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区隔的信息流里当一辈子的社畜。

永远不要试着用情绪来驱动自己的生活,因为大部分时候,情绪的驱动都是少数人用来榨取你社会价值最有效的手段。这周的金融市场方面的事情我放到文末来简单说,今天先从这周思聪的一场网络撕架聊…

永远不要试着用情绪来驱动自己的生活,因为大部分时候,情绪的驱动都是少数人用来榨取你社会价值最有效的手段。






这周的金融市场方面的事情我放到文末来简单说,今天先从这周思聪的一场网络撕架聊起。




1


这周社交媒体上最知名的事情当初思聪和某芳在微博上的撕扯了。主要是针对要不要学英语这个话题来讨论。当然到后面越跑越远,关联到了“没出过国的人是不是就傻X”以及“与人交流沟通的时候为什么要牵扯到家庭”等等。


我觉得要不要学英语,甚至要不要把英语作为应试教育里面的一块儿,其实是不需要讨论的问题。无非是占分数多少的问题。这么多年,从150到120,其实已经算是一个中和性的调整了。


人都是自私和懒惰的生物,如果没有这种硬性要求,相信我,大多数走应试教育的普通家的孩子,一定不会花费多少精力在这上面。去看看那些流程性的什么素质教育,再想想之前那些老师经常“请假”的体育课、健康课等等,可以预见。


大部分人的时间都是在强制和浪费两个极端之间徘徊不定的。如果不是强制要求,就会变成随意的时间空虚和浪费,人性如此。


学好英语,会提升未来很多潜在机会出现的概率和效率,这对人整个人生的角度来看,都非常重要。就像JOBS当年旁听的艺术字体课,未来某一天会变成改变世界的产品的一部分一样,在当时的那个时间点,人无法从上帝视角看到这一切。


你未来某一天对某条科研路的坚守,你对某条代码的理解,你对某本书不一样的看法,你找工作时候多一种弯路的体会,进管理层之前对国外类似OKR之类东西的理解,你对某个外派机会的退缩,你从某些美剧里面感受到的人生的指引等等等等。


这一切都像参天大树底下密密麻麻的根须一样,汇聚成了你最后,30岁,35岁,40岁在这个社会里的地位、家庭、财富、理想。


某样东西存在,必然有它的价值,如果现在并没有发现,要么已经错过了这个价值期,要么你便是被这些价值所压榨的那些人。


在这个年代,英语哪怕以120,甚至最后以100、80甚至50分的状态存在在这个大模板里,它也是有它存在的必然意义的。你不必为了专业去学习,你也不是为了当翻译去学习,你更不是为了功利化的进外企(现在进去也没意思啊)而学习,你学习英语是去伸张你这颗人生大树的根须,让你以后更安稳一点。


就像之前写过的:


“任何你觉得很不对劲儿的反常事情背后,往往都有很对劲儿的道理和逻辑在里面,如果你这么多年从小到大一直觉得不对劲儿,那说明你一直没长大。顺便说一句,每个游戏里都有一些咸鱼是给大家分着吃的,如果你玩了一半还没发现谁是这个游戏里面任人宰割的鱼的话,那么你自己就是。”




2


这是一个民粹的时代。


这一代80-00后的网民,以及上一代回溯的一部分人,已经慢慢的脱离了中心化的思维。


他们不会再对权威,不会对中心化的东西感冒,因为互联网将很多东西拉扯了起来,虽然某种意义上也带来了更加隐秘的阶级拉大,但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去中心的意味首先从人的内心开始慢慢生根发芽了。挺有意思的事情,任何需求,往往最开始都是来源于人心的改变。


民粹的时代里,大家都只相信自己的想法,越来越强化这种自我认知。比如说大家不会去听一个电影的官方怎么评价那些陈词滥调,转而只愿意相信那些真的看过这部电影的人的影评。吃一个饭馆也是去找对应的评价,医美、教育、服装搭配、化妆品等等,每个人都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表达欲饱满的情感载体。


为什么会有信息流的存在,正是因为某些程度上,UGC的产物在这个年代足够多,否则只依靠平台自己堆叠内容的话,累死也不够。


你所看到的朋友圈、微博、豆瓣、头条、抖音这些大部分的内容,都源自于用户的自我主动发送,而在这背后的逻辑便是,这是一个每个人都只相信自己,或者说每个人的情感载体都在于自身而不依托于形态的年代。




3


信息流和情绪有什么关系?


