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稳定与大国的战略定力

汇率稳定与大国的战略定力■文 |鸿评论随着中美贸易谈判形势自5月以来由晴转阴,人民币兑美元也从6.7左右快速跌至6.9附近。由于央行在5月底通过媒体报道主动引导、稳定市场预期,目前…

汇率稳定与大国的战略定力
■文 |鸿评论
随着中美贸易谈判形势自5月以来由晴转阴,人民币兑美元也从6.7左右快速跌至6.9附近。由于央行在5月底通过媒体报道主动引导、稳定市场预期,目前人民币兑美元已基本稳定在6.9左右。
不过自从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在上周称“7”不见得要当做人民币汇率的底线以来,半官方及市场层面就人民币“破7”话题的讨论明显增加,其中正反两派观点存在明显差异。
认为人民币不必“守7”的一派认为,人民币经历多轮汇改,汇率形成机制已经更加完善,更加能反映货币的真实价值与供求关系,人民币是否“破7”应交给市场决定。这一派的理论依据是从货币、经济角度出发,认为汇率是市场自然交易出来的,汇率形成机制应是一种市场行为。
他们认为,目前的政策重心应在防范资本流出、维持国际收支平衡,并且在贬值压力下维持汇率稳定必然会对利率产生上行压力,不利于维持货币政策独立性。
并且在美元强势背景下,全球主要货币都相对美元有所贬值,其中人民币的贬值幅度还不是最大的,所以即便“破7”,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这一派中还有一种声音认为,人民币贬值可以部分对冲贸易战的压力,甚至可以作为对抗特朗普关税威胁的武器主动使用。
而主张“守7”的一派主要是货币当局的现任官员。行长易纲、党委书记郭树清、副行长潘功胜、刘国强等近期相继公开唱稳汇率。潘功胜称,根据形势变化,中国“将采取必要的逆周期调节措施,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刘国强表示没有也不允许汇率“出事”。虽均未对具体点位做出评论,但市场普遍解读为“守7”观点。
央行坚决“守7”并不意外,因为其必须站在整体宏观的角度,考虑更全面的利弊得失。比如人民币一旦“破7”,是否会导致市场恐慌,资本出现大规模外流,使外储加速缩减?
两派的观点都有理有据,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我们如果现在必须做出决定,应该如何抉择呢?
应当考虑两方面的因素。
首先,中美贸易谈判现在确实面临一些困难,但采取人民币贬值的办法来应对很可能得不偿失。人民币如果“破7”,可能导致资本外流,这是否表明美国的施压产生了效果?如果美国判断极限施压是有效的、对中国造成了负面影响,那么就有可能保持甚至加强对华施压,这就会对谈判带来不利影响。
而且人民币贬值也未必能起到促进出口的效果,如果引发各国货币争相贬值,那么汇率优势带来的出口增加作用就会被快速抵消,甚至有引发汇率战的风险。
其次,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最新讲话暗示了美国可能在今年降息。“目前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些动态(贸易谈判及其他近期事件)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会采取适当的行动去维持经济扩张”。
这种表态一反美联储的常态。因为“关注市场”并不是美联储的职责,其正常职责范围只包括控制通胀和促进就业两项。鲍威尔的表态很可能是受近期美国股市、债市的剧烈波动影响,如果未来美国市场局势进一步恶化,美联储将可能为降息缓解市场压力而降息。市场预测今年可能降息75个基点,相当于抹平了过去3次加息的成果。
如果美联储真的降息,那么随着中美利差的重新扩大,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压力就会减轻。
所以在贸易谈判结束之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最好稳定在7以内。这不仅是因为贬值会向外界传递贸易战确实产生了作用的信号,不利于下一步的谈判,也由于美联储的降息预期将使人民币“守7”更容易,中国因此更没必要放弃“守7”。
中国作为全世界最重要的大国之一,需要以汇率稳定来体现战略定力。保持人民币汇率的相对稳定,不仅是在为一带一路倡议推行、人民币国际化创造有利条件,更能在越来越动荡的世界中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增强世界各国对中国的信心,这对中国的长远利益是非常必要的。相对而言,把人民币贬值当做对冲贸易战短期风险的工具使用,这是为了蝇头小利而放弃货币信誉长远利益的短视行为,明显弊大于利。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END -
▼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鸿学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