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我不愿意将就。午夜梦回,他想起的仍是那个笑脸,仍是那句话何以琛,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赵默笙,我的名字有典故的哦,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浅谈轻唱-悦读纪
Vol.100 【悦读纪】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
收听录音 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全文】

>>>附本期节目部分文字
我认识何照同学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小朋友。
不过两三岁的样子,小小一个人儿走着走着忽然停下来,一本正经地扬起头问爸爸妈妈,“别的小朋友是生出来的,我是拍出来的吗?就像拍皮球一样?”
很多年以后,何照同学已经长成一个可以瞪着大眼睛卖萌、冷着张俊脸耍酷的小帅哥,我突然想起他小时候的天真烂漫,遂故意发问:“何照,你爸妈为什么给你取这么个名字呀?”
他正举着何太太的相机在小区里到处瞎拍,闻言只稍微顿了顿,稳住双臂按下快门,拍完这一张方才转过身对我说:“阳光照耀。妈妈是爸爸的小太阳,是他想拒绝也拒绝不了的阳光。我也是。”

“十年修得柯景腾,百年修得王小贱,千年修得李大仁,万年修得陆励成,亿年修得何以琛。”他是C大法学院大才子,英俊冷漠,自信沉着。七年,是他停不下的等待,却已经给了他另一种命运,他拼命想站上更加显眼的地方,为了让默笙能够找到自己。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我不愿意将就。”
如果阳光消失了,勉勉强强找个灯泡装上,顶替一辈子,你愿意吗?
午夜梦回,他想起的仍是那个笑脸,仍是那句话:“何以琛,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赵默笙,我的名字有典故的哦,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梦醒,肝肠寸断。

你要知道,即使有一天我们形同陌路,我仍会在心里轻声喊着你的名字;
你要知道,喜欢你并不从某个时候开始,因为它早已融进我的呼吸;
你更要知道,我的等待不是执着,而是习惯,如果有一天我不再习惯喊你、喜欢你、等待你,那必然是我闭上眼睛,停止呼吸的时刻。
相信不少女生都会希望自己是赵默笙,遇到一个即使自己不辞而别,也心甘情愿进行一场漫无目的的等候的人,得一人心,白头到老。可我却愿作何以琛,愿作爱得更多的那个,愿把这爱恋中的种种苦楚品尝,只要能盼来那缕照入我生命的、挡都挡不住的艳阳。

何照同学角度选得很好,好像他妈妈会发光一样。
我笑他照片名字取得没有创意,这种烂大街的英文居然百用不厌。他没理我,一笔一画地写好就交上去了。
我望着少年已经颇有些挺拔的背影微笑,My Sunshine,不用猜也知道。【完】
【收藏节目】请打开网易云音乐|蜻蜓FM|荔枝FM|喜马拉雅 检索 晓苏电台 点击关注
【查询歌单】请添加晓苏个人微信 xsradio
【值得推荐】请点击右上角 分享【收听录音】请点击左下角 阅读全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