就像MOSS说的,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智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我们面对的仍然是一个4%本科率的世界,并且它的基础足够大,大到这个星球上没有任何其他一个圈子具有同样的能量,没有先例,也没有样本。


情绪的发泄往往,也必然是大部分这些信息流里面所蕴含的内容,甚至可以简单的说,90%以上的信息流中,一定都或多或少掺杂了一些情绪在里面。


理性的分析往往是少数,并且由于认知水平的不同,会导致我们开头说过的,对内容的判定也陷入自我认知的否定中,认为自己的情绪发泄才是所谓的真正的“理性”而不自知,不知不觉中被情绪操控,做出很多其他人来看很蠢逼的在现实中不可理喻事情。


就比如说上面那些讨论要不要学英语的,其中很多反对学英语的,往往正是没有经历过英语教学的、没从中获益过的人。他们反对的并不是去吸取国外的内容,他们反对的其实是那些曾经自己错失的机会被别人得到的厌恶感而已。也正因为情绪主导的民粹,让一个人更加自我强化自己对于“学英语没P用”的认知,无形中便将这种情绪认知强化在内,成为了个体自己的“理性”。


可能你觉得很不可思议,很自圆其说,但其实往往是因为你具备了一定的认知能力和经历才会如此认为,很多很多市场大部分的框架里,人是没有这种判定是非的认知能力的,一个信息表达中,可能70%以上都是情绪驱动的。


当然,也别以为那些支持学英语的人就是完全理性的,也并不是的。可能也会有特别是一些以此为生的英语专业、或者英语成绩优秀的、或者受到西方文化影响颇深的人,也会把这种优越的情绪夹杂在内。


可以说,社会阶段发展到现在,每个人都在关注自己的内心,但并不会因为这样,就会让情绪发泄减少,反而,正因为每个人只盲目信任自己,会导致认知的更加拉大——




4


因为在面对众多信息流的浪潮中,强者愈强,越是有辩证思维、越是能谦卑对待一切内容的人,才越能够从这里面淘到适合自己理解、学习、甚至是批判的内容,然后去粗取精的为自己所用,效率叠加效率,范围叠加范围,在这个浪潮里,甚至专业、年龄、行业、职业、性别都可以被打破。


一个文学硕士可以通过自己的大浪淘沙成为一个专业的二级市场交易者,只要你有足够多的认知,而这一切,网上都有,而如果你有线上到线下的能力,你会将他结合的更好。


一个在公司里写代码的程序员也完全可以塑造出适合自己的管理运营风格和对资本体系玩法的认知,这些都是你以后带团队的基石。


一个工作两三年的孩子也完全可以通过信息流去构筑适合自己的未来的发展体系,是继续读书,还是出国,还是跳槽,都可以通过这些信息流和他们背后的人去实现。


唔,但是另一个极端呢?就会变成低效更低效的时间浪费。


大量的信息流会充斥大部分人的时间,你每天花费在点击朋友圈消除红点的时间有多少?甚至会大于半个小时。


而更主要的是,伴随着上面这样的认知大浪潮下,低效带来的最大恶果便是,会加剧这部分人对于情绪的模糊化,他们会逐渐把更多的情绪融入到信息流中去,带着各种各样的情绪跳入这信息的滚滚洪流,不断的激化和极端化。


其实挺残忍的。


有人会说不学英语有什么不好?你看那么多小孩子就因为学了英语搞这个培训那个培训,托福雅思GRE得花多少钱,那有钱人家的孩子从小就请外教,这不是拉大阶级差距吗?就应该把外语抛出去,这才是公平。


这就是典型在情绪驱动下的怨妇视角,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情绪化的信息流贡献了。你会发现,大部分的信息流都是这种带有情绪驱动的认知偏差,而一旦跳到了关于社会、生活、教育上的时候,特别容易产生这种怨妇视角,这其实是大部分人最乐意于沉浸的心理模型。


多说一嘴,要不是外语从小就加入了这个模板里,还不知道如今认知会差距会拉大到多少。至少现在很多人单词还是可以认识几个的。这才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变相公平,如果没有统一的英语教学,相信很多人到今日连man和woman都不认识,那对于国外文化的理解、对于科研、对于管理学、对于金融经济新闻这些,那岂不就是天书了。而那些你自以为被公平教育了的、优秀家庭的孩子,无论如何都会接触这些的。这才是真正的拼爹拼家庭了。


但没办法,在如今的信息流浪潮里,表面上人人的想法都重要,表面上每个人都有发声的义务和一亩三分地,但其实,对于个人发展和认知的差距,早就被拉的越来越大了,这也就是我文章中一直强调的,未来,一定是分层的年代,你,我,他,都改变不了这个宿命。分层的年代中的财富,就不是和如今一样的划分了。




5


大家在看这些信息流的时候,一定会看到中间夹杂的广告吧?这叫做信息流广告。通常会包括游戏、APP、电商、生鲜之类的广告。


在互联网圈子里混的应该都知道,信息流广告的营收是很多大公司最重要最肥的一块收入,比如今日头条、比如百度、比如微博等等。(所以很多时候多去看看公司的财报,你会通过另一个上帝生产者视角看到很多东西,这些都是逻辑底层的改变)


