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嘲“凡尔赛文学”,她第二天就把流量变现了

“凡尔赛文学”突然爆火满足了许多人的优越感和炫耀心
一个名叫@蒙淇淇77 的女孩,最近在社交网络上风头差点盖过双十一。
她在微博里分享自己与老公“卜先生”的甜蜜日常,甜到出了圈,还借着人气接起了广告。
这位卜先生戴着价格高达七万七的眼镜,霸道、多金、沉稳,且深情只给她一人,堪称小说里走出的完美霸总。
为她央求大使馆前巡逻的哨兵,只为摘一朵老婆心爱的白蔷薇。
为她删掉实习生的微信,只和老婆一人说晚安。
一身名牌总不舍得换,一位朋友点醒蒙淇淇:主要因为你老公人帅,穿什么都好看。
蒙淇淇自己,感觉就是一位沉浸在爱中的少女。
因为自家男人穿了黑色高领毛衣+深灰威尔士亲王格纹西装,就被性感到犯花痴。
红绿灯停车时,“左手慵懒地搭在方向盘上,侧过脸和我说话,右手臂伸过来搂住我肩,把我右边头发撩到耳后,一边说话,一边拇指和食指轻捏我的耳垂。”简单几个动作就被帅到。
没有男人的时候,不敢买帝王蟹,看着卜先生“一手提着帝王蟹,一手拿着蜜桃玫瑰”的样子,不禁感叹他真是“生猛又浪漫”。
图片来自微博@蒙淇淇77
在发了这些看似秀恩爱,其实凡尔赛的微博后,蒙淇淇被网友发现,火了。
她的微博粉丝从 14 万涨到现在的 37 万,在一天内接受了两家媒体的采访,受到了许多质疑与批评,但也发现“路人的善意比想象中多,姐也是遭遇过网暴的人了”。
之前,“凡尔赛文学”由来已久,有多少人诋毁,就有多少人发得津津有味。
它的本质与其说是虚荣炫耀,不如说是我们的优越感在作祟。
01
出了法国,
“凡尔赛”就变味了
凡尔赛宫原是法国一座华丽宏大的宫殿,上世纪 70 年代末,日本漫画家池田理代子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创作的少女漫画《凡尔赛玫瑰》红极一时,这部浪漫历史剧后来也红到国内的小众圈子,充斥浪漫幻想的“凡尔赛文学”由此衍生。
当“凡学”在国内还只是小众文化时,几位早期的网络红人就已经因此而红。
2009 年末有一位网名“后宫优雅”的女生,在微博上发出大量自己和明星“互动”的日常。周末跟李亚鹏一起打高尔夫,和迈克尔·杰克逊吃榴莲,叫张杰是她的“杰宝”,还送了一辆车给他。
韩庚哥哥说她是个任性的小公主,刘亦菲姐姐拜托她在新加坡找房子,就连“周润发表舅”要在美国建别墅,还得劳烦她搭桥牵线找设计师。
?
?
?
与后宫优雅基本同期出现的凡尔赛女孩,还有网名 Shirley 的“晕机女”。
“晕机女”受到关注的原因,是因为在豆瓣上写了一篇名为《唉!真该买个私人飞机》的日志,大致内容说的是自己在香港刚下飞机就头晕,难受到在机场睡着了,以至于错过了后半段的飞机。由此感叹:买私人飞机真是太重要了!
有人去“晕机女”的豆瓣主页围观,还发现了她的许多经典语录。
“难得地,公布一下我那飘忽不定的的行程:下个月会再去法国住一阵子,然后是意大利,还有一些欧洲小国,回来以后还计划去香港和新加坡。”
“话说因为最近没什么事干就一直在逛街,一天用个两三万变得很平常,商场里的大纸袋堆在墙角还没来得及扔,细数一下竟然有三十多个。”
上面这两位的行为,在当年并未被贴上“凡尔赛文学”的标签,但回头看看她们说的话,简直是初代凡学奠基人。
而将“凡尔赛文学”在大众中树立起概念的,是微博网友@小奶球。
小奶球每天都看到许多人在社交平台上描述享用的高档酒店、奢侈品、红酒,字里行间透着“淡淡”的优越感,便从漫画《凡尔赛玫瑰》中找到灵感,用“凡尔赛”这个词来嘲讽这一族群。
她曾经录过一段“凡尔赛公开课”的视频,里面总结了凡尔赛文学的几大要素:
1.先抑后扬,明褒暗贬
2.自问自答
3.灵活运用第三人称视角
图片来自微博@小奶球的视频
同时,一批撰写甜宠、霸总题材的写手也开始在网络上撰写这类文章。
情节不复杂,但受众却越来越多,养活了一大批以此为生的写手。
02
有大众评论的地方,
就有“凡学”
伴随着社交平台越来越多,原先只是用来炫富的“凡学”也进化出了多个亚种。
我们经过观察,发现当代凡尔赛的重灾区除了微博这个“初代战场”,知乎、淘宝评论、大众点评、小红书也各有千秋。
先是这几年许多人觉得大大变味儿的知乎,原本是分享知识的社区,但也需要“套路”为其背书。
“98 年,月入 5 万,为什么还是毫无成就感?大家谁来帮帮我?”
