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征LNG关税对中美影响几何

金浩徐博近两个月,中美之间相互加征关税的拉锯战又掀起了新一轮高潮。其中,我国将美国原产LNG的关税税率从10%增至25%,这是继去年9月,中国将LNG列入加征10%关税清单后,又一…

金浩徐博
近两个月,中美之间相互加征关税的拉锯战又掀起了新一轮高潮。其中,我国将美国原产LNG的关税税率从10%增至25%,这是继去年9月,中国将LNG列入加征10%关税清单后,又一次对美国进口LNG进行重大调整。
这一政策的发布势必会对中美两个能源大国的未来发展产生重大影响,业界尤其关注对中国进口LNG的影响。
我国对美国进口的LNG依赖度并不高
随着经济持续增长和“气代煤”等环保政策的推进,近3年我国LNG消费量持续快速增长。2018年,我国LNG进口量达5390万吨,同比增长41%,居世界第二,进口增量连续3年雄踞全球首位。2018年进口增量达1600万吨,占全球增量的59%。我国凭借LNG的强劲需求表现,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与此同时,天然气对外依存度攀升至45.3%。
美国凭借本世纪初页岩革命的成功,摆脱了天然气长期依赖进口的局面,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2009年,美国超越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近3年,美国多个LNG液化生产线相继投产,成为全球最为强势的LNG出口国之一。2018年,美国LNG出口量达2110万吨,全球占比为6.7%,排名第四。出口增量达820万吨,仅次于澳大利亚。
2017年、2018年,我国从美国进口LNG量分别为151.1万吨和214.8万吨,价值6.4亿美元和10.95亿美元,均占我国当年LNG进口总量4%左右,虽然进口量逐年增加,但整体占比并不高。2018年,澳大利亚是我国最大的LNG来源国,约占LNG总进口量的四成,其后依次为卡塔尔、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后三者合计占比约四成。2017~2018年,美国出口至我国的LNG为8416.3万桶油当量,是继加拿大、日本和墨西哥之后的LNG出口的第四大目的地,从总量和来看也不是十分重要。因此,虽然我国对LNG进口依赖度越来越高,但对美国LNG资源并不依赖。可以从供需前景、价格因素、地缘政治、替代方式四方面,进一步探讨这一事件对于中美双方的影响。
美中因贸易摩擦放弃LNG资源的正常化运转冲击国际LNG流向

