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纸上的书写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残纸上的书写
文/远村
【1】我一直对古代的书法家敬若神明。简单的汉字,在他们手里就能变为神秘而夸张的符号和图案,我们今天的人写书法,还有古帖可临,可那古人,该向谁请教呢?所以,能写下这些文字的人,与春秋诸子一样绝非凡人,这是我五十岁之前,一直没有敢用毛笔写字的真正原因。
【2】中国书法被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是当代发生的事情。据说当初不少人反对把书法作为一门单独的艺术。现在看来,这些人是有远见的。自从书法被确定为一门艺术,书法的品质就大大降低了,书法所蕴含的人文信息和精神力量被无端消解。书法已彻底脱离了使用功能,越来越小众化和形式化,也越来越远离了书写文化的象征性特点。
【3】书法越来越远离文化,成了一种形而下的炫技。书法是汉字的书写,所以,核心是汉字,即使有一百种写法,也不能绕开汉字而谈论书法。因此,书法的法度就是汉字的法度,失去这个法度,人们就无法识别你写的是什么。但作为一个书法家,又不可一味拘泥于古人的经典范本,还有新的想法和理念要表达。
【4】文人书法,是迥异于世俗社会阶层的实用书法的。古代文人,集文章、书法、诗词于一身,以济世报国为己任,所以,他们的书法作品往往要将自己的人生理想倾注于字里行间,古代文人还承担一种历史使命,就是要将人类文明传承与发扬光大,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苏东坡是古代文人书法的集大成者,官场受挫之后,他以惊世骇俗的文章与诗歌立足文坛,同时,还以一手好书法彪炳史册,他的书法《寒食帖》被后人称为是中国三大行书之一。
【5】自由,散漫,信马由缰是许多人给我的书法作品贴上的标签。也有人说我的书法闲适、从容、脱俗、放松,有古风。其实,我只是顺从自己内心的想法而为之,他人的褒贬,与我何干?我是不大在乎外界的看法的。我自以为书法家是要有自信的,自信是艺术家的天性,一旦失去自信,艺术家就不会创造了,就成了废人。
【6】我曾在不同的场合告诉朋友,我是把书法当诗来写的,他们不解,以为我故作高深。其实,我说的是一个事实。中国书法不单纯是文字的书写,因为文字是有记忆的,有温度的,是活着的文化和历史。那么,书法也应该是活着的记忆。每一次书写,都是在文化的腹地寻找记忆和温度,这种寻找的感觉是诗意的,充满着好奇与幻觉,仿佛我们真的回到了二王的时代,苏东坡的时代,董其昌的时代,与这些气息犹在的大师并肩而行。所以,缺乏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人是不可以被称为书法家的,充其量也就是个临写古人作品的匠人。
【7】书法是有形和象的,要大象无形对书法而言是不可能的,只有当这个“象”进入血液之后,我们才能理解和认可无形之象。所以,形永远处在技的层面,只有当形上升为道的层面,就转化为象的存在了。当前书坛,以形为主的书法占主体地位,而个别书家企图打破这种格局,就招来一片声讨,被冠以丑书、邪书、鬼书之恶名。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书法的每一次变革,都是形的革命。既然史上可以,为什么我们今人不可,除了既得利益,还有传统文化被边缘化和形式化的原因在作祟。我们今天的书写,必将也会成为史上的记忆。
【8】 诗人作家进入书画领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不值得大惊小怪,问题的关键是诗人作家进入书画领域应做得更好才对。如果是一个民族文化的虚无者和无知的搅局者,自然应该引起人们的愤慨与挞伐,书法界的大扫除,应该扫除这些盲目的闯入者,更应扫除那些长期混迹于书坛,胸无点墨却以书法家自居的江湖骗子。所以,更多的文人介入书法,应该是书法的幸事,对书法的正本清源有很大的帮助。至少,我个人在书法的写作中一直践行着自己的艺术追求,永葆自觉书写的人文情怀。
文中插图均选自远村书法作品
作者简介:
远村:陕西延川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美协会员,陕西省书协会员,陕西作家书画院副院长,陕西各界书画院副院长。出版诗集《独守边地》、《回望之鸟》、《方位》、《浮土与苍生》,散文集《我是一个世界》、《错误的房子》等,书画集《向上的颂歌》、《诗经的味道》,曾获陕西省首届青年文艺创作奖,双五文学奖,第二届柳青文学奖,《文学报》一等奖等多项奖励。1993年被评为全国十佳诗人。《当代诗人大辞典》,《当代文艺家传略》,《陕西年鉴》,《延川县志》等20多种选本收录他的创作实绩。近年来痴迷书画,书画作品被称为诗性的书写。现任陕西省政协《各界》杂志总编、《各界导报》副总编。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