这些收入都非常可观,而这些收入正是依托于这些极少部分的理性优质内容和大部分的情绪内容所构建的生态上的。


没有情绪,就没有这些信息流。没有信息流,就没有机会往里面插广告。没有广告,就没有如今这么多公司的玩法。从平台的广告玩法,到中间公司的优化玩法和投放玩法,再到客户的买量玩法,再到后台的服务玩法,这里面的利益链条超过你的想象,还会连接到一级市场投资里面的估值玩法和一些灰色的东西,当然二级市场也跑不了。


而这一切,都依托于浪费了大部分人的时光,然后促成了小部分人的效率的提升。


用情绪驱动浪费时间,用心智凌驾换来社会财富。


当然既得利益者会说,反正大部分人的时间不看这些信息流也被浪费了嘛,不看这些,他们也会去睡觉的。为什么不用起来。当然话是这么说,


只可惜社会的发展没有被高效的推动。说的好听一点,那就是这大部分人,因为自己的倔强和情绪化,牺牲掉了自己未来很多很多的人生的机会,换来了这一小部分公司的腾飞和上市和盆满钵满。


5%聪明顶尖的人,去占用95%人的时间、驱动他们把无用的时间、甚至有用的时间拿出来,换成属于5%的人的社会里的财富。


情绪的驱动都是少数人用来榨取你社会价值最有效的手段。这句话应该再多理解理解,不只是信息流,任何行业,都一样。












为什么这周从思聪网络吵架聊到信息流了呢,因为这周看了很多文章分析,FACEBOOK对于信息流的反噬所作出的改变,才想聊到这些,比我们互联网化快的美国,信息流所带来的反噬已经形成了足够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了,迫使facebook要将这些信息流隐私化,换句话说,要用另外一种形式去榨取大部分人的财富,而不是像之前一样单纯坐着发信息流广告了,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所以说FB想学微信。


但不要忘记,美国已经是一个阶级固化非常定型的国家了,都已经有针对不同阶层的超市和餐厅甚至水电费了。所以他的反馈一定是强烈的。


但在这里,我们还有不多的时间,尚没有定型,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许多自称“社畜”的奋斗者。因为还有机会、因为还有希望、因为在这个阶段,每个层级无法给予每个层级应有的快乐,也正因为如此,在这个阶段的信息流,才显得更加残忍,它不是游乐场,它某种意义上,扮演了分化器的角色了。


什么样的人才能自称为“社畜”?私以为那些勤奋努力工作、并且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那些在信息流里能取之精华为己所用的人,他们的效率正在逐渐提高,这部分人的社畜充其量只能是自嘲罢了。


真正的“社畜”,只有那些情绪化的极端者,那些不知道自己不知道,那些执拗的活在自己跑马圈地获得的认知领域里的打工者,他们才有资格这么叫自己罢。这个词太心酸了。


上班的时候为这些分化器打工,下了班的时候又被这些分化器进行效率渲染,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美国耐克工厂里那些上班了在流水线上做鞋,下班了攒钱买鞋的人的样子。


也许到了一定程度就好了,到了不需要分化的时候,分化器就失去了原有的作用了,愿那个时候不是未富先老,愿那个时候每个阶层都有足够的底气去提供给每个阶层应有的快乐。
















最后简单聊聊这周的事。


1 A股继续波动,没什么值得细说的,还是那句话,你如果不是专业做二级市场的,不要把大量时间放到短线炒股里,去买指数对应的ETF足够了。时间放到更高效的事情上去。这个高效,指的不是在这个阶段让你赚钱,而是长远会给你带来安身立命东西的事情上。我还是坚持年初M型走势慢牛的判定。


2 周四美联储开始变鸽了,暗示2019年不加息了。当然这跟整个大环境有关,春节的时候我们也说过这个事情了。反正也已经是早在计划之中的事情,唯一的影响就在于,我们的贬值压力就没那么大了(同时也意味着降准、放开一小部分房地产的几率变得更加确定)


所以可以预见的是,上半年之前必有降准,也必然会在信贷方面放开一部分房地产的紧绷状态,个人觉得回到基准利率应该是大部分城市今年的常态(除了北京)。


3 科创板这周的几个标的看了一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根据目前的信息来看我对科创板的开头炮的预期值要调低一些,当然总量上来看不会有太大风险但是还是需要就事论事,哪怕你没有资格参与科创板,我也不太建议购买类似的科创板的公募基金。


4 某远基金这周发售直接吸纳了创纪录的超过700亿元的市场资金。唔,不是好兆头。前车之鉴。市场不该如此。




就这样吧。春天来了。春天快乐,又是一年。(讲道理,点一下右下角的“在看”,让你的朋友知道你在看这样的文章,不是什么丢脸事吧?至少不是情绪信息流,哈哈。)




点击右下角在看与转发
就是最高赞赏

行了,赶紧扫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