第一,我国LNG需求将持续增长,美国以外供应潜力巨大。据主流机构预测,中国或将在2025年左右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LNG进口国,美国有望在2023年成为世界第三大LNG出口国。短期来看,中美在对方进出口国中排名并不靠前,不是改变行业发展的决定因素。未来一段时间内全球天然气产量仍有望稳步增长,液化项目产能和LNG船运能力将快速提升,在全球LNG市场供应宽松的大环境下,中国不愁美国以外的进口来源。对美国来说,目前投产的液化项目大部分产能已由长协锁定,短期看影响不大.但长远看,两个能源超级大国因贸易摩擦而放弃LNG资源的正常化运转,势必对LNG合理流向造成冲击,从而影响国际LNG价格和贸易格局。
第二,我国进口美国LNG没有价格优势。美国至我国的远洋运输LNG经济性较弱,再加上25%的关税成本,必然会极大地打击美国LNG出口商的热情。现阶段,美国LNG长协价格按成本加成法确定,即美国亨利港(Henry Hub)交易价+气损和管输费(HH*15%)+液化成本+船运成本。以2019年初为例,HH价格为2.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液化成本大约在2.5~3.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之间,船运成本的区间范围为1.5~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综合计算,2019年美国出口LNG至我国到岸价大约为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而2019年以来,我国LNG到岸价一路下行,预计在夏季制冷需求高峰来临前维持在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左右。在没有考虑关税加征的情况下,美国进口LNG已缺乏价格优势。
第三,我国进口LNG来源愈加多元,中美地缘政治冲击各异。如果中国失去美国LNG,将可能扩大澳大利亚、卡塔尔、俄罗斯等国的进口力度。澳大利亚目前发展迅猛,截至2018年底,共计有20条生产线,总产能达8310万吨/年。卡塔尔两大LNG公司合并后发展势头强劲,2018年9月与中国石油签署了每年供应量340万吨的LNG长协。俄罗斯亚马尔项目第四条生产线将于2019年建成投产,可为我国稳定供应LNG 400万吨/年。此外,伴随着我国“一带一路”政策的扶持,亚非等富气国也可能成为我国稳定的LNG进口源。当然,对于美国而言,抛开我国这个最大的市场,也有众多潜在买家,但综合来看不确定性因素较多。东亚的日、韩虽然进口LNG体量较大,但增速放缓,LNG资源池已明显过剩。南亚的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成为新兴进口大国,但地理位置因素使其运距处于劣势。欧洲虽然有一定的进口需求,但近年看,管道气优势明显,LNG进口量出现下滑,这足以使得美国不敢掉以轻心。
第四,中国进口天然气有许多替代方式。2018年我国国内天然气产量为4.25亿立方米/日,与同期国内需求相比有约3.11亿立方米/日的缺口,通过进口天然气弥补,这其中40%为管道气,60%为LNG。预计2019年底,年输送能力10.48亿立方米/日的中俄天然气管道东线将实现部分通气,2024年该管道将实现全线通气,这相当于每年2800万吨的LNG进口能力。虽然管道气进口量的增长不能完全弥补我国天然气的供需差,但将在短期内缓解中国LNG进口猛增的局面。长远来看,随着国内天然气勘探开发力度进一步加大,对外依存度有下降的趋势。此外,随着全球LNG贸易的快速发展,贸易方式日趋灵活,现货贸易量占比越来越高,我国可以增加LNG短期现货交易,以此来分担LNG长协供应的保供风险。
加强自身能力建设为第一要务综上所述,对美国原产LNG的关税税率增加并不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国LNG进口,中国更不惧怕美国LNG的断供风险,美国LNG出口也不会因此一蹶不振。但并不能获得双赢的结果,因此,笔者建议加强以下四点的建设与研究。
首先,进一步推进天然气人民币的建设。我国作为未来世界天然气增长速度最快和潜力最大的战略买家,应该有能力也有义务,主导全球LNG的市场秩序。以“一带一路”倡议为基础,发挥市场优势,加强与中东、俄罗斯、中亚以及非洲的天然气贸易,建立更加完备的天然气人民币价格体制,提高议价能力,掌握天然气市场的主导权和话语权。
其次,进一步加快国产气勘探开发力度。目前,国产气相较于进口LNG仍具有足够的价格优势,因此,要想打破对外依存度高的局面,还得从自身开发上下功夫。面对这一难题,主要有三点建议。第一,应加大非常规天然气的补贴力度,优化价格机制;第二,鼓励技术创新,争取降本增效,实现页岩气、煤层气的大规模量产;第三,深化体制改革,加快第三方准入,完善竞争机制,激活开发热情。
再次,进一步合理调度国内天然气利用。进一步健全和完善我国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随着配套基础设施进一步丰富,使得用气结构更为合理、用气指标更为准确、用气方式更为安全、用气途径更为多元。
最后,进一步加强中美天然气企业的沟通和合作。希望两国有关企业仍以“和”为指导方针。对于已签订的长协合约,双方可以就不可抗力附加条款启动合同的回顾谈判,最大程度地减小损失。对于正在洽谈中的进口贸易,双方可以研讨出符合国际形势的临时方案,引导LNG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金浩系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油气管道输送安全国家工程实验室硕士研究生
徐博系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师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联系方式:010-64523401
投稿邮箱:cnpc_sysb@163.com
责编:刘 芳
校对:王琳琳
往期精彩
波斯湾油轮袭击事件对谁更有利
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将超50%?这个解题方法可行么?
“当代油气行业10大技术突破”出炉了(权威榜单发布)
邹才能院士:如何有效应对非常规“黑天鹅”与新能源“灰犀牛”
成为世界一流,我们拼什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