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耀君:纪念我的父亲

声明:本作品为作者授权原创首发
特别提示:作品一经本平台录用,将可能再发表在‘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搜狐新闻、微信公众号’四大媒体平台!
纪念我的父亲
熊耀君
家乡旧俗,亡者有“撞七”之说,我不知“撞七”二字是否用得准确,大意是忌日按7天一轮与古历带七之日相合便为“撞七”,若在49日内撞到了七,亡者知道自己已经离世,便去轮回了。若撞不到七,亡者不得安息,孝家须乞食百家饭来化解,保子孙后代平安。父亲病故于农历五月初九,按忌日排来“撞七七”,四九之满数,可见他多么留恋世间,捱到最后之日,终不添子女麻烦,还是选择离去了。 父亲是1950年腊月生人,享年六十九周岁。我常想,父亲离世时,寿辰、忌日、“撞七日”均逢“九”,这个圆满之数,九泉下应可以安息,多少让我有些安慰。 我幼时其实是过继给了伯父,父亲唯一的兄弟,后来伯父与父亲并未分家,伯父又无子嗣,共同生活了一辈子,过继之事,便再无人提起。我看早年批注的“流年”,35至40岁批的是“雨洒竹叶斑斑泪,雪里梅花戴素冠”。起先并不在意,虽然伯父身体不好,母亲因类风湿关节炎瘫痪多年,却并不会危及生命,父亲也还健旺,我未曾想,几年内,有这么大的变故。2017年年中,伯父忽然离世,几个月后,母亲查出MDS白血病,救治无效在年底去世。一年内忽然失去两位至亲,这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悲痛,后来,我把他们写成了文字(《想起了我的母亲》)。人生的历练,我早已非常坚韧,喜怒不形于色。思念时,独自驾车,关严窗户,偷偷哭泣。父亲为我分担了很多,虽然我是家中独子,却总还有父亲这个依靠,并未让我崩溃。直到父亲也离我而去,我在39岁时,便无奈成为家长。重孝素冠接踵而至,人生的惨剧莫过于此。作下此文,纪念我的父亲,也化解后人的悲痛。父亲确诊癌症后,我也有写过父亲,我知道那天会很快到来,我甚至写过多篇,除《药》一篇成文,其它便半途而废,我并不情愿这天的到来。父亲在第三次入院后,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眼见一日不如一日,各种癌症晚期的症伏都开始显现,我与姐姐都非常了解父亲,并不敢告诉他实情,安慰他胆囊切除术后正在慢慢恢复,再有些时日便好。也许糊里糊涂活着,总比明明白白没了更让他能够接受吧。我们都认为,心情愉快的生活,更有益于病情恢复,提高生存质量,必竞我们姐弟平时因工作不能待在身边,自已又不愿离家随子女一起生活,坚持在老家过得更自在一些。现在子、女、媳能接替着陪在老家,生活便利了很多,每日都有作伴,种菜串门,下棋闲坐,兴许是能多活些年头。我们也不相信医生所说的大限。我甚至一直没有休假,今年的工作有些压头,我又在管理岗位上,一直想把年假留到最艰难的时刻,只每日下班后开车半小时到家陪夜,早上安顿好了再出门。直到有村里老人嘱托,日里也得伴两个人了,我才开始年假请休,在我开始休年假的第二天,早上起来,看父亲精神并不好,昨夜肯定没少折腾。父亲一直非常讲究,坚持不用尿不湿,也不让女、媳帮忙,我没在时,便强撑着自己起来,只我在时,隔十来分钟便要叫我,我把门铃的按钮拆下来,放在他手边,方便他随时叫我们,但半夜他虽然也起夜数次,却从不按铃,怕扰我们休息。我抱他起来小解后,想让他坐一会儿吃早餐,父亲并未说话,示意要躺下,我让他躺着,喂了他小半碗流食,只觉得他精神差,但平时也是这样时好时坏,并没有觉得太在意。过了一会儿,又要起来,我抱他起来后,来了几个邻舍看他,我把背后垫起来,想让他坐一会儿,便去招呼客人,过了一会儿去看他时,感觉他眼睛没有神彩了。有些慌乱,赶快叫人,老人们进来看他,“爹爹快不行了,通知亲友们来见最后一面吧”。这一天过得又漫长又煎熬,我与姐姐守在床边,亲眼看着他右边身体己没了知觉,左边手脚却在不停的舞动,他举起左手,不停的举起,举向头上去,可能是要理他的头发,父亲平时总是非常整洁,头发往后梳理得非常精致,从未蓄过胡须,卧病时,也总是打理得非常干净。