头部按摩吧,解乏呢!”
她看出我疲乏到极点了吗?
“行。”我只想睡,不想多说一个字。
抬头,低头,翻身,抬胳膊,侧腿……我迷迷糊糊,按她的指令麻木地动作。
我觉得自己愿意是一块没有生命的肉,一丝不挂地被放在床上,软塌塌地垂挂着,任别人揉搓,翻覆。这种感觉极好,可以一直睡而不醒。
那瘦瘦的女子的手很神奇,它在一点点的把我唤醒。我感受到了它的力道,在背上时是长而又实在的,在胸前则画着柔软的圈圈,走到脖颈时短促而迅捷,到了腿上又有疾风的速度和劲道。
我的弥漫全身的睡意在一点点褪去,意识在恢复,感觉在恢复,精神也一点点涨上来。
我听到她的声音了。持久的用力让她的呼吸不再均匀,喘气的声音不平静了,有一点点急促;她的手在我身上弄出清亮的响动,就像两个中空的竹器碰撞,亮堂堂的声音,急促促的节奏,在水汽弥漫的屋子里脚步绵密地游走,回声在来来回回地荡着,荡着……
我的知觉终于被唤醒。
那个瘦小的女子是从安徽的小村子来到北方的这个小县城的。她从事这个行业大约二十年了。她很少回老家。她和老公在这个小县城定居了。他已经会说本地话了。她说她喜欢北方,干燥,凉爽,舒服。她很自信自己的技术。她的工作辛苦但赚钱还好,她很满足……
她絮絮叨叨地说,我都听到耳朵里了。
是个健谈的女子呢!她用她的双手和声音打卡开了我的身体和知觉,也打开了我的沉默。我告诉她我刚刚从半个月的封闭里走出来,半个月没有洗澡,半个月都很累,半个月坚持着,坚持到最后,我只想睡觉。我不吝啬我对她的夸赞,她手上有力道且拿捏得好,她搓澡很认真也很体贴,她按摩的技术挺不错,我很舒服……我们都笑了。人与人就是这样,一方一丝不挂,坦诚相待,一方也毫不隐瞒,真心相见。
我说下次我还来找她,她说下次一定来找她。
从浴室出来,我湿淋淋地站在镜子前,头发凌乱地沾在脸上,滴滴答答地淌着水;满脸的水珠,皮肤红亮亮的。我忽然发现,自己有精神睁开眼睛打量自己了,发亮的不止是身体,还有眼睛。
这一澡,洗去污垢尘土,也洗去了疲惫和慵懒。
吹干头发,换上干干净净的衣服,收拾东西,走人。
是刚刚下过雨的晴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绿树清新而茂盛,空气中有泥土和树木的清香。
我骑车回家,一身轻松。
作者简介:孟燕,高中语文教师。一个总是能寻到生活幸福和快乐的女子。爱读书,沉醉其中;爱写文,自得其乐。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张 帅|闫宪|孟燕|苏立敏|陈 晔|郭振萍|刘清华|赵昱国|张海峰|孙丽君|刘仓|王胜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email protected]
诗词:[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