“谢邀,人在美国,刚下飞机,博士学位,年薪千万。圈子太小,利益相关,怕被熟人看出来,名字只能缩写了。”
淘宝评论,也是凡学家们买不买东西都要借题发挥的宝地。
“家里已经有了很多巴卡拉的杯子,老公非要买,偏说这个便宜又好看,那就给个好评吧!”
“这个扫地机器人好是好,但可惜我家太大了,打扫两个房间就要充电。而且它不会自己上楼,二三楼的地都扫不到。唉,还得再买两台。”
大众点评里虽然有很多吃一顿饭写 500 字小作文的人,但都比不上随意的一句凡尔赛式文案有杀伤力。
“虽然甜品不是动物奶油做的,酒的产区我也不喜欢,但人均差不多 1000 元,我觉得性价比还是很高的。”
“在法国玩的时候就心心念念想买这双鞋,可惜找遍了巴黎也没有我的码,还是这家店的BA厉害,帮我找到了全上海最后一双,果断买下!”
小红书这种专注分享的平台,花样经就更多了。
“过生日,老公却去外地开会,他给我转了 100 万让我随便买点什么,这种只知道给钱的男人是不是该换了?”
“狂吃了一个月,今天上秤:终于 90 斤了!姐妹们我好开心!”
“今天又是中午才 get up 的一天,我觉得靠收租过活的自己好空虚,真的好怀念之前上班朝九晚五的日子。”
大多数人的内心,都在渴望别人对自己认同和赞美。
凡尔赛文学的撰写者们正是抓住了这一点,用“凡尔赛”的套路炫耀知识、学历、金钱(和老公),这么写确实能获得一波流量,自己开不开心不知道,反正看的人是挺欢乐。
03
“凡学”为什么能广受追捧?
凡尔赛文学的本质,其实是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的“优越感”。
有些人天生表达欲旺盛,而且乐于在公众平台上分享自己的感受,更容易成为“凡尔赛文学”的出产者。
但对于以此为生的创作者们来说,段位不够还要刻意做作地秀优越,只会让人反感。

也有一部分“凡学大师”,算准了这种内容有一批小众受众,为了迎合TA们而写。
这两天的全民吐槽也有一定程度是小众内容出圈后,“圈外人”感到不适造成的。
但在这个流量时代,出圈就代表着受到更多关注。
转头看看这次让“凡尔赛文学”出圈的作家蒙淇淇,已经开始享受流量带来的红利。
在“抱歉占用了公共资源“之后,她接起了广告,搞起了8888元的粉丝抽奖,还发出了“光是博文分成就9000多块”的感叹。
图片来自微博@蒙淇淇77
上热搜的第二天,蒙淇淇就接受媒体采访,进一步扩大知名度。
在“娱理”的一篇稿件中,她告诉记者:“我大部分的小说素材都是来源于我的生活,反而是一种反向输出,大家会看到我的小说和剧本里的生活跟我的生活是一致的。”心理素质强悍。
蒙淇淇对自己的认知显然十分清晰。她说:“我估计,这辈子,如果我后面不成为特别火的编剧的话,可能就这一次接受你的采访了,机会很容易抓的时候,我会强行抓住体验一把,不会很在意成果。”
对于微博文章中反复调侃的“iPhone 7”梗,蒙淇淇也做出了解释:“我微博显示手机是iPhone7p,他们就说求你了,你去换个iPhone12再来装逼,我本来想换我都不会换,我就继续用,成为一个梗了,我就更加不能换了,以后坏了,我就重新再买个iPhone7p,我就一直用这个。”
现在朋友转发给自己的那些(关于她的)图片,她说都不会点开,“我觉得我很忙,I’m so busy。有这个时间,去聊个商务不香吗?”对于自己以后的发展也有清晰的规划。
靠夸张言论走红,立起人设接受采访,收割粉丝后再靠名气开始打广告——现在和当年芙蓉姐姐走红的“网络红人”时代,套路似乎没怎么变过。
对于内心足够强大的蒙淇淇而言,她究竟会红极一时还是马上沉寂,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文、编辑/菠萝狗部分资料源自公众号”娱理”图片来自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十六铺生活家爱买好物(点击图片查看)- THE END-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