我帮他把手放到头上去,一会滑落下来,又再举起,反反复复很多很多次,他有时转过头,直勾勾的瞪着我,他眼睛黄得非常可怕,眼里开始聚不了焦,我意识到他好像失明了。他应该有很多话要讲,必竞为了让他安心,至死都未向他讲明病情,我们都在默默打理,并未认真询问过他后事,当他意识到不行的时候,想讲,却一句话也讲不出来,他失语了。父亲就这样,举手,转头,瞪人,重复的捱过了几个时辰,渐渐地,手脚不会动了,头也不会转了,时而喘着粗气,眼睛却一直倔强的瞪着,从早到晚一直未眨。亲友们都来开解,说了好多话,赞许他的一生,让他安心离去,我80多岁的姑母还带着香烛到土地庙前去告解,希望这可怜的弟弟少些痛苦。从清晨到天黑,父亲一直在鬼门关上挣扎。父亲是一个坚强不屈的人,他在33岁时,因工致残,左下肢被拌料机碾碎,此后一直靠义肢生活,在那时生产力还落后的农村,残疾人生存和生活的困难可想而知,可他没有向生活低头,没有向命运屈服,总是满怀斗志,与母亲一道,把家庭经营好,把子女都培育成才,是乡梓里为数不多受人尊敬的德高望重的人,更是一个志向高远之人。 父亲晚年时,喜欢看些周易算术的东西,一个人受的苦难越多,会多少有些迷信。他唯一交待过我的,是他不能在子时故世,真有那天的时侯,要做些法事压制。我询问过“法师”,父亲可有时辰禁忌,他说按八字应忌戌时,我看看时间,若要兼顾,今日便只有亥时了,我心中默念,父亲会在亥时故世。我太了解我的父亲了,他不愿离去,一是冥冥中在等侯一个好的时辰,再做次有利后辈的好事;二是牵挂我是数代单传,堂兄弟都没有,一人独撑门户,他离开后,该是多么艰难。我有时想想,自己也觉得可怜,止不住的在他身边哭泣,缓过神来时,我附在父亲耳边:“爸爸,放心吧,事情都会办好,不须欠起”。亥时一刻,父亲就辞世了,睁了一天的眼睛也安祥的闭上了,父亲生于子时,殁于亥时,也算是圆满。父亲的丧事,得亏乡亲和父亲老友的帮忙,热热闹闹,顺顺利利,父亲结了很好的人缘,也算是圆满了父亲的一生,我们尽了子女最后的孝心。……父亲离开的49天内,我两次梦到他,每次都是他死而复生的场面,我不知道如何释梦,百度了多次,总有不同的解答,我想,一是父亲在世时,对命运不屈的精神和斗志深刻在我脑海;二是我从心底里真切思念他。我又想起了他最后时刻的一些故事。父亲第四次入院治疗后应他要求接他回家。父亲那时满脸黑黄,眼白泛着浑黄,精神越发痿靡,比进院时更严重了,我们来接他回家,他是很开心的,他并不知道,我姐弟俩同意,是医无可医,到了不得不决定让他寿寝何处的时侯了。给父亲收拾好行李,父亲叫我到病房外边,说他同室的病友,80多岁了,无儿无女,嘱我等下走时,给些钱他,“太作孽(可怜)了”。我摁住心中的不安,满口答应,他不知道,自己的病已多么艰难。在他看来,他不幸,或者又算有幸,至少,他的孩子来接他回家了。在家照顾他的最后时刻,我每天晚上都练毛笔字,把一部《二十四孝》写了数遍,在此之前,我并无此爱好,也从未练过。父亲写得一手好字,毛笔字更是远近闻名,在电脑打印字还未流行的时侯,家乡集镇商店牌匾几乎都请他去书写,写几个平方的宣传体大字,他一挥而就。尤其写得一手好隶书和行书,隶书刚烈规矩,行书洒脱艺术,像极了他的人生。我想留下些他的墨宝,同他说过两次,他总推脱说手上没有劲了,等身体好些吧,我不好明说,只得自已在他眼前练练,希望能引起兴趣。他却鲜少看我写字,有一晚,架不住我软磨硬泡,给我写了两个条幅,其中一幅是主席诗词,下笔便把句序写倒了,便再也不肯多写,“等精神好了再写吧”,这一搁,便成了永远的遗憾。父亲有时也教我,写字,要先楷后行,一笔一划,要认认真真,但把字写好,最重要的是布局,上下怎样,左右怎样,全局如何,等你把布局参悟了,字便自然写好看了。父亲看我练的次数多了,罕有的赞过一次。“练下书法总是好的,等你将来老了,总归是有些爱好打发时间”。父亲字写得好,古文也好,经常应人要求帮写对联,办个应酬,却从来不收人酬谢的财物,父亲把文化的东西看得很神圣,这是知识分子独有的清高,“道不贱卖”。我从前觉得傻,现在看来,人能在一生坚持自已的品格,守住初心,不为斗米弯腰,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父亲原来喜好文艺,通晓乐器,笛子吹得很好,其它乐器也上手就会,平时鼓励我们也学习,可我竞未习得任一,奶奶去世后,我再未见其摆弄。