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衣冠|旗袍的潮与嘲

由于历史的吊诡,旗袍在演变过程中,一方面时时予人以新潮之感,另一方面又被人大加讥嘲。而这种讥嘲,正显示了旗袍漫长的演变之路,及其成为国服的艰辛之途。
文/周松芳
这是读书郎闲笔的第243篇文章,全文大约1500字,细读大约需要7分钟。
由于历史的吊诡,旗袍在演变过程中,一方面时时予人以新潮之感,另一方面又被人大加讥嘲。而这种讥嘲,正显示了旗袍漫长的演变之路,及其成为国服的艰辛之途。
第一重讥嘲,当然是来自其名所系的以汉效满。如北京有竹枝词说:“髻鬟钗朵满街香,辛亥而还尽弃藏。却怪汉人家妇女,旗袍个个斗新装。” (雷梦水《北京风俗杂咏续编》,北京出版社1987年)另有一首竹枝词说:“休怪张勋思复辟,文明女子学旗装。” (《小说新报》1920年第3期少芹《女子解放竹枝词》)笔法更加高妙辛辣。而到了20年代中后期,旗袍已经广泛流行开来,报章还拿此大做文章,大肆讥嘲,也表明旗袍绝非什么取法西方的革命性装束。《紫罗兰》1926年第5期就有名记毕倚虹的《旗袍》诗:“海上妇女冬来喜著旗袍,诗以咏之:皓腕搓酥洁似霜,北风一夜玉肌凉。盈盈十五江南女,竞作胡姬塞上装。” 同期朱鸳雏的同题词作(调寄一半儿)也与之一唱一和:“错疑格格那边来,试话前朝已心灰。郎君若个四郎才,共登台,一半儿清朝一半儿汉(着旗袍者,绝似南北和京戏中旦角)。”“与郎安稳度良宵,立著灯前脱锦袍;不妨穿错在明朝,变娇娇,一半儿堂皇一半儿俏。” 《解放画报》1927年第7期有一篇《旗袍的来历和时髦》,则直言不解,隐言不满:“辛丑革命,排满很烈,满洲妇人因为性命关系,大都改穿汉服,此种废物,旧已无人过问。不料上海妇女,现在大制旗袍,什么用意,实在解释不出。”海上如此,传到内地,内地亦然。1929年间成都流行的一首竹枝词就写道:“汉族衣裙一起抛,金闺都喜衣旗袍。阿侬出众无他巧,花样翻新好社交。”针对这种讥嘲,还有人提议,旗袍应该改名“中华袍”或“褀袍”。(上海《民国日报》1926年2月27日《袍而不旗》)
第二重讥嘲,则是旗袍的出身不正,即其初起,乃起于海上租界青楼;前已有述。朱鸳雏的《旗袍·调寄一半儿》正讥嘲这一点:“老林黛玉(洋场名妓)异时流,前度妆从箱底搜。一时学样满青楼,出风头,一半儿时髦一半儿旧。(笑意不喜旗袍。尝曰:老林黛玉卷土重来,因为时装自竞,乃于箱底出旗袍,一时风从,不亦可笑)”起源如此,穿旗袍也就有了风尘嫌疑:“看人眼热学新鲜,破费男人血汗钱。锦霞缎滚绣丝边,定须穿,一半儿人家一半妓。” 又旗袍初起时的“蓄意模仿男子”,在模仿者当然甚感其潮,同时也难免蒙受讥嘲:“玉颜大脚其仙乎?拖了袍儿掩了襦;婆婆年老眼模糊,笑姑姑,一半儿男人一半儿女。” (《紫罗兰》1926年第5期朱鸳雏《旗袍》)
当然,旗袍到了20年代中后期,由于西式服装观念及其裁剪技术的引入,美观大方了不少,同时,市民的接受适应也顺应了很多,可以说真正进入潮期,但因为社会的分化的客观存在,总会有人横挑鼻子竖挑眼,讥嘲在所难免,而这第三种讥嘲,不妨谓之酸嘲可也。比如《玲珑图画杂志》1937年第21期胡兰畦的《长旗袍和高跟鞋》说:“漂亮的太太们把长旗袍称赞得和宝衣一样!凡是女人,一穿上旗袍,就自然会美丽起来;譬如站着的时候,虽不花枝招展,可真是亭亭玉立。如果蹬上高跟鞋,在绿茸茸的草地上慢慢儿地散步着,阿呀!人家看起来,真比神仙还要飘洒!只要穿长旗袍,就可以把人显得文雅秀气。”揄扬之中,暗含贬抑。再如海上著名女作家程乃珊在《上海百年旗袍》所言,旗袍阵营中也分公馆太太派、女学生职业女性派和舞女明星派三大派,“泾渭分明,一点也含糊不得”,前两派不敢太潮,便对后一派加以讥嘲,多少有些酸葡萄心理:“我妈这一簇教会女中的学生平时一身布旗袍校服,唯有周末回家才可稍作些打扮。她们不会穿紧绷着身体、线条毕露的旗袍,那是交际花和舞女明星的装束。”(《档案春秋》2007年12期)
到了特定的时候,比如在新生活运动中,这种酸嘲发起酵来,便惹出更多的是非;旗袍经此一厄,才真正奠定其国服的地位。
本文作者周松芳,文史学者,专栏作家。曾就读于中山大学,现居广州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汤汤
小 ? 编 ? 攻 ? 略
旗袍综合了“潮”与“嘲”,在历史中代表着新潮,也饱受争议与嘲讽。在这些嘲讽的语句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历史语境当中文化风物与政经风云之间复杂的纠葛,以及人们对于女性群体苛刻的规训。
在民国衣冠专栏中,周松芳老师将用文学的笔触和独特的视角,带领我们深入了解近代以来服饰的变迁以及服饰与当时政治文化的关系等。
民国衣冠专栏更多精彩文章,欢迎大家点击阅读。
民国衣冠 | 朝未改,服已易民国衣冠 |民国已建,服制未定民国衣冠 | 中山装之路(上)民国衣冠 | 中山装之路(下)民国衣冠 |驱逐鞑虏,恢复旗袍(上)民国衣冠 | 驱逐鞑虏,恢复旗袍(下)
2018年9月1日“读书郎闲笔”开刊词发布,很快吸引了许多文学爱好者的关注,在此谢谢大家的支持。
茹是说 | 发刊词 · 走笔至此
以后的每周二、四、六晚19:00,西窗剪烛试笔,芭蕉听雨闲读,我们将与您分享文学,体味人生
欢迎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