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什么,就想暴露一下年龄

近日,“QQ号码注销功能上线”一下子上了热搜,听闻这则消息,顿感惊讶。手慌脚乱之余,忙不迭的点开企鹅头像,绞尽脑汁的回忆自己设置的密码,试了几次以后,好在密码还对,看到了自己那个阔…

近日,“QQ号码注销功能上线”一下子上了热搜,听闻这则消息,顿感惊讶。手慌脚乱之余,忙不迭的点开企鹅头像,绞尽脑汁的回忆自己设置的密码,试了几次以后,好在密码还对,看到了自己那个阔别已久的头像。QQ号码注销功能上线
继而点开好友列表,一片灰蒙蒙的头像,看来很多人都一样,已经许久不再使用这款曾经的爆款软件,这款曾经交流工具中的王者。熟悉的界面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只“企鹅”。我们不谈技术(关键是不懂),我们只聊过去,不为什么,就想暴露一下年龄。

那是遥远的2000年,作为小镇青年的我还没有成为一名时髦的网民,县城里的音像店总是用最大的音量放着《单身情歌》还有《伤心1999》,一心想学好数理化的我在彼时彼刻还不懂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感才能转换成如此悲怆且放肆的声音。
带着这样的疑问,走到校门口,碰见一位班上的同学,很神秘的问起我“你QQ号是多少?”
懵圈如我,根本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看到我诧异的表情,他回应我一个略带轻蔑的微笑,那样子就像今天你看到一个人没用过微信。

带着“QQ是什么”的世纪疑问,我找到了开网吧做老板的堂哥。
哥语重心长、一字一句的跟我说:“那是个即时聊天工具,可以和天南海北的人聊天。你看哥这里,小伙子们都在打游戏,小姑娘们都在聊QQ,聊得来还能用这个谈恋爱。”曾经的学校
前面说的东西,对我而言太过专业,我不知所云,但是这东西能谈恋爱却被我深深印在脑海里。
在那个学校政教处威风八面的年代里,“恋爱”二字简直洪水猛兽,闻之色变,因此自己当时狭隘的将QQ定义为地下恋爱工具。不过后来的实践证明,我的定义虽然狭隘但是很聚焦。
从此,每当有人问我有没有QQ号或者告诉我他们的QQ号时,我总是很好奇他们在和谁处对象。
不论他们觉得我有多么落伍,我总是狡黠的一笑,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

高三毕业的夏天,没有二路汽车的县城,满大街都是沙哑、亢奋的《冲动的惩罚》。同窗好友赠送给了我一个QQ号,我便拥有了自己有且仅有的一个号,一直使用至今。QQ等级记录的过去
初获号码时,还没有太多的兴奋,总还报着残存的偏见,但转念一想马上都要上大学的人了,没这玩意以后不好联系同学呀,随即开始把玩起来。于是拿起家里的电话,一个个打电话问同学们要QQ号,申请加为好友。
就像一句广告语“用过都说好”,QQ带给我的体验无疑是欢愉的、兴奋的,尤其在约局、聚会方面简直妙不可言。同时也让我惊奇的发现,所谓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其实是辩证相对的,现实生活中我们所见所闻未必是真性情,而虚拟世界借助身份和屏幕的掩护,吐露的反而是内心。
不论是平日里正经八百的学霸、女神,还是那些你以为有黑道背景的不羁少年,都有自己诙谐、青春、不正经的一面,一个个都贱的从容、浪的大方。

伴随着“你是光,你是电,你是唯一的神话”的夸赞与鼓励,我踏上北上的汽车,走进了大学校园,开始了新生活。再也回不去破旧的老家
而QQ在大学里除了交友、挂级(比太阳),又被我们赋予了新的角色。
大学期间由于是局域网,速度很慢,但是在内部传送资料却是极快的。当我第一次看到1MB/s以上的传输速度时,惊讶不已,一部电影还真就是分分钟的事。当时学校的ftp里边挂有海量的电影资源,最招人喜欢的就是IMDB的top排行榜,高中时没机会欣赏这些艺术的瑰宝,到了大学必然要海补一番。
《教父》《肖申克的救赎》《阿甘正传》这些英语课上作为学习资料的自是少不了,而《美国往事》《非常嫌疑犯》《黎明之前》《日落之前》等更是极大引起了我对电影的兴趣。当时的很多资源都还没有汉语字幕,需要在射手网上下载进行手工同步。得益于自己下载了很多资源,并有配套的字幕,一时间在系里小有名气,找到我就一准能找到不错的电影(免去不少筛选之苦)。
自此,我的QQ就成了重要的传输工具,也藉此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如今身在杭州的老张就是我走进电影世界的领路人。

后来,当校园广播频频响起《凤凰花开的路口》,我们的大学生涯也就进入真正的倒计时。凤凰花开的路口
QQ后续的功能,也就没有来得及使用开发,没有装饰过那个近似微博的空间,就像从来没有留过代表叛逆和自由的杀马特。作为一个覆盖几代人的强势软件,谁的年轻时光里没有企鹅的身影,它洞悉你的喜怒哀乐,远多于身边的亲人。
虽然眼下微信已经替代了QQ社交王者的地位,企鹅也开发了注销功能,但会有几个人使用这个功能呢?估计不少人都会和我一样的感触:“注销了QQ就是埋葬了自己的过去”。
(作者:全权 河南省分行供稿)出品︱帅 师 编辑︱毛志辉 李 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