父亲象棋非常拿手,年轻时还得过奖,奶奶在时常常向我们夸起,母亲去世后,棋友常常寻上门来,下到深夜,伴他渡过了少有的愉快时光。我无法治好他的病,常寄希望能安抚他的心,我有时也小心的试探,有次装着特无意的,跟他讲我看到的一个故事:一位中东王子历千难万苦,推翻了夺位的异族,重建好自己的国家,完成这些事的时侯,自己年纪大了,要离开人世了,死不瞑目,不甘心,“人既然到世间这么受苦,为什么要来?”,请中东所有的智者来给他答案,都不满意,后来有一位有智慧的人在他耳边说了这样一句话,说:“我们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因为你的到来,给这个世界带来一点点的改变,伟大的人改变这个世界,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我们的到来,让父母老有所养,让孩子学有所教,这就是我们人生的意义”。我把这个视频拿给父亲观看。我说父亲的人生,已经做到了他能做的,为人子,为人父,为人夫,都做到尽善尽美,应该是没什么遗憾了吧?父亲说,遗憾还是有的,我想看到孙辈们都能考上好大学。我只得接他话语,你放心罗,只要几年了。后来,我又小心的问他,快70岁了,人生七十古来稀,万一他“百年”之后,后事对我们有什么要求,他说随你们怎么办吧。再后来,我不敢谈及这些,我怕问多了让父亲怀疑自己的病情,我也知道,父亲还是没有放下。 我到扶贫线上工作3年多来,见多了人间的苦难,心中已少有波澜,甚至觉得自己再不会流泪。可在父亲身边,在我夜里安安静静的写下这篇文章时,我仍止不住眼泪链链,失声痛苦,为父亲,为自己,也为世间的不易。 父亲的离去,这是一代奋斗者落幕的哀歌,其它,便不愿再与人道……。
熊耀君 2020年8月16日
作者:熊耀君 岳阳县筻口镇扶贫办主任
?点击此处随读:本平台主编作品
打赏稿费说明:投稿的稿费来之读者的打赏,凡投稿作品发布十天左右请投稿的作者发来邮件[email protected]或添加编辑微信咨询稿费,邮件注明‘稿费结算、作者名字、发表的平台名称、作品标题、发表日期’即可,核实打赏稿费后会通知作者结算稿费,同时将打赏名单截图发给作者以示透明。注:一个月内未主动申请结算稿费的作者视为弃领稿费,视为赞助平台建设(在此感谢!),稿费问题可直接加编辑微信li923887813 咨询。详情点击:打赏稿费说明
征稿启事
《中国诗歌文学精品》长期征稿
征稿:欢迎朗诵作品投稿
《作家美文》小作家学生专栏征稿
投稿作者请进(公告)
注:此文为作者投稿作品,文责作者自负,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主编处理,微信:li923887813
投稿作品奖励规则:(1)投稿作品有30位读者留言或者阅读量400以上的,将再发表于搜狐新闻(或者今日头条)。阅读量800以上,将再发表于今日头条、搜狐新闻、腾讯新闻、百度新闻,一点资讯,含微信平台一共6大媒体平台推广您的作品。多个不同类别的平台发表作品会让作品在网上可以容易搜到,慢慢积累知名度。(2)作品有二十五位读者留言或者阅读量八百以上还将获得‘作家美文·人气作者’称号,再次在平台发表时将注明该荣誉称号。
注:投稿作品需没有在其他任何微信平台发表过(平台也会核实),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主编微信:li923887813
书香课堂
精品荐读:
⊙谈谈写作(经验谈)
⊙两次失败的婚姻,我一无所有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人生的成功与失败,就在一念之间
⊙中国古人智慧:保持低姿态
⊙千万不要低估会写文案的人!
⊙ 诗词起名民俗文化
⊙ 犹太人的88个成功思维
⊙如何结合文学为孩子起名?
⊙人人可学记忆法
⊙学这